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剑冢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剑宗的伙食,倒还不错!”
  凌青衍轻轻拍了拍肚子,缓步走出了庭院。
  来到天剑宗已经三天了,这三天来,凌青衍也几乎逛遍了这天剑宗的内门所在,基本了解了这内门中的地形。三天中,凌青衍也先后认识了一些天剑宗的内门弟子,相对于刚来天剑宗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温易”,其它的天剑宗内门弟子倒是淳朴,和气得很。
  不过,自那天过后,柳嫣然却是都没再来找过凌青衍,这三天来都是凌青衍独自一人在闲逛,这让凌青衍在感到清静了许多的同时,也是有些不习惯。
  毕竟前些日子,除了睡觉休息之外,柳嫣然几乎都是跟他在一起的。虽然知道柳嫣然是因为那瘦弱男子的事情才如此,但凌青衍心底却是并不如何担心。
  毕竟这些天的相处,令得凌青衍对于柳嫣然的个性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拥有上一世记忆的他,清楚柳嫣然如此只是一时的,过段时间便能恢复。
  就在昨天傍晚回来,凌青衍在打算第二天是否出外门去逛逛的时候,宗主“连峻”和执剑长老“范毅然”却是联袂而来,先是闲聊了片刻,随后让凌青衍第二天早饭后到剑啸阁去。
  所以凌青衍在今天早上吃完饭后,便向着剑啸阁行去。在他心里,这次宗主和执剑长老找他,应该是让他拜执剑长老为师的事情,毕竟他也来天剑宗好几天了。
  虽然两世为人,但凌青衍上一世却是未曾有此经历……拜师,对于他来说,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轻车熟路走过几条小道,在跟几个内门弟子相互打过招呼后,凌青衍也第二次来到了这个剑啸阁。随意扫了一眼那高悬而上的牌匾,看着没有什么特殊的“剑啸阁”三字,凌青衍此时心底也是有些不确定起来。难不成,前几天真的是幻觉?
  来到剑啸阁门前,凌青衍一眼便看到宗主“连峻”已然站在里面。此时的天剑宗宗主,正抬头看着墙上的一幅古画,高大的背影在凌青衍的眼中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你来了。”
  凌青衍刚跨过门槛进入剑啸阁中,连峻的声音飘渺般传了过来,仿佛他的背后长了眼睛一般。
  “宗主,”凌青衍这时,也来到了连峻的身后,眼光却是顺着连峻的目光汇聚在了前方墙上的那一幅古画之上。
  不知道什么材质制成的古画,仿佛历尽了无数的沧桑一般,凌青衍只看上一眼,便感觉到画中似乎有一股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这还不是让凌青衍惊讶的,最令凌青衍惊讶的是画上那傲然站立在山峰之顶的男子。
  男子一袭飘逸的长袍,长发无风自动飘了起来,整个人侧身望着画中的无边苍穹,右手伸得笔直,紧紧地持着一柄古朴的长剑,呈四十五度角斜指其脚下的悬崖。
  傲然,孤独,沧桑。
  这是凌青衍看到画中男子第一眼的感觉。同时凌青衍心底也是疑惑,这画中男子到底是谁?难不成是天剑宗的先辈不成。
  “宗主,这画……”
  带着疑惑,凌青衍不由看向身侧的连峻,问道。
  “这幅画,据说是我天剑宗的第一位宗主所画,”连峻看到凌青衍双眸间的不可思议,并不觉得惊讶,继续道:“不过,没人知道,这画中的男子,到底是不是那位老祖宗本人。”
  凌青衍默然了,他万万没想到这幅画竟然是几千年前传下来的,这要放在上一世,绝对是古董中的古董,至宝中的至宝。一时间,凌青衍心底冒出一个诡异的念头,如果这幅画拿到上一世,能卖多少钱呢?
  要是凌青衍的这想法被旁边的连峻知道,连峻绝对第一时间出手拍死这个胆敢亵渎老祖宗手迹的人。
  “走吧,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知何时,连峻已经来到了剑啸阁门前,声音再次飘渺地传了过来。凌青衍闻言,双眸间闪过一丝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
  愈是跟着宗主连峻走,凌青衍一对眸子间的疑惑愈深,因为凌青衍只感觉两人此时所走的路已经越来越偏僻,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天险峰的后峰之中。
  天险峰后峰,几乎已经接近天险峰那如长剑般伫立的峰顶,这里长年云雾缠绕,百草不生,尽皆都是经历无数风吹雨打残留下来的坚韧岩石,黑得发亮。甚至于,走在这山间小径,没有几个人胆敢往下望,因为下面已经是数千丈的深渊。
  而这时,凌青衍跟在连峻的身后走在这山间小径中,却是不由地往下望去,脸上神情虽然未曾变幻,可是心底却是有些发寒。这么高的地方,如若摔下去,绝对尸骨无存!
  走在前面的连峻,看似一直没有回头,却是没有停止过观察凌青衍。先前转角处,眸子间的余光瞥过凌青衍的瞬间,连峻的脸颊上却是不由升上一抹笑意。
  不愧是师傅看上的人!
  对于这个小师弟,连峻此时愈发满意。虽然只要师傅开口,他是绝对不会反驳凌青衍这个小师弟身份的,可是因为师傅的原因而认可,和他自己的心底认可,完全是两个概念。身为天剑宗宗主的连峻,又何曾不是傲骨嶙峋之人。
  呼!
  接近天险峰峰顶,这里迎面吹来的山风也是有些阴冷,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初次来到这么高地方的凌青衍,受这略微阴冷的山风一吹,也是不由打了个冷战。正在这时,凌青衍赫然看到前面崖壁突出的一块巨石上面,肃然地刻着两字——
  禁地!
  字迹苍弘有力,凌青衍可以轻易地看出,这两个字,完全是剑气横扫所致。此等剑技,绝对是骇人听闻,竟然能在这等山间小径中肆意施展,毫不担心身堕山崖之下。一时间,凌青衍对于雕刻这“禁地”二字之人,不由感到万分钦佩。
  “这两字,是我天剑宗的第一位宗主所刻,”连峻感慨地看着两字,继续道:“这里,几千年来便是我天剑宗的禁地所在,宗门之中,除了宗主,任何人不得擅自闯入,一旦发现,处以极刑。”
  连峻说到后来愈发严肃的话,在凌青衍耳边呼呼作响。
  凌青衍闻言,不由发觉了不对。先前他还以为这宗主连峻是要带他去一个地方和执剑长老行拜师之礼,可连峻此时的话,却是彻底推翻了他的想法。刚想开口相询,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跟着连峻转过了一个弯,来到了一块崖壁上突出的石块上面。
  脚下的石块光滑而完整,显然是被刻意削过的一般。此时的凌青衍却是未曾在意这点,他的双眼,已经死死地盯在了眼前崖壁中的石门之上,他完全想不到,这等崖壁,竟然别有洞天!石门之间的两字,与先前的字迹全然一样,显然也是那天剑宗的第一位宗主用长剑所刻。
  “剑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