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遇到学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回 遇到学长
  睿涵拐过楼道并没有走远,也不知为什么,她倚在墙壁上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对话。
  欧阳桦烨,圣天集团的大少爷,身价超过上亿。他的未婚妻是金兴集团的千金,也就是和自己签下协议的那个女人。睿涵也是前两天从八卦和财经杂志上了解到的这一切。
  缓缓迈步朝医院的大门走去,睿涵悄悄地对自己说:“这两个人和自己不属于同一类,自己只是为了救妈妈才偶尔与他们有了交集,希望以后不要再碰面。”
  睿涵一直走到了街对面,她没有留意到身后那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一直在跟踪着她。
  他是冯莎莎的司机兼保镖,名叫赵永利,以前在冯父手下,后来就侍候冯莎莎了。他掏出手机,给冯莎莎拨电话。
  “喂,小姐,那个女人刚才在医院里又和欧阳少爷碰面了!”
  “嗯——”电话的那一端,冯莎莎强压住妒火,故作无所谓地说道:“这也没什么,他妈妈和龙子维住在同一所医院碰到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你给我盯紧她,不要让这个小贱人才有可乘之机!”
  “是,小姐,我一定会严密监视她!”
  撂下电话,冯莎莎气急败坏地将手机丢到了床上。
  “莎莎,大功告成,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冯莎莎的妈妈李金梅迈着迤逦的步子走到女儿的身旁。
  “妈妈,我知道话虽如此。可是我看那个小贱人似乎没那么简单!我这心里不知为什么总觉得七上八下的!没想到她还是个处女,为了床单上的血迹害我向桦烨解释了半天。我只得说我房事时候突然来了月事,这下害得我自己也不能跟桦烨亲热了!”冯莎莎懊恼地向母亲诉着苦,丝毫也不避讳自己的。
  “傻孩子,桦烨他百分百的认为昨天晚上床上的是你,你又有什么可担忧的呢?不就几天不能亲热吗?女儿呀,你可切记小不忍则乱大谋,以后等那个女孩有了,你也一起要装怀孕,到时的辛苦你可要有思想准备呀!再说,你们现在到底只是订婚同居在一起,身为一个女孩子在这一方面到底还是矜持些好。”李金梅疼爱地抚mō着女儿的手。
  自己这个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火爆了些,遇事也总是沉不住气,真的需要自己日后好好的帮助,才能坐稳她欧阳家族大少*位置。
  “妈妈,有您这位女诸葛在后面谋划,女儿真的什么也不用担心了!”冯莎莎钻道母亲的怀里撒起娇来。
  “你呀,其实比妈妈聪明多了。日后只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就更好了!要知道‘急则乱,乱则失”
  “女儿悉听尊教!”
  “对了,莎莎,你不是和桦烨约好了要到一家法国餐厅用餐吗?定的几点?”
  “一点钟!”
  “那好,咱们母女俩先去吃早餐,回头妈妈陪你去做头发做美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欧阳桦烨一看见你,眼睛就再也拔不出来!”
  “妈——看您说的!”冯莎莎被母亲的玩笑话逗得乐起来,“哎,对了妈妈,说来也真巧,那个小贱人和我还有几分相像呢!我也是出于这点才选中她的!”
  “哦?”这句话让李金梅特别注意起来,“她是干什么的?家里还有什么人?”
  “她是珠大的大三学生,家人好像只有一个妈妈吧!她妈妈得了严重的肾衰竭,正躺在医院里等着换肾。我也是用这个作为要挟的借口的,那小贱人急等着用钱呢!”冯莎莎一边打开衣柜认真地挑选着衣服,一边说着。
  “妈妈,您说我是穿橘红的这件还是穿粉紫的这件?”拿着两件做工考究的长裙,冯莎莎征询母亲的意见,这才发现,母亲正凝眉思忖着什么。
  “妈妈,怎么了?您在想什么?”放下裙子,冯莎莎轻轻推推母亲,狐疑地问道。
  “哦,没什么?”李金梅倏然回神,朝着女儿微微一笑,看着床上的诸多衣服,随便捡起一件,往女儿身上比试着说道:“我的女儿天生丽质、魔鬼身材,无论哪件衣服穿在你身上,都会绽放异彩的!就这件宝蓝的吧!我熟悉那家餐厅的装修色调,你穿这件宝蓝的,肯定会美丽夺目,惊艳四座!”
  距离协和医院一公里外的粥旺食府,睿涵的一双秀目正在打量着价目表,裁夺着该给妈妈买哪粉粥。
  睿涵的妈妈最喜欢喝粥,原来没病的时候,总为睿涵煲粥。睿涵真后悔自己没有学到妈妈的手艺,现在妈妈病了,她都不能为妈妈煮一碗可口的粥。
  粥旺食府是锦城最有名的食府,专以做粥食著名。睿涵就想让妈妈尝一尝这号称“天下第一粥”食府里的粥,不过价格真是令人咋舌呀!一碗皮蛋瘦肉粥竟然卖到三十元!
  睿涵mōmō口袋,只有二百元钱了。那天冯莎莎给的三十万,尽数交付给医院,除了还上先前的欠账,也支付了手术费的三分之一。
  买还是不买呢?她犹豫起来。
  “小姐,请问你买哪种粥?”售货员看着一直迟疑不决的睿涵忍不住开口问道。
  “要,八宝雪梨粥和皮蛋瘦肉粥各来一份!”一个朗朗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学长!怎么是你?”回头一看,睿涵惊喜地喊道。
  身后站着一个刚健俊朗的男子,浓密的一头黑发,理成阳光的发型,宽阔饱满的额头下两道浓黑的剑眉,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时刻都放射出烁烁的光芒。他也是珠大的学生,已经上大四了,学生会主席,名叫兰明轩。
  “睿涵,伯母怎么样了?”兰明轩一边关切地问着,一边接过售货员递过来的粥,“就知道伯母爱喝粥,今天想特意买来送去,可巧就碰到了你!”
  “这……学长你太客气了!两份粥要五十多元了,我给你钱吧!”
  这个睿涵,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这般客气呢?这可是兰明轩最不希望的。想到这里,他故作生气道:“睿涵,你要再这么和我外道,我可就真生气了!怎么说你也是学生会的干部,伯母得了这么重的病,我这个做主席的尽点心不是应该的么?”
  “那就谢谢学长了!”睿涵灿然一笑。
  兰明轩顿时觉得眼前一亮。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