9 趋于圆融的半步剑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订阅啊,月票啊,亲们)
  一声声的惊呼声响起,这个阴沉中年人有着十段中期的剑气修为,此时出手,手中百炼剑绽射出无比凌厉的杀机,全数锁定闭目之中的楚暮。
  他的一身剑气汹涌,这一剑,毫不留情,石破天惊般的势要将楚暮当场斩杀,惹得周围诸多散剑者露出一脸的惊骇神色。
  “你们要是谁敢泄露任何消息,小心自己的脑袋。”另外一个阴沉中年人则是露出一抹充满威胁和杀机的冷笑,环视一圈,锐利一沉的双眼如同毒蛇般的在周围的散剑者们脸上一扫而过,威胁道。
  众人连忙压抑住惊呼之声,脸色大变,连连后退,甚至有的立马转身离开,似乎这两个阴沉的中年人来头不小。
  眼见,饱含凌厉杀机的一剑已经临身,下一秒钟,也许就会洞穿他的咽喉,鲜血飞溅,四周围观的人禁不住瞳孔收缩,露出一脸的骇然与惋惜。
  出手的阴沉中年剑者,脸上已经露出了胜利在望的笑意,他相信,下一息,他的剑就会洞穿这个傻乎乎剑派弟子的咽喉,他的耳边也会想起那剑尖刺破咽喉响起的优美动听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甚至有人忍不住要闭上眼睛的刹那,只觉得眼前一恍惚,阴沉中年剑者的必杀一剑,竟然诡异的落空了。
  那一剑所带起的气流以及种种声音,都被楚暮清晰的感觉到。下意识中,他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做出了反应,避开这一剑。
  “竟然避开了!”一声声的低呼声响起。充满了不可思议。
  阴沉中年剑者的脸色更加阴沉,这十足把握的一剑竟然被避开,而且还是被一个修为不如他的菜鸟避开,让他万分的恼怒。尽管恼怒,他却没有失去方寸乱了心智,剑气汹涌,发出咆哮之声,一剑卷起淡淡的青色。吹起一片劲风呼啸而去。
  这一剑的威力,比上一剑,更加的强横。毕竟上一剑他认为楚暮好无所觉,要击杀轻而易举,是以,只是凭着身躯的力量挥剑,剑气并没有动用多少,但被楚暮避开之后。觉得丢了面子,剑气毫无保留。
  觉察到对方凛冽的杀机澎湃袭卷而来,楚暮的眉头微微一皱,但双眼依然闭合着,他依然沉浸在听剑的世界之中,还未曾苏醒。但身躯却自然而然的做出反应,右手以闪电般的速度抓住剑柄,瞬息拔剑。
  铿锵之声若天外神铁撞击响起,冲击而来,一抹淡淡的青色剑光。蕴含森寒与凌厉的杀机,却又如同清风拂面般的掠过空气。
  这诡异的矛盾,令得阴沉中年剑者的脸色一变,眼前似乎一恍惚,自己刺出的一剑,更像是受到某种无形的阻碍一般,不可觉察的微微一顿。
  在外面无法觉察的细微一顿,却足以改变整个局面。楚暮的伪清风剑,几乎是紧贴着阴沉中年剑者的百炼剑并行刺来,在阴沉中年剑者的瞬间恍惚之中。轻轻点在他的咽喉处,可怕的杀机顿时将他的咽喉刺破,直透整个脖子。
  收剑入鞘,楚暮的身形再次恢复静止,仿佛不曾动过似的。而那阴沉中年剑者却保持着一剑刺出的姿势,直指楚暮,但仿佛凝固般的一动不动。他的双眼迅速的泛白,一抹死灰蔓延,有恐惧与不可思议残留。咽喉处。有一抹猩红色扩散,血液迅速的蔓延而出。
  “死了……”
  “他死了……”
  顿时,当有人看清楚之际,一阵sǎo乱,另外一个阴沉的中年剑者,满脸的杀机密布,阴沉的脸孔仿佛要滴出水来似的,一手握住剑柄,仿佛要抓岁剑柄似的,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凸起。他咬牙切齿,心痛万分的同时又怒火高涨,如同火山岩浆般的几乎喷薄而出,恨不得立刻拔剑将眼前此人凌迟灭杀。
  但是他不敢,他的内心除了愤怒心痛之外,还有恐惧。
  他的修为,与他那被杀死的弟弟差不多,都是十段中期,剑术造诣几乎不相上下,但是他的弟弟却被一剑灭杀了,换言之是他出手,一样会被灭杀。
  “该死的小畜生,不管你是什么剑派的弟子,杀了我弟弟,你都必须死,必须死!”发出野兽般的嘶吼声,泣血一样的,这个阴沉中年剑者却迅速的转身,大步飞奔离去,在楚暮转醒之前。
  一晃失去人影,只剩下一些散剑者面面相觑,无法掩饰彼此眼中的惊骇神色。
  大约又过去了几息时间,楚暮的双眼,方才缓缓睁开,眼底清澈倒映四周的人影,楚暮的脸上,更是闪过一抹的茫然。
  旋即,落在面前的阴沉中年人脸上时,楚暮略微一思考,方才明悟前因后果,不由的暗自冷笑。虽然他刚才进入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但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奇特状态让他的听剑从濒临大成,直接大成。
  而在这种状态之下,身体的一切,都交由本能了,看来正是眼前的这个家伙,打算趁此机会击杀他,反而死在他的本能反击之下。对此,楚暮没有丝毫的内疚感,yù杀人却被杀,最为正常不过。
  “你,过来,这里具体发生什么事情?”尽管自己明悟前因后果,却也只是知道这阴沉的中年剑者要杀死自己,至于其他的一切,楚暮却是不知情。
  被点名的那散剑者,浑身一哆嗦,脸色发白,畏畏缩缩的样子,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尽快的离开,干嘛还傻乎乎的留下来。
  但是亲眼目睹这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他此时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心思,语气哆哆嗦嗦的解释起来,而楚暮,则是一言不发的听着,神色冷峻丝毫没有变化,但眼中却有一丝的精芒流转。
  “他们两个,是白枫城王蛇帮的供奉,都有十段中期的修为。王蛇帮是白枫城第一大势力,实力非常的强大,作风霸道,传说在他们的帮中,更是有好多个化气境的强者,这一次,你杀死其中一人,另外一个却逃走了,他一定会带人来报复你的。”这个解释的散剑者语气渐渐的流利起来,急匆匆的说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赶快离开这里,返回剑派当中,王蛇帮就算是再强大,也不敢和剑派对抗。”
  “哦,你可以走了。”了然一切的楚暮微微点点头,淡淡说道。
  “我劝你还是马上返回剑派的好……”这个散剑者似乎忘记了之前的害怕,正要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楚暮却是随意一瞥,顿时,那淡漠的目光如同一盆冰水浇灌而下,这个散剑者脸色大变急忙住嘴,二话不说马上转身离去。
  化气境强者?不,对于楚暮而言,化气境只能算是高手,称不上强者二字,尤其是在不久之前,他还亲手斩杀过一个化气境剑者。虽然那是在与萧千锋联手拼命的情况下,但这也让楚暮认识到化气境的强大实力的同时,对于化气境有一个更为直观的认知。
  尽管此时的他,单对单真不是化气境剑者的对手,却无法让他产生畏惧。也许返回青锋剑派是一种非常稳妥安全的做法,但那不是楚暮的选择,剑者当有锋芒,这锋芒,无时不刻的蕴含在心中在身体之内。
  这一份属于剑者的锋芒,已经融入了血液之中,融入了骨髓之中,融入了精神融入了意念,融入了灵魂之内。那不仅仅是剑者的锋芒,更是一名剑术宗师的锋芒,是混合了两个不同时空的灵魂的重叠的锋芒。
  无所畏惧,一往无前,披荆斩棘,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剑者所为,退缩,只会让锋芒受损,最终趋于平淡归于沉寂,落寞无为。
  这是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绝然与决断,是无以伦比的精神和意念的执着,凝练如同一剑,宁折不屈,不屈不饶。
  这一刹那,楚暮只觉得自己的精神意念,前所未有的通透,仿佛一切杂质都被排除出去,就像是将一块顽铁不断的高温锻造,将其中的杂质一点点的祛除似的。
  随着精神意念的淬炼通透,楚暮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似乎也在变得更加的纯净,那是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就好像之前的他,与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灵魂,还不够彻底似的,随之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点点的磨合,不断的融合为一。
  而直到这一次,在种种压力的逼迫之下,身体之内内心之中所蕴含的锋芒被尽数的逼迫而出,直接将精神意念的表层杂质绞杀,净化灵魂的同时,促使两个不同的灵魂做到真正的彻底的融合。
  楚暮顿时感觉,四周的一切空气,似乎变得更加的清晰了,而他就算是不刻意去关注,所能够感觉到的波动,也更加的清晰。
  甚至于,从他的身躯深处,有一股锋芒大势正在孕育之中,一点点的展现出属于它的峥嵘与霸道,这一股大势,渐渐的泄露而出,就让不远处的散剑者们感到压抑感到窒息。
  在他们的眼中,楚暮的身影仿佛变得高大起来,好像一下子增长到十米的高度似的,并且散发出无比凌厉而霸道绝伦的气势,压迫而来,如同山岳一般的高不可攀,化为一座剑山。
  “嗬……嗬……”四周的散剑者们,脸色变得苍白,两只眼睛凸出,喉咙无意识的蠕动发出怪异的声响,浑身四肢无力,血液仿佛要凝固一般的。
  更有甚者,整个人就像是无骨的蛇一样,软软的倒下,倒在地面上难以动弹,口吐白沫,一副濒死的样子。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