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杀人无对错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c_t;为炎月儿疗伤,罗修的修为损耗极大。最新章节
  他不敢将修为损耗殆尽,否则这个女人一旦醒来,万一要对自己动杀心的话,只怕他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每当自己的修为损耗一半的时候,罗修就会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元气石恢复损耗的修为。
  所幸他卖掉了地阶战剑和功法,手头上的元气石很多。
  此次疗伤,持续了整整七天,炎月儿即将崩溃的生命脉络,终于被罗修修复完成,暂时稳固住了,爆发的元神之伤也暂时稳定。
  不过她却不能与人动手,否则元神之伤便会再次爆发。
  沉睡昏迷的意识逐渐恢复,炽热的火焰气息,在炎月儿的体内升腾。
  “轰!”
  烈焰真气在她的体表绽放腾起,紧身武服在一瞬间被焚烧成了灰烬,白皙如玉的娇躯,暴露在罗修的面前。
  与此同时,炎月儿在瞬间睁开了闭着的眸子reads;。
  醒来的刹那,她的神识便扩散开来,感应到了自己身后的罗修,同时也知道,自己能够醒来,是此人所救。
  只是她一动神识,便感觉到头疼yù裂,识海几乎崩溃,当即闷哼一声,赶紧将散放出去的神识收回。
  在炎月儿醒来的瞬间,罗修也是抽身而退,淡淡道:“你的元神之伤只是暂时稳定,你若再动神识,识海一旦崩溃,我便救不了你第二次了。”
  闻言,炎月儿绣眉蹙起,同时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美眸中闪过一丝羞怒。
  她的身材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肌肤雪白如玉,可谓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绝世尤物,此刻却是第一次被男人看的精光。
  储物戒指中倒是有衣物,但此刻却不用动用神识真气,根本无法取出来。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罗修取出一套衣物递了过来,“这是我的衣服,你先凑合着穿吧。”
  赤身以对,炎月儿三百年的心境泛起了一丝波澜。
  如此完美的娇躯呈现在眼前,罗修的心里也是泛起异样的旖念,突然想起了当初给陆梦瑶治疗火阳绝脉时,不也是同样的一幕吗?
  看到罗修眼中闪过的一缕缅怀叹息,炎月儿猜想他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往事。
  身子被看光了,炎月儿并没有像普通女人那般羞怒之下做出不智之举,她平静的从罗修手上将衣服接过,直接就在他的面前将衣服穿上,也没有要求让他背过身去。
  然而罗修却知道,这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在昏迷的时候曾经表现出内心最深处柔弱的一面reads;。
  “谢谢你救了我。”穿好衣服之后,两人在石洞中相对而坐,炎月儿向罗修道了一声谢谢。
  “你不会恩将仇报吧?”罗修笑着调侃了一句,缓解彼此间略有些沉凝的气氛。
  炎月儿凝视着罗修,朱红的唇角泛起一丝弧度,美眸带笑,“你既然怕我对你动手,为何还要救我?”
  三百年的拼命苦修,她很少与外人接触,古井无波的心境泛起波澜。
  罗修并没有说是因为她表现出的那一丝内心的柔弱,让他生出了恻隐之心。
  这个女人的柔弱似乎牵扯到内心深处的秘密。( $$棉、花‘糖’小‘說’)
  就在这时,罗修目光一凛,抬眼望向石洞的外面。
  在他的感知中,几道人类武者的气息,正不断的向着此处靠近。
  看到罗修的动作,炎月儿并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她神识无法动用,自然无法发现有人正在靠近。
  “有人过来了。”罗修沉声说道。
  闻言,炎月儿俏脸微微变色,“是魏云谷和何巴山!”
  看到罗修疑惑的表情,炎月儿解释道:“这两人被我种下了魂禁,应该是根据魂禁的感应,察觉到我的元神受创,魂禁失去控制,所以便找到了这里来。”
  听到‘魂禁’二字,罗修神色微变,因为一旦被种下魂禁的话,生死便只能被人掌控,成为奴仆。
  站起身来,两人从石洞中走出。
  瀑布水潭的岸边,罗修凝眸望去,看到那魁梧壮汉和白衫男子,带着被绑起来的七个人。
  魁梧壮汉,便是何巴山,那白衫男子则是魏云谷。
  正如炎月儿所言,他们察觉到识海中被种下的魂禁失去了被掌控的感觉,一般这种情况意味着那炎月儿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就是受了重伤,以至于连神识都无法动用reads;。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解脱魂禁控制的最佳时机。
  而此刻,看到炎月儿从石洞中走出,既然没死,显然她肯定是受了重伤,这才失去了对魂禁的掌控。
  何巴山的脸上带着狞笑,“小娘们,你给老子种下魂禁,可曾想过会有今天?”
  白衫男子魏云谷则是目光紧盯着炎月儿身边的罗修,那炎月儿连魂禁都失去了掌控,可见伤势之重已经不足为虑,但是这个自称‘修罗’的少年,却无疑是一个大敌。
  他可是清楚记得,那先天八重修为的黄远山,被他一剑斩杀!
  “修罗公子,在下魏云谷。”
  白衫男子向着罗修拱手抱拳,施了一礼,道:“魏某被种下魂禁,生死不由自己,只要修罗公子将你身边的女人交给在下,魏某定会记住公子的大恩大德。”
  这魏云谷的态度很谦和,显然是不愿与罗修交恶。
  炎月儿冷哼一声,指着魏云谷对罗修说道,“你看此人态度谦和,是因为他忌惮你的实力,但若你知道此人为了修炼邪功,杀死了一个村庄三百多口人,你便不会这么想了。”
  随后,炎月儿又指向那魁梧壮汉何巴山,“此人好色成性,jiānyín掳掠,曾对我动了邪念,这才被我种下魂禁,掌握他的生死。”
  “若非为了血祭开启万妖秘境的祭坛传送阵,我根本不会留着他们的性命。”
  “哼,我们不是好人,你这小娘们就是好人了?你将我们带到这万妖秘境,便是为了杀死我们,用武师精血来血祭阵法,你的心肠又是何等的歹毒?”魏云谷冷声说道。
  炎月儿不以为然,淡淡道:“我杀人向来都有原则,如你们这样的垃圾本就该死,用你们来血祭又有何不可?”
  说话间,炎月儿望向身边的罗修,“无论是那百人奴隶,还是魏云谷,何巴山以及被我带入万妖秘境的这些先天武师,每一个都是作恶无数之辈,有取死之道!”
  她之所以对罗修说这些话,实际上也是不想让罗修认为自己是一个心肠歹毒的女人。
  “你这歹毒的女人,以人血祭阵,你还有理了?”
  “修罗公子不要听这女人胡说八道,小心受她蛊惑,性命堪忧!”
  那七个被废掉修为的先天武师也都义愤填膺的喊道。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罗修却都不为所动。
  是非对错,皆与我无关!
  他虽出手救了炎月儿,但这是炎月儿与魏云谷等人的恩怨,与他无关!
  他并没有义务出手庇护这个女人,更何况她还曾要杀死自己抢夺妖玉。
  看到这个修罗竟是不为所动,炎月儿显然也没料到他的本心竟是如此坚定,丝毫不受外人的影响。
  毫无疑问,这个修罗是一个有自己原则的人,仅凭只言片语,并无法让他帮助自己来对付魏云谷和何巴山。
  “若要进入第三区域,即便有双月妖玉,也需要武师精血来血祭,你帮我出手一次,我告诉你一个关于万妖秘境的秘密!”炎月儿如此说道。
  “修罗公子不要相信这个女人的话,她虽然受伤,却能能以神识种下魂禁,本身实力绝对是炼神武宗以上的强者,若以她的精血来血祭,效果肯定要比我们的更好。”魏云谷说道。
  此刻,无论是他还是炎月儿,都必须尽力将罗修争取到自己这边。
  “他们九个人血祭足够,只要你带我进入第三区域,我准备告诉你的秘密,对你的好处不可估量。”
  “修罗公子,这个女人心肠歹毒,你若信了她,一旦让她实力恢复,肯定第一个杀你!”
  双方争辩,罗修仍是不为所动。
  强者为尊的武道世界,天下之人皆为利往,罗修自己也不外如是reads;。
  炎月儿将手上戴着的一枚古朴戒指取下,直接递给了罗修。
  “这戒指里面有一柄地阶中品软剑,三万中品元气石,一千上品元气石,还有一门八品武学!”
  这便是炎月儿让罗修出手的报酬。
  这笔财富,价值几乎媲美罗修所得到的步辰武王宝库!
  显然,对面的魏云谷,何巴山等人,是拿不出这笔财富的。
  “我杀人,需要理由,这笔财富,便是我杀人的理由!”
  武道修炼需要大量的资源,为资源而厮杀在武者的世界是最常见的事情。
  如果魏云谷这些人没有取死之道,罗修自然不会为了资源财富去杀无辜之人。
  但是在这世上,哪个修炼有成的武者没有手染鲜血?
  那魏云谷为练邪功杀一村三百余口,何巴山好色成性,jiānyín掳掠,否则也不会撞到炎月儿的手上。
  还有那其他的先天武师,每一个人的身上都缭绕有煞气,手上不知有多少人命。
  即便罗修自己,他杀过的人少吗?
  青云城中,他一人一剑斩杀了不知多少青甲卫,他斩杀的妖兽也更是不计其数,在这武道强者为尊的世界上,谁不手染鲜血?
  杀,本无对错,只在一心!
  将炎月儿递过来的储物戒指收起,罗修抬眼望向魏云谷等人,杀气丝毫不加掩饰的绽放。
  魏云谷和何巴山也顿然色变,知道两人必须要与这个修罗分出一个生死。
  至于那身后的七个先天武师,则尽数被废掉了修为,根本排不上用场。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