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师傅!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剑宗,剑啸阁。
  此时正厅之中,只剩下两道年迈的身影,天剑宗宗主连峻与执剑长老范毅然。
  而凌青衍,却是被柳嫣然带着去他今后在天剑宗的住处了。
  两个后辈走后,两位老者的眉头都是微微一展,显然先前凌青衍两人在的时候他们的言语都是有所保留的。
  “师兄,你这次算是找了个好徒弟啊……啧啧,十五岁,绿级初阶武者。这还是因为凌家那等秘典的桎梏,如若改修我天剑宗的至高秘典《天剑录》,那他今后的成就,将超过我天剑宗建宗以来的任何一人。”
  连峻轻移脚步,来到一张椅凳前面,顺势坐下,口气间满是羡慕。
  “师弟,”范毅然却是撇了撇嘴,同样随意找了张椅凳坐下,没外人在的时候,他在他这位宗主师弟面前可是从来不知道客气的,此时范毅然的口气间打着商量,“要不然,让嫣然那丫头重新拜我为师?这小子就让给你了……”
  “师兄你……”
  连峻顿时哑然,随即无奈一笑。他这个师兄,看来对于十几年前自己收嫣然为徒的事,至今都是有着不满啊。
  愈看范毅然眼间的光芒愈涨,连峻不由警惕道:“师兄,嫣然的主意你可别打了,我都做了她这么多年的师傅了,再说我们还要照顾她的感受呢……至于那凌家的小子,当然是师兄你来传授最好了,这样师兄你的那一手剑技也算是有传人了。”
  范毅然所最为擅长的剑技,在外人看来,不过就是从天剑录中衍变出来的几个剑招,虽然威力极大,可是却还不至于让人吃惊。
  只有连峻这个天剑宗宗主才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兄,早在几十年前,便将《天剑典》中记载的“天剑九式”修至大成境界,外人所知道的他那几个成名剑招,也不过是他几十年前的成就罢了。
  确实,范毅然平时在外面展现出来的剑技虽然强横,却还只是局限于“天剑九式”的。
  范毅然真正的实力,是他完全脱离了“天剑九式”的桎梏自创的那几式剑技,按他说,那几式剑技现在还没有完全成熟,可就是他那没成熟的几式剑技,却是让天剑宗宗主连峻十数年无曾破解。
  连峻很是清楚,自己的这个师兄,自入门以来便非常热衷于剑技,更是在短短的十数年间将宗门中的“天剑九式”修至大成之境!
  然而,他却是并不止步于此,依旧追求着更强的剑技,这几十年来,他脑海里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思索演算着更为强横的剑技,这几十年下来也并非没有成果,创下了几式比“天剑九式”还强上许多的剑技。
  要知道,天剑九式,可已经是目前天剑宗的最顶级剑技套路了!
  比天剑九式还强?那是什么概念!
  连峻知道,师兄的天赋不比自己低,之所以年长自己近十岁的他还止步于紫级中阶,完全是因为他将大多数的时间都用在衍变剑技上面去了。
  连峻也假想过他与他这位师兄生死相拼的情景,但次次的结果都必定是自己身死,师兄重伤。
  虽然连峻他如今已是紫级后阶武者,在十几年前也将“天剑九式”修至大成境界,可是每每想到师兄所创的那几式剑技,他就打心底发寒。
  “你这小子……”
  见自己的这个师弟耍起无赖来,范毅然无奈一笑,随即眼前一阵恍惚,显然想起了数十年前两人还年轻的时候一起练剑的日子。
  一晃已然数十年过去,当初那个时常向自己请教剑技的师弟,如今已经是一宗之主了。
  “对了,师弟!”范毅然从缅怀中回过神来,脸色一正,看向旁边的连峻,“我从前些天这凌小子身上的诡异迹象,和典籍中的一些记载联合起来判断……我已经有九成把握这凌小子身具‘天赋图腾’!”
  “啪!”
  范毅然话音刚落,连峻的身体依然猛地一抖,抓着椅凳一侧摆手的右手猛地一用力,摆手霎时被抓断了。
  可此时的他,却是丝毫没在意这些,双眸间闪过不可思议,紧紧盯住范毅然,声音微颤,“师兄,你说天赋图腾?那凌家的小子身具天赋图腾?”
  “嗯。”
  范毅然连肯定点头。他告诉连峻这事其实也是想看连峻吃惊的样子,现在看到连峻这般,他心底自是异常满意。
  天赋图腾者啊,那可是天生的武者。纵观天剑宗数千年历史,身具天赋图腾者,亦不过三人,而且还尽皆都是千年以前的长辈,这千年来,天剑宗内已经没有再出现过身具天赋图腾的弟子了。
  为自己师弟的震惊神色而感到高兴的范毅然,此时却是未曾察觉到自己师弟言语中的一丝不妥。
  “师兄!这徒弟恐怕你不能收了……”
  见一向稳重的师兄再次确认,连峻陡然站起身,随后对一旁的范毅然直接急促开口,“师兄,我要去一趟‘剑冢’,你便先去休息吧。”
  范毅然听到自己师弟的前一句话,还以为他听到自己说凌青衍身具天赋图腾之后又要抢徒弟,刚想发怒,可是连峻的下一句话却是令得他整个人猛地呆滞起来。。
  剑冢,他自然知道,那里可以说是天剑宗能在崇武大陆上屹立数千年不倒的底牌所在,他们的长辈便在那里隐修。
  只是,这凌家小子身具天赋图腾之事,有必要惊动那些长辈么?
  还想开口相询,一道令他心颤,激动的声音却是已然直接从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你们师兄弟,原地等候。”
  连峻和范毅然对视一眼,都从其间的脸颊上看到了激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已经肯定,这是他们师傅的声音,而且听师傅的口气,他要亲来……
  两人都已经二十余年未曾见过他们的师傅了,此时自是万分激动。
  他们二人,数十年前都不过是一个孤儿,是他们的师傅在出外行走之时收下了他们,给了他们以前的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一切。
  他们的师傅,在他们的心中早已经等同于他们的父亲,二十余年后还能再次见到师傅,他们的心情自是无法平复。
  剑啸阁内气氛有些诡异,两个老者恍若抢到糖果的孩童般,兴奋地站着来回走动。
  “呼!”
  陡然间,连峻和范毅然只感觉到身旁的空气一滞,仿佛被完全抽空了一般,随即身旁已然多了一道略显壮硕的身影。
  霎时,两道重重的膝盖跪地声响起。却是连峻与范毅然两人老泪纵横,无一丝迟疑,猛地向着来人重重地跪了下去,同时微微发颤的声音从两人口中传出:
  “师傅!”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