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再斩化气!楚暮决断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几个月之前,楚暮风之意境达到三成,几个月之后,虽然没有突破到四成,但在风之意境的领悟上,却还是有所提升。
  此时全力施展三成风之意境融入风中游身法之中,楚暮的速度极快,夜色之下犹如鬼魅般的,大成视剑可无视这等深沉夜色,入眼如同白昼一般。许多树木仿佛扑面而来,不仅无法对楚暮造成任何的阻碍,反而成为他借力之处,使得他的脱离速度更快。
  “以趋近入门剑势压迫,再动手雷霆斩杀,可惜,若不是剑气的搬运达到了受创经脉的负荷,我还可以斩杀更多人。”一边施展身法迅速的远离,楚暮一边暗自想到。
  他原本预料,自己的经脉受创之后,剑气修为会被限制五成,但真正一动手才发现,限制竟然达到了六成之多。杀死那五人的剑气搬运,让经脉感到刺疼,若是再次搬运的话,势必会使得受创的经脉更难以复原。
  “这王蛇帮的人,定然不会放弃。我就一边赶路一边让经脉复原,可惜,大回气丸和大止血丸对于经脉的伤势,没有任何的作用。”一边暗自说道,楚暮已经深入树林之中。这树林的范围并不大,因此,内部并没有生存什么凶兽,不多时。楚暮就已经越过了整片树林,面前,是一座山。
  稍微回想离开剑派之前所看过的地形图,楚暮便知道这座山,叫做白枫山,那白枫城,也由此而得名。
  白枫山论高度,是不如青兰山。但面积却更宽阔,只是灵气明显不如青兰山那么的充足,是以,在白枫山上栖息的凶兽不论是数量还是力量都无法和青兰山的凶兽相比。同样的,白枫山上并没有什么剑派,主要势力都集中在白枫城之内,毕竟白枫山距离白枫城,并不远。
  楚暮记得。越过这白枫山的话,距离离州就更近了,若是绕过,则还需要更远的路程。他当即决定,从白枫山越过,一来可以缩短时间,二来更好的避开王蛇帮的追击。
  毕竟王蛇帮之中有好些化气境的高手,一旦出动的话,单凭楚暮现在,单独一人还真不是对手。一切。还是需要以修为作为依仗,配合神鬼莫测的剑术,方才能够所向披靡,否则,当收敛锋芒时还是要收敛。
  趁着夜色,楚暮迅速的往白枫山飞奔而去,这山石的崎岖并无法对楚暮造成阻碍。
  自然,他也是尽量的避免留下什么痕迹,但终究没有精研过追踪与反追踪之术,多多少少也难免留下一些痕迹。
  但对此。楚暮并不在意,他所在意的是化气境剑者的追杀,至于化气境之下,哪怕是半步化气,就算是不敌,楚暮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希望王蛇帮的人识相一些,若是追杀而来。那我的剑下,少不得要增添一些亡魂了。”
  一路飞奔,几乎一口气的赶到半山腰后。楚暮方才停下脚步,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楚暮扫视一圈,找到一块背风的巨石之处,盘腿坐下,也不睡觉,干脆就搬运起上元剑气诀来。
  修炼剑气诀,是一种消耗精神意念的过程,品级越高的剑气诀所修炼出来的剑气愈发的精纯,因而,搬运起来意念要更加的集中,所消耗的意念精神自然也会更多。但同样的,这也是一种对精神对意念的淬炼过程,虽然每一次的效果不明显,几乎不可觉察,但长此以往多年之后,效果就渐渐变得明显。
  总的来说,每一次的修炼,都是一种精神意念上的消耗。只是楚暮与一般的剑者不同,他的灵魂经过之前的彻底融合,变得更加的壮大纯粹,精神饱满意念强大,这样的消耗,只要不是连续几天几夜的,基本不会让他感到疲惫。
  因为经脉创伤还未复原的关系,楚暮此时搬运上元剑气,也刻意的放慢了速度,时间,就在上元剑气的运转之中,缓缓流逝。而白枫城之内,王蛇帮却是灯火通明,大量人员出动,惹得城中其他的势力纷纷注目,暗自查探。
  ……
  天色微微发亮,楚暮从修炼之中苏醒,睁开的双眼清澈如水,有一丝丝的精芒在其中流转,旋即内敛。他嘴巴微微一张,呼出一口白浊的气息,凝聚如飞剑般的激射出两米多,射在地面上仿佛破碎,但地面也被炸开小小的坑洞。
  据说,剑气修为强横到一定程度的剑者,随便呼出一口气,都能够贯穿山石,十分可怕。
  往山下看去,却无动静,这说明王蛇帮的人要么放弃了要么还没有追赶上来,想想应该是第二种可能,楚暮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打算,起身施展身法,往白枫山顶飞跃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楚暮已经登临山顶,此时朝阳绽射出万道光芒,漫山遍野铺上一层淡金红色的纱衣,有种耀眼的华丽。
  站在山顶上,有一览众山的豪迈,楚暮只感觉自己的心神,似乎变得无限遥远,刺破云霄般的无视任何的阻隔。
  突然,他感觉到两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波动,非常的隐晦,若不是在一刹那,楚暮仿佛融入了天地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感觉到。
  循着自己的感觉,楚暮看向某一处,略微一思索,施展身法,迅速的往那一处而去。
  这是往白枫山的另外一边飞速而去,正好与楚暮越过白枫山的想法相同。飞奔一段时间之后,钻入一片密林之中,那气息的感觉,若隐若现。却比之前更加的清晰了。
  猛然顿住身子,整个人从极动转为极静,停留在一块米许高的青色石头上,看向前方。楚暮的目光变得极为锐利,在他的眼中,前方几十米处,有两人,而周围的地面有无数的破碎裂痕。最短的有十米,最长的竟然达到百米,触目惊心。
  一人穿着银色长衫,此时有些撕裂的残破,披头散发几分狼狈,半躺着靠在一块半米高的青石上,左手戴着一手镯似的腕轮,无力的垂落。右手还费力的握住一把银白色的长剑。
  另外一人则与银衣人遥遥相对相隔二十几米,趴在地面上,一身的黑色长衫,同样也是披头散发的样子,左手也带着腕轮用力的撑在地面似乎要起身,右手也同样费力的握住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
  楚暮的目光落在那银色长剑和漆黑长剑上时,瞳孔不自觉的收缩如针,内心一阵翻江倒海。银色长剑比一般的剑更薄一些,而漆黑长剑则比一般的剑更狭窄一些。
  “剑器!这绝对是剑器!”楚暮的内心,有一道声音在吼叫。
  那么。楚暮就更加明了了,真正的剑器,至少要化气境的剑者才能够使用,也就是说,这银衣人和黑衣人,尽管看起来只有二十几三十岁不到的样子,但至少是化气境的剑者,至于处于化气境哪一个层次,无法得知。
  这银衣人和黑衣人并没有死亡,楚暮的出现。也引起他们的注意,顿时转过头来,目光齐齐的落在楚暮的身上。两人的双眸都无比的凌厉,落在楚暮的脸上时,顿时让楚暮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疼,精神意念也被撼动般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微微一晃。
  银衣人的凌厉目光。蕴含一种看透一切的超然,仿佛没有什么能够逃出他的计算,而那黑衣人的凌厉目光。则蕴含一种血腥黑暗,邪恶无比,邪意凛然。
  一瞬间,楚暮内心无比的警惕,剑气搬运而出,外剑气更是微微的波动起来,稍微有不对劲便会全力出手。
  但这银衣人和黑衣人却只是看着楚暮,没有丝毫的动作,似乎是因为受伤过重,让楚暮暗暗松了一口气,依然高度警惕。
  “小子,快快出手斩杀这诸葛明,少不了你的好处。”黑衣人率先开口,声音有几分虚弱,却异常的狠戾,语气也是带着强硬的命令,仿佛楚暮是他的手下似的。
  但只见那银衣人神色不变,仿佛xiōng有成足般的看着楚暮,尽管有些虚弱却不徐不疾开口说道:“小兄弟,此人乃是血剑楼的成员,无恶不作,双手沾满血腥,犯下血案累累,更是残忍的杀害平民百姓数千,天理难容。现在他受伤极重,根本就无力反击,正是杀他的最好时机,还请小兄弟出手,除恶务尽!”
  楚暮并没有回答,而是看了银衣人几眼,又看了黑衣人几眼,内心,已然有所判断了。
  他的观剑术趋近圆满,而观剑如观人,虽然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却大体能够看出对方的为人,再加上双方的神色眼神语气等等各方面的综合,楚暮已经能够做出判断了。
  旋即拔剑,剑光一闪,一道剑气破空激射而出,斩杀向那黑衣人。
  “你……”黑衣人凌厉幽暗的双眼绽射出可怕的怒火和杀意,难以预料,这眼中的剑气境蝼蚁,竟然敢对自己出剑,但可惜他果真受到重伤,连先天剑气都无法调动,勉强挣扎要避开剑气,却难以做到。顿时,这一道剑气斩杀在他的身上,撕裂皮肤,鲜血直流:“该死的蝼蚁,马上住手,否则,天上地下,血剑楼会永无止境的追杀你,包括和你有任何关联的一切人,都要死亡。”
  这仿佛来自于九幽般的威胁,令得楚暮心头发寒,一股冷意盘旋,手中剑不由紧了紧。
  “小兄弟莫担心,血剑楼正面临绞杀,自顾不暇,只要杀死他,其他的一切,都不会发生。”银衣人缓缓说道,声音似乎带着一丝令人安心的力量。
  不管是银衣人所说的话,还是黑衣人的威胁,楚暮都必须出手,唯有杀死这个黑衣人,才是最好的结果,至于其他的再看情况了。
  再次出剑,楚暮这一次施展金锋裂空杀招,凝练的淡金色没入虚空般的,下一秒钟,出现在黑衣人的脖子处,黑衣人的眼中露出万分的惊恐之际,扑哧一声轻响,脖子被一抹淡金色光芒斩切而过。
  银衣人先是一愣,继而闪过一抹的赞赏目光,这少年剑者,出手如此的决断,毫不犹豫,这份风采,寻常人难以相比。!!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