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花剑式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执邢台上,众目睽睽之下,戒律长老温天河竟然对着凌青衍这等少年人出手——
  “嘘……”
  见此,执邢台旁的天剑宗弟子,无论是外门弟子,亦或是内门弟子,尽皆都是嘘声一片。同时,人人义愤填膺,看向戒律长老温天河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而看向凌青衍的眼神中却是充满担心。
  对于戒律长老的作为,众人都是不忿,只是顾及戒律长老以往在天剑宗中积累的威势,他们才没有斥出声来。
  嗤!嗤!
  戒律长老温天河手中凭空出现一柄青色长剑,其间寒光闪烁,显然也是极为罕见的一柄神兵。“呼”得一声,温天河猛然往长剑上灌注浑厚的紫色真力,毫无保留,霎时间令得长剑周边的空气都是一阵轻微动荡,涟漪散开。
  如果连峻等人在场,自是一眼可以认出温天河手中的这柄闪烁着凌厉寒芒长剑,正是天剑宗最好的数柄神兵之一“青霜”,当年为温天河的师傅,也是他们的云师伯所用。最后云师伯身陨,这柄“青霜”自然而然也就算是他们云师伯的遗物,传给了温天河。
  咻!
  璀璨的紫色剑光,恍若从天而降,向着凌青衍竖劈而落。见到这一幕,执邢台旁的天剑宗弟子都是暗自为凌青衍抹了把冷汗,这一剑要是劈实了,凌青衍的身体绝对会被分成两半!
  早便注意到温天河可能向自己出手的凌青衍,早在先前便已经蓄势好,时刻准备着。这时见温天河蕴含浑厚真力的一剑向着自己凌厉竖劈而下,双腿陡然间灌注真力,整个人猛然后退开去。
  同一时间,凌青衍的手上也是多了一柄幽黑色的长剑,正是凌青衍的那柄幽冥长剑。刚一拿出幽冥长剑的时候,凌青衍便发觉到幽冥长剑上的不妥,在自己未曾动用灵识融入其中的时候,竟然已经隐隐地流淌着血煞之气。不过此时的凌青衍却是不敢多想,那戒律长老温天河如今可是想要取他性命。
  “青级初阶武者!”
  看到凌青衍双腿之间和手中幽黑长剑上荡散的淡青色光芒,执邢台旁的天剑宗弟子尽皆都是惊骇出声。随即,一连串嘈杂之声,却是接二连三响了起来……
  “怎么可能,他竟然是青级武者,他才几岁?”
  “这……十八岁左右的青级武者!我们天剑宗,什么时候出了这等天才?”
  “难怪那戒律长老要叫他师弟,这等天资,难怪……”
  ……
  “你们看!他又躲开了戒律长老的剑招!”
  一道惊呼陡然响彻人群,霎时间,执邢台旁众天剑宗弟子的目光都再次被台上的凌青衍吸引了过去。只见凌青衍在躲过温天河随意劈砍的剑招之后,在温天河剑势一转,平推横斩攻上来的时候,再次如同未仆先知一般,双腿灌注真力对着地面一用力,整个人掠了起来。
  嗤!嗤!
  温天河这一剑上的紫色真力,在凌青衍躲过之后,去势不减地扫在了执邢台上的一根钢柱之上,霎时间钢柱上火花四溅,随后可以清晰地看到钢柱上紫色真力过后留下的一厘米多深印痕,
  凌青衍看着钢柱上的印痕,不由暗自后怕。这温天河,不愧是和执剑长老范毅然同一级别的武者,就这手浑厚的紫色真力,就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抗衡的。刚才这一剑,先前自己若没躲开,绝对身死当场!
  而且,凌青衍发现,面对温天河这等紫级武者……自己仿佛,根本就无从下手!如若自己施展剑技,一旦温天河躲过,便能直接对着自己施展强猛的攻击,自己根本来不及收手躲开与回挡。
  凌青衍此时,也只好一昧闪躲。他相信,这里的事情,连峻等人肯定早已知晓!因为这个,他才敢如此毫无顾忌。他万万没想到,这戒律长老温天河来了这许久,连峻等人竟然还没到!
  我那便宜师兄,是要害死我啊!
  而温天河见自己这夹杂着浑厚真力的两个剑招都被凌青衍躲开,一时间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身形一动,看其起手式,正是要施展那天剑宗的至高剑技“天剑九式”!
  “不好!”
  这段时间都在修习天剑九式的凌青衍,对于天剑九式的每招每式自是清楚得很,这会见温天河的起手式,哪里还不知道其的打算。他也没想到,这堂堂天剑宗的戒律长老,对战他这般少年人开始便使出了压箱底的剑技。
  凌青衍完全低估了温易在戒律长老温天河心中的地位,温易自小便被温天河带上天剑宗,可以说是温天河一手带大的。感情,自是极深。
  “先前我动用了灵识,才能未仆先知一般直到这温天河那一剑的轨迹,也在最恰当的时候躲开,”凌青衍心中思绪陡转,“而刚才这温天河根本就没有施展任何剑招,只是用了最基础的剑法,劈和砍。而如今,他yù施展天剑九式……”
  浅青色真力陡然灌注于手中幽冥长剑之中,凌青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便是如果一会真的躲不开的话,只能硬扛这戒律长老温天河所施展的天剑九式!
  硬扛!
  何等豪迈!何等傲气!
  要知道,这戒律长老温天河可是紫级中阶武者!而凌青衍不过是青级初阶武者!
  温天河身形再次奥妙一动,踏着一种无比奇妙的步子,手中青霜剑上紫光闪烁,随即剑锋一转,数道紫色剑光出现,混乱无比,如数条缠绕在一起的紫蛇一般,一眼看去根本就认不出哪一柄才是实剑。温天河身形骤然压向了凌青衍,手中的数道虚实交加的紫色剑光也是璀璨地卷向了凌青衍的所在。
  咻
  数道剑光闪动,带起了数道清脆的剑啸之声,在凌青衍身前不断律动。
  “花剑式!”
  执邢台旁的天剑宗内门弟子,对于这天剑九式中的第三式自是清楚无比。只不过,这戒律长老使出来的感觉,却又是和在他们手中使出来的感觉全然不同。毕竟,他们与温天河的真力差距摆在那里,温天河可是紫级中阶武者。
  众内门弟子此时都是暗自为凌青衍抹了把冷汗,这天剑九式第三式,并不难,他们几乎都能够施展。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都清楚其中奥妙。
  天剑九式第三式“花剑式”,讲究让对手捉mō不透,看不到剑招来路,在最佳时机给予对手真实的一剑。先前凌青衍躲开的不过是戒律长老手中长剑普通的劈砍。而现在,虽然戒律长老青霜剑上的真力未曾增加,可是技巧却是到了一定的程度,起码他们不认为凌青衍能够识破戒律长老施展的花剑式中“实剑”的所在。
  毕竟,两人一个青级初阶,一个紫级中阶,真力差距太大了。不同的真力,施展花剑式的速度也是天壤之别。
  ………
  凌青衍背后便是执邢台上另一根钢柱的所在,此时已然不能再后退!更不可能左闪或右躲让出后背!面对戒律长老温天河璀璨的数道紫色剑光,凌青衍灵识陡然外放,融入温天河这施展“花剑式”展开的数道紫色剑光中……
  霎时间,凌青衍脸色煞白,心底惊骇,乃至咆哮:“太快了!太快了!灵识没用!根本就捉mō不到!”
  这个时候,凌青衍也感觉自己这次确实有些冲动了!这些,自己都没计算到。
  不!我不能死!!
  父亲和母亲就我一个儿子,我死了,他们该如何伤心!我死了,凌家的地位将再度一落千丈!
  “死吧!哈哈!”
  温天河面容狰狞无比,狠狠地盯着凌青衍略显苍白的脸颊,手中数道紫色剑光之间,一道剑光突然脱体而出,“咻”得一声直接掠向了凌青衍的脖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