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震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天剑宗,执邢台。
  天剑宗中,要说外门弟子与内门弟子唯一没有的差别,便在于这执邢台。执邢台,顾名思义,便是执行刑罚之处。不论是外门弟子,亦或是内门弟子,只要严重触犯了门规,超过了其师所能管的界限,便要由宗门执法队带来此处,经由戒律长老判决执行。
  说来讽刺,戒律长老三番四次包庇自己的孙儿,没让其孙上到这执邢台。今天,却是有另一个人带着他的孙子来到这执邢台,而且,还是一具已然死去多时的尸体。
  谁说执邢台只能执行活人的刑罚?今天我凌青衍便要让天剑宗无论是外门还是内门弟子都知晓,执邢台,一样可以执行四人的刑罚!
  凌青衍拖着温易的尸体,走上了执邢台,将其套在了一条恍若从天而落的锁链之上。
  执邢台面积大约近百平方米,其间共伫立着数根粗壮的钢柱,钢柱之上或浇灌着刑拘,或围绕着锁链……而凌青衍此时,正将温易的尸体套在了中间一根钢柱悬落而下的锁链之上。
  执邢台周边,此时已经聚集满了众多的外门,内门弟子。其中更不乏认识凌青衍之人,他们此时都是惊讶,这平时挺和气的凌青衍,如今却是大肆招摇,狂傲不羁地拉着温易的尸体来到了这执邢台。
  疑惑!万分疑惑!
  ………
  剑啸阁后院。
  一个急匆匆而来的内门弟子,刚走进院落,便气喘吁吁、满脸焦急地看着尚且坐在院落石桌旁,闭眸品着香茗的宗主连峻。
  “何事这么毛毛躁躁,平时的养心功夫都修到哪里去了?”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弟子,连峻不由皱了皱眉。
  这个弟子不由哑然,暗道:过些时候等我气顺了,告诉你整件事情,看你能不能冷静!不过脸上却是不敢有丝毫地不满,连点头表示知道。待得几个呼吸过后,这弟子看着连峻,声音依旧有些模糊,道:“宗主,不好了,那内门弟子‘凌青衍’,拖着戒律长老孙儿‘温易’的尸体往‘执邢台’去了……”
  “嘭!”
  手中的香茗陡然落到地上,连峻毫无风度地站了起身,闪电般上前抓住眼前弟子的胳膊,“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这弟子感受着宗主双手间传来的压力,只感觉骨头都要断了,连颤声道:“内门弟子‘凌青衍’,拉着戒律长老‘温易’的尸体往‘执邢台’去了!”
  “怎么不早说!”
  撂下这句话,连峻浑身上下深紫色真力陡然外放,转眼间人已经掠出了院落之外。
  这个弟子不由委屈地按了按被连峻抓得酸疼的胳膊,嘴里嘟囔道:“明明是你刚才让我别毛毛躁躁,别着急的……”
  连峻笼罩在深紫色真力之下的身影,在刚掠出剑啸阁的时候,却是猛然顿住停了下来。因为此时,一股他平时敬若神明的声音陡然从其脑海中响起——
  “峻儿,我需要解释!那温易怎么回事?为何以前欺辱了外门女弟子,你不办他?”
  威严中带着震怒的声音,令得连峻身形猛然一抖。随即,似乎知道自己说话师傅听得见一般,道:“师傅,我是怕天河师弟……”
  “哼!”
  管仲的冷哼声在连峻脑海中陡然响起,“当初我让你好好照顾你天河师弟,可没说你连这等事情都要包庇!你如今是天剑宗的宗主,一举一动无不代表着天剑宗,你这样,不是让外门弟子心寒吗?早在传位给你的时候我便说得清楚,一个能够传承多年的宗门,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一样重要,必不能少!内门弟子是一个宗门的根基,而外门弟子则是一个宗门的基础,这些,你都忘了吗?”
  连峻口中的天河师弟,正是当今天剑宗的戒律长老,温易的亲爷爷“温天河”。
  “徒儿没忘,”连峻此时的脸上满是惊惧,由师傅的言语中,他深刻感觉到了师傅此时滔天的怒火。
  “没忘?好啊……你真好……”
  管仲的声音似乎有些气急反笑了,“总之,这件事的结局,必须让我们几个老家伙满意。不然,你这个宗主,也不用当了!”
  “是!”
  听到管仲的这最后一句话,连峻也是松了口气,看来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师傅还能原谅自己。
  其实这些年来,那温易所做的数次下作之事,他三番四次都想惩戒他,可却是都因为戒律长老温天河找上门来而不了了之。每次,温天河都搬出了自己师傅的名头,为自己的亲孙子开脱。当年,温天河的师傅对于连峻也是极为疼爱,对连峻也是丝毫无保留,全心传授,也算得上是连峻的半个师傅。
  因为这个,再想起自己的云师伯死于非命之后,便只剩下了温天河徒弟,连峻就是一阵心软。
  身形再次掠起的瞬间,连峻已然知晓自己这一次该如何做。心底也是暗叹,“天河师弟,这次为了平息师傅和众位师叔的怒火,我不能再徇私了……”
  ………
  天剑宗一个极其偏僻的院落,一个粗犷的壮硕老者正盘腿坐在草坪之上。
  陡然间,一股声音从壮硕老者脑海中响起,“臭小子!”
  “谁!”
  壮硕老者紧闭的双眼一睁,顿时犹如铜锣般,整个人站起来,“到底是谁,竟然装鬼吓老子!”
  “臭小子!你是谁老子?”
  壮硕老者这时候才听清楚了这道声音,连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满是虬髯的脸上却是笑开了花,“师傅,你老人家怎么有空来找徒弟我聊天啊……”
  “谁找你聊天!”
  声音中有些气急败坏,“这些年,你和你师兄还都是长进了,宗门内出现温易那等败类,也不出手惩戒!当年老子教你们的,你们学到狗身上里面去了?”
  “师傅,我……”
  见自己师傅提起执剑长老温天河师弟的亲孙子,壮硕老者脸上陡然出现一抹委屈,正要解释——
  “懒得听你放屁,快去执邢台。记住,别让那个叫‘凌青衍’的少年受到任何一丝伤害。不然,老子亲自过来拍死你!”
  壮硕老者不敢怠慢,虽然以前便跟自己师傅没大没小,可是师傅真正认真起来,他也是不敢放肆。
  果真是一对活宝师徒!
  ………
  同一时间,天剑宗的数个偏僻院落,都是窜出了数道紫光暴涨的身影。
  不过,看这些身影掠起的时间,依旧有些慢了。
  那戒律长老早在先前,便已经接到内门弟子的禀报,前往执邢台了。以这戒律长老温天河的护短程度,在宗主连峻等人没到之前,必然会对凌青衍下死手。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