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剑的惊艳!楚暮的杀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
  “吼……”
  咆哮之声滚滚如雷,震荡四周。.\阅读\网呲牙咧嘴,双眼闪烁绿油油的光芒,暴戾而凶残,四肢紧紧扣在地面,微微弯曲匍匐,就像是一张拉满的强弓,随时准备激射而出。
  楚暮身子微微前倾,右手手指有规律的弹动着,双目如电有寒芒绽射,落在前方十米外的凶兽身上,一眨不眨,气息凝练如剑,一动手石破天惊。
  这是一头外形很像狼的凶兽,但比凶牙狼的体型更庞大一圈,就像是强壮的牛犊子,释放出凶暴强横的威压。它的皮肤很粗糙,是灰色的,没有毛,一块块的肌肉鼓起,就像是岩石般的强壮。
  这是高级凶兽:灰岩狼,有着狼性的狡诈凶残,还有着强壮无比的身躯,它的皮肤非常的坚韧,精钢剑根本就无法破开,百炼剑也只能勉强造成轻微的伤害而已。
  一人一狼相对,气息凝练冲击,警惕无比。
  楚暮身子轻微一摆,露出小小破绽,灰岩狼陡然一声咆哮,浑身肌肉鼓胀收缩间,恐怖力量爆发,砰的一声青草破碎飞溅,破空之声响起,化为一道灰色箭矢,如同闪电般的射来”,太快了,楚暮的眼前只是灰色一闪,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劲风无比凌厉,弹出的爪子更是闪烁着锐利的寒光,如同死神之爪。
  瞳孔微微一缩,有精芒如剑,大成视剑之下,灰岩狼飞扑而来的身形清晰,挥出的爪子轨迹,完全呈现在楚暮眼中。
  右手一动,如同幻影,拔剑,有铿锵之声刺耳,如同天外神铁摩擦。
  流光闪电,剑光飞射,拉成一道弧形,如同残月。
  一剑斩出,精准无比斩切在灰岩狼的xiōng口处,伪剑器的锋利完美的呈现而出,嗤啦一声,灰岩狼发出一声凄厉悲鸣,巨大的身躯飞向一边,飞溅起一窜血珠烟花般洒向天空。
  砰的一声落地,地面微微震动,滑出几米后,灰岩狼挣扎着起身,伤口处有大量鲜血洒洒冒出,将灰色皮肤染红,滴落地面染红一片。
  如疾风般的,楚暮一闪身,出现在灰岩狼的背部上空,剑气附刃,一剑甩斩。
  嗤啦的令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中,伪清风剑如同斩切豆腐般的斩入灰岩狼的脖子,毫无阻塞,一剑断头,血如喷泉。
  落地,轻轻一甩,剑身上滴血不存,楚暮露出满意神色。
  灰岩狼的皮肤无比坚韧,几乎要媲美岩石,连百炼剑都难以伤害,但伪清风剑却能够轻易的破开。若是此次楚暮所用依然是百炼剑的话,要杀掉这灰岩狼,只怕得耗费一番苦工了。
  “灰岩狼是高级凶兽,实力强大可媲美九段剑者,说不定它的领地范围之内,会有什么宝物。”
  仔细寻找起来,不一会,楚暮果然有所发现。
  在一株半米高的青草上长有三颗血红色的果子,龙眼大小,有淡淡的甜腥味,如同鲜血。
  “刚成熟不久的赤血果。”楚暮微微一愣,便取出一个小小的香木盒,将三颗赤血果小心采摘下来放好。
  赤血果是中品灵药,可以服用也可以用来炼丹,其用处,就是补充血液。但凡受伤大量失血,服用赤血果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得到很好的补充。
  尽管现在用不着,不代表以后用不上,何况中品灵药的价值也不低,比三阳果还高。
  楚暮正将赤血果收好,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靠近。
  收起小香木盒,楚暮迅速转身,两道身影映入眼帘,看到楚暮时,脸上都露出一抹冷笑,眼中有寒芒闪烁,那眼神如同猫盯着老鼠。
  “青兰剑派的弟子……”通过两人青色长衫上的标志,楚暮认出他们的身份,也看到他们眼中的不怀好意。
  “东林师兄,我们的运气可真好啊,看样子,一门高阶剑术,师兄是学定了。”林建海当即谄媚的笑道:“到时候,东林师兄可要指点一二啊。”
  “放心吧,我学到高阶剑术,自然不会忘记你的。”李东林冷笑连连,已经将楚暮看成了剑下亡魂,提剑,往楚暮走去。
  林建海连连笑着,紧跟在身侧,就像是芯实的gou腿子。
  “楚暮对吧,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对我磕三个响头,兴许我一高兴,就饶你一命。”李东林慢慢走去,一边冷笑道,充满压迫。
  “没错,马上跪下,要不然,你就死的很难看的。”林建海一边附和道。
  “就凭你们两只土鸡瓦gou?”楚暮不以为意的一笑,淡淡说道。
  “看来你是找死了。“李东林神色一变,一脸的阴沉,眼中有杀机凌厉闪烁,语气也变得森寒,勾魂索命:“记住我的名字,他将是送你下地狱的人,李东林。”
  声音如同寒风,吹来之际,一抹森寒剑光在眼前绽放。
  呢呢呢,如同片片飞叶被大风吹起,狂卷而来,片片凌厉,遍布杀机,空气被切割得破碎无数。
  “好,师兄的飞叶剑术威力更强了。”林建海一边呼喝,似乎看到楚暮浑身是血的凄惨样子。
  楚暮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全部都被锁定了,他眼中有精芒流转,将片片飞叶的轨迹看得清清楚楚,还可看到飞叶之后的李东林。
  “如此剑术……”,楚暮轻叹一声,闪过一抹不以为然,和李逸三人以及萧千锋比起来,明显有差距,旋即拔剑。
  剑光如闪电如极光,刺眼夺目,惊艳万分,林建海惊呼一声不由自主双手挡在眼前,而李东林只感觉到自己飞叶般的剑光,仿佛冰雪被烈ri暴晒。
  凌厉杀机在面前绽射,快得不可思议,让李东林的双眼发白,变成了瞎子般,心头有强烈危机感,下意识的往一边闪避。
  还是慢了一步,只感觉到一抹森寒钰利切过自己的脖子,一阵剧烈的刺疼迅速蔓延全身,浑身抽搐着。
  当耀眼夺目剑光消散之后,林建海只看到楚暮持剑而立,一脸淡漠,血液从剑尖滴落。而李东林却倒地,百炼剑落在一边,四肢微微抽搐着。
  他的双眼泛白,脸上有恐惧与后悔的神色混合,脖子被切开了一半,鲜血如同不要钱似的归归冒出,将身下的草地染红。
  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之中,愈发的浓郁。
  林建海神色呆滞,一脸不敢相信,愣愣的盯着李东林还在抽搐的尸体,一秒钟后惨叫一声,蹬蹬后退两步。抬头看着楚暮,脸色煞白,双眼大瞪,瞳孔颤抖着,指着楚暮的手指也在颤抖:“你…”你”…你竟然杀了他”。你知不知道他是东来师兄的弟弟,你死定了……死定了……东来师兄是不会放过你的……”,语气颤抖充满恐惧,突然想起什么,林建海脸色再次一变,闪电般的转身,剑气成甲,施展身法,如同一道电光般的往前冲射而出,打算逃离。
  楚暮眼皮一颤,目光如电,风中游身法施展,如同疾风前冲,伪清风剑挥斩。
  扑哧一声,林建海的剑气成甲根本就无法抵挡伪清风剑的锋利,一剑之下,剑气立刻被撕裂,连同背部的衣袍,鲜血飓射而出,大力之下整个人往前飞扑而出。
  剑气轰入伤口之内,将伤口扩大,血如喷泉。
  但林建海还没有死亡,双手连连抓地挣扎着起身,踉跄往前抛出,面无血色,充满惊恐。
  楚暮顿住脚步,挥剑斩出一道剑气,撕裂长空,重重轰击在林建海的背部。
  砰的一声,凌厉剑气再度在林建海背后撕裂一道伤叉成十字形,林建海整个身子往前飞扑而出,重重趴在地面上,挣扎着,还想起身,却无力。
  他勉强翻身,双眼模糊,恍惚间看到一道身影大步走来,有一抹森寒雪亮刺眼的光芒在手中绽放。
  “不……不要……,不要杀我……”,林建海的声音虚弱,因为失血过多而头晕目眩,勉强挣扎着说道。
  “为什么一看到我就动手要杀我?”楚暮走到林建海的旁边,一剑指着林建海,那森寒的锐利逼人,让林建海浑身哆嗦,稍稍清醒一点。
  “你不要”…不要杀我”…”林建海重复道。
  “快说,否则一剑了结你。”楚暮厉喝道,释放出一丝杀气,让林建海再次哆嗦。
  “去”,…是耀ri长老交代的……谁杀了你,就可以向他学习一门高阶剑术。”林建海断断续续的说道:“还有…”青木长老也交代,要把青锋剑派和青水剑派的所有精英弟子全部杀死。”
  “全部杀死?这可能吗?”楚暮闻言,冷笑道。
  “所以……,所以青未长老耗费修为遮掩了魏宏师兄的剑气修为,伪装成九段弟子,进入虚境内。”林建海虚弱的说道,鲜血不断的流出,他感觉到死亡的脚步靠近,连忙苦苦哀求:“求求你,让我使用止血丸,不然……不然我会死的。”
  “魏宏是什么修为?”楚暮道。
  “十茶”,…十段巅呢”,…”林建海急忙回答。
  “你很配合,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免受痛苦。”楚暮说道,一剑挥下,林建海还来不及反应,眼前隐约有一道刺眼剑光闪烁,只感觉心脏处一疼,浑身抽搐,眼前迅速发暗,死亡。
  “一门高阶剑术……为了杀我,耀ri真是拿得出手啊。”楚暮暗暗冷笑,眼中有惊人杀机:“还有十段巅峰的弟子伪装九段弟子进入这里,打算一举将青锋剑派和青水剑派的弟子屠杀一空,真是好算盘。”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青兰剑派,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离开。”
谢谢“小锅goumin”的打赏,谢谢“笨小孩刘德华”“月影流裳”“缅对生活”“天剑女逍遥”“ji”五位剑客的月票,还有两位看不到呢称的剑客,也要谢谢你们的月票。
  另外不得不吐糟一下,收藏在增加,但订阅却在降低,这不科学啊,让我深受打击浑身无力。剑客们,六道需要你们的热情需要你们的支持需要你们的订阅啊,泪奔求订阅,才更有动力。凌晨后就是新的一个月,楚暮发飙了,剑客们是不是也要发飙啊,订阅保底月票什么的都不能落下,让我们挥剑斩杀而上)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