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看他不顺眼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返回楼阁后,楚暮又进入池塘里,练剑术,是基本剑术。
  池塘的深度,刚好淹没楚暮的xiōng口,因此,练剑时阻力重重,非常明显,他不得不拿出更多的精力,让剑更快更稳更准。这样的修炼效果,是在陆地上修炼的好几倍,每一次练完,都可以感到自己手中的剑,似乎更轻更能挥洒自如。
  但他很清楚,这是暂时的,到了这个境界,一点点的提升,都很困难。
  刺斩切撩等等,每一个基本剑术动作,都被做出来,让池塘的水不断的波动开去。
  “不知道这样练着,我会不会领悟水之意境?”练着练着,楚暮突然冒出这个想法,旋即抛开,这种可能性极小,毕竟他现在,已经领悟两种意境了,想领悟第三种,更是难上加难。
  一个时辰后,楚暮结束练剑,借助池塘边的石头施展随风摆柳身法,飞跃到二楼,擦干身子,穿好衣衫,李薇也将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端了上来,还有一瓶酒。
  “小薇,帮我准备一些干粮和清水,先准备三天吧。”楚暮道。
  “是,师兄。”李薇连忙点头:“师兄打算外出历练吗?”
  “嗯,打算去厉风崖修炼。”楚暮道。
  “厉风崖?”李薇大眼睛瞪得更大,小嘴张成o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去准备吧。”楚暮没有解释,道。
  “是,师兄。”李薇迷迷糊糊的,走到楼梯时才想起来,厉风崖是面壁思过的地方,楚师兄烦什么错误了吗?不由的担心起来。
  吃完晚饭后,稍作休息,楚暮便开始领悟剑势,直到深夜时,摒除一切杂念,让思想放空,没有压力,静坐片刻后,躺到床上安然入睡。
  第二天很早,准时起床,开始新一天的修炼,没多久,再次来到凌风剑台修炼剑术,依然是空无一人。
  修炼一段时间后,又是韩瑞率先出来,他更不愿意和楚暮交手,只是闲谈几句后,也练起剑术,没多久,人越来越多。
  “楚师兄早。”
  “楚师兄又是第一个来练剑术的,真是我辈楷模。”
  “我等,应该向楚师兄学习。”
  “楚师兄,指点指点我剑术吧。”
  自从生死剑台斩王风后,楚暮在凌风院的地位,就发生巨大的变化,不管比他早入门多久,凡是剑气境七段的弟子,全部称楚暮师兄,而那些八段弟子,虽然不称师兄,却都很敬畏。
  楚暮也笑着回应了几句,众人也很识趣,没有果然打扰他,都练起剑术。
  这时,言凌走了过来,众人一看到他,便知道他的身份,执法弟子。
  “楚暮,跟我走吧。”言凌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楚暮笑了笑,收剑入鞘,很潇洒。
  “怎么回事?”
  “执法弟子怎么又来找楚师兄,难道又有人要和楚师兄上生死剑台?”
  “你傻了吧你,王风都被杀了,王风可是鸣雷院排名第二的啊,就算是鸣雷院第一的何凯明都不敢说自身不受伤斩杀王风,现在三院,有哪个内门弟子敢和楚师兄上生死剑台。”
  “那就是楚师兄犯什么错了?”
  “谁知道呢。”
  韩瑞若有所思。
  ……
  “楚暮,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不会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才对?”言凌看了楚暮一眼,狐疑道。
  “人都难免有犯糊涂的时候。”楚暮知道言凌说的是什么,笑了笑,道。
  言凌无奈的摇摇头:“总之,到了执法堂,你可不要再犯糊涂了。”
  这是楚暮第二次走进执法堂,执法长老早已经正襟危坐,陆雪则站在一边,看到楚暮进来,冷冷瞥了一眼,微不可察的哼了一声。
  而另外一边,则站着一个头部缠着白纱的人,他的脸,比一般人要大上许多,此时正用充满恨意的目光瞪着楚暮,好像要用眼神将楚暮杀死似的。
  楚暮一看,顿时乐了,还故意指着这个人,看向言凌,满脸讶然的问道:“言师兄,这个猪头人是谁?”
  陆雪忍不住扑哧一声,连忙掩住嘴巴,言凌先是一愣,继而苦笑,执法长老一言不发,依旧闭着双眼,但可见他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至于这个猪头人,双眼几乎喷出怒火,将楚暮烧成灰烬,他哼哼唧唧几声,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凌风院弟子楚暮。”执法长老睁眼直视楚暮,一股浩然正气扑面而来:“凌风院弟子齐白告你无缘无故下手伤害他,可有此事?”
  “有。”楚暮毫不犹豫的承认。
  “你可知道,门规规定,内门弟子不得无缘无故出手伤害对方,而你却主动伤害齐白,违反门规。”执法长老不怒自威:“我问你一句,你为何要出手伤害齐白?”
  “回长老的话,我看他不顺眼。”楚暮说出了一个非常强大的理由。
  执法长老和言凌以及陆雪神色一怔,继而,神色怪异,执法长老哭笑不得,言凌和陆雪啼笑皆非,尤其是陆雪,只能强行忍住不笑出来,双肩微微颤抖着,忍得很辛苦。
  原本一直怒火万丈恶狠狠盯着楚暮的齐白,听到楚暮强大的理由后,差点喷出一口血,只觉得脑袋好像被重重的撞击一下,双眼发黑,一阵眩晕,摇晃着踉跄两步,差点倒下。
  “看他人不顺眼,并不能成为你出手的理由,无故伤害同门师兄弟,触犯内门门规第七条,但没有伤及根本,故而,不必重罚。”执法长老缓缓说道:“楚暮,依照门规,本长老判你厉风崖思过七天,你可服?”
  “弟子服。”楚暮道,他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要去厉风崖吗,这正好如愿。
  “齐白,对本长老的判决,你可有异议?”执法长老看向齐白,问道。
  齐白连忙哼哼唧唧摇摇头。
  “言凌,带楚暮去厉风崖,再通知他的剑侍。”执法长老道。
  “是,长老。”言凌无奈的看了楚暮一眼,带楚暮离开执法堂。
  等到楚暮和齐白都离开之后,执法长老眼中才闪过一抹的疑惑,他感到,这其中,似乎有其他的原因,虽然接触不多,但执法长老却自认为对楚暮有所了解,应该不是犯这种错误的人。
  只是,他百思不得其解。
  ……
  “言师兄,和我说说这厉风崖吧。”楚暮道。
  “厉风崖,那可不是一个好地方,风就像刀子一样,让人无法忍受。”言凌说起厉风崖时,身子稍微哆嗦了一下,语气很是忌惮:“对于内门弟子而言,厉风崖,就是炼狱一般的,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去犯这种低级错误。”
  “言师兄也在厉风崖思过过?”楚暮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没,这话可不能乱说。”言凌连忙说道:“我可是执法弟子,哪里能知法犯法,只不过有时我要带人去厉风崖,有一次好奇,体验了一下,那种感觉,可真是难受。”
  楚暮闻言笑了笑,又和言凌多多了解厉风崖的情况。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