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服灵药修为再增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楚暮的剑,首次,粘上人血。
  甩掉剑尖上的血液,他神色平静,扫过四具散剑者的尸体,眼神如古井的水,波澜不起,并没有因为首次杀人,而感到不适觉得难受。
  “剑术,是杀戮之术,我,果然是为剑而生的人。”自言自语一句,闭上双眼,静静的站着,任凭清风吹过,发丝拂动,衣角轻摆,仿佛乘风归去:“杀凶兽与杀人,感觉,截然不同,似乎,我的剑术瓶颈,有所松动。”
  他记得,在地球上,他的师傅曾告诉过他,早年有一位剑术宗师,他的突破,就是在战场上完成的。杀人,从而从剑术大师突破到剑术宗师,并且流传下一句话:剑术,是杀戮之术。
  旋即,双眼睁开,走向刘涛的尸体,在他的身上mō索起来,从他的怀里掏出一些东西。
  “一百多两碎银,三颗养气丸,四颗回气丸……还有一些零零碎碎……”
  回气丸,顾名思义,就是用来回复剑气的丹药,价值比养气丸还高上一点。
  将这些东西全部都放进包袱里后,楚暮又看了看四个散剑者的剑,大剑短剑和两把黑铁剑,大剑和短剑,楚暮不喜欢也不适合,两把黑铁剑和精钢剑差不多,但破损的程度,比精钢剑还严重一些,只能丢弃。
  这时,鼻子嗅到一股清香弥漫而来,似乎还带着丝丝的温热。
  “三阳果,成熟了。”楚暮顿时露出一抹喜色,大步走向三阳草。
  三阳草三片叶子中间的红色果实,散发出一阵阵温热的清香,红得鲜艳,几乎要燃烧起火焰似的。
  马上拿出百草图鉴,翻到三阳草的页面,仔细的看了起来。
  之前他虽然有看,并且记下,但只是大体上看了一下,大体了解,并没有深入。
  “有点麻烦。”合上百草图鉴,眉头微皱:“三阳果,一旦成熟,必须要用品质上等的玉盒密封保存,才能够保留下它的温度,也就是药性,否则温度就会流失。一旦温度流失就等于药性流失。可是,我并没有上等的玉盒,这四个散剑者的玉盒,只是香木盒,只能保存一般的灵药。”
  “虽然把三阳果带回剑派,可以换取一百点贡献点,换取五颗聚气丸,但条件不允许,只能现在就服用了。”剑光一闪,正好将自然脱落的三阳果挑飞起来,半空划过一道弧线,翻滚着,落入口中。
  立刻,盘腿坐下,精钢剑搁在双腿上,双手拇指食指相扣搁在双腿膝盖处,闭眼,呼吸悠长排除杂念,按照养元剑气诀搬运剑气。
  成熟后的三阳果,会自然脱落,这个时候,它的温度会开始一点点的下降,而三阳果的药力,就在于温度之中,温度下降意味着药力流失。
  所以,楚暮才迫不及待的将三阳果吃下去,免得药力流失过多。
  三阳果落入口中,盘腿坐下后,开始搬运剑气,与此同时,轻轻一咬,只感觉一股热流流出,溢满口腔,带着一股浓郁的清香。
  就好像是突然喝下了满满一口的滚烫浓郁花茶似的,咕噜一声,喉结蠕动,将满口的三阳果汁液,吞了进去,顺着喉咙迅速流入体内。
  热,很热,皮肤在瞬间发红,一丝热气腾腾从身体冒出,犹如烟雾般袅袅直上,顺着喉咙流入体内的三阳果汁液,化作一股能量洪流,带着灼热,就好像是岩浆般的滚滚凶猛,冲入体内,横行肆虐。
  楚暮的意志,绝对是超人数等的,尽管他感觉,自己的体内,好像有一把火,在燃烧,越来越旺,要将他从内而外烧成灰烬,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头脑发昏神志不清,根本就无法好好的搬运剑气。
  他却耐住这种高温,保持头脑清醒,一心一意的搬运剑气,仿佛,体内那几乎要将他的内脏骨骼融化灰烬的灼热洪流,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百草图鉴上,有用红字标注,三阳果的汁液,温度极高,要服用,必须搭配其他一些降温的药物,否则,可能会烧伤内脏经脉等等,甚至还有可能烧伤大脑,变成白痴。
  但,楚暮却没有在意,因为,在地球上,为了修炼剑术,他所经受的磨难,很多很多,区区这种高温,还不放在眼里,尽管换了一具身体,但灵魂仍然是他的,并且,因为融合,而变得更加强大。
  所以,他的意志他的神志他的灵魂,完全可以承受这种高温的灼烧,甚至,将之忽略。
  一心一意的控制剑气,一小周天又一小周天的搬运起来,与三阳果的灼热洪流相比,楚暮的剑气,显得很脆弱,就好像是溪流与河流的对比。
  楚暮的剑气,却无比的凝练精粹,与灼热的洪流相遇,冲击,不仅没有被击溃,反而,将灼热洪烈切开。并且,随着搬运,将一丝丝的灼热洪亮吸收凝练,转化为剑气,使得剑气,以可以感受到的速度,迅速的增长。
  而经脉,也在三阳果的灼热洪流冲击之下,遭受轻微的损伤,但随着剑气搬运而过,灼热的能量丝丝融入经脉之内,不仅让经脉的损伤愈合,并且变得更加的坚韧。
  不多时,已经搬运十三小周天。
  剑气境四段时的极限,就是十小周天,突破到剑气境五段,极限增加到十三小周天,但,现在,三阳果的灼热洪流,还没有被完全吸收。
  他觉得可以继续搬运。
  第十四小周天,剑气又有一丝的增长……第十五小周天……剑气又增长了一丝……
  第十六小周天,经脉,开始传出撕裂般的疼痛感。楚暮知道,极限,十五小周天,就是自己现在的极限了,如果强行搬运下去,只会对经脉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看来,只能到这里了,剩下的药力,只能散掉。”睁开双眼,清澈见底如山间溪流,又有一丝锋芒闪过,他张开嘴巴,缓缓的呼出一口气,这口气,是白色的,带着灼热,如同一把剑冲射而出。
  随着这口气冲射而出,体内的三阳果药力,迅速的消散。
  “剑气境五段后期,经脉强度有所增加,可以多搬运两小周天,一颗三阳果的效果,竟然如此强悍。”楚暮暗自咋舌不已。
  五颗聚气丸绝对无法让他的修为达到剑气境五段后期,也无法增强他的经脉强度。
  十三小周天和十五小周天,对于楚暮而言,还是有差别的,十五小周天,意味着他,剑气修炼效率是同段修为的三倍。
  ……
  “楚暮这个杂种,到底到哪里去了。”吴强将一头低级凶兽斩杀于剑下,鲜血喷溅,几点落在他的嘴角,伸出舌头一舔,阴森森杀气腾腾的说道。
  他喜欢王风,是的,从当年王风救过他一命之后,他就喜欢上王风了,所以,看到王风对楚暮如此的怨恨,他也就恨上了楚暮。受王风所托,进入百兽谷,已经快十天了,斩杀了不少凶兽,但,没有找到楚暮,这让他有些焦急,不耐烦了。
  “该死的小杂种,让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吴强眼中有低沉的阴暗,语气,有种变态的快感:“我会把你的手筋脚筋挑断,再在你身上留下三十二道伤痕,让你绝望哀嚎,最后,再把你杀死,割下你的头颅,带回给王师兄,王师兄,一定会很高兴的。”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