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只用那款香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回 只用那款香水
  面对着母亲的询问,睿涵知道自己无法隐瞒,但一旦让母亲知道真相,她一定会痛不yù生,绝对会拒绝手术。可应该怎么向母亲交代呢?
  女儿的迟疑让林云芳的不祥之感又增加了几分,她猛地将女儿搂在怀里,哽咽地说道:“涵涵,我知道你心疼妈妈。救母心切,可这都是妈妈的命,妈妈活到这把年纪真的活够了,妈妈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你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你可千万不要因为妈妈而做傻事呀!”说完这番话,她再也忍不住伤心的泪水。
  妈妈果然是如此心疼自己呀!那么就更不能告诉她真相了。忽然,睿涵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妈妈,您这是想到哪去了?”睿涵故作轻松地扶正妈妈的身子,拿出纸巾轻轻拭去妈妈眼角的泪水。
  “你这丫头还不快说?真的要急死妈妈吗?”女儿一脸的轻松让林云芳心安了些许。
  “是明轩给我的钱!”睿涵眼神躲闪着母亲。
  女儿眼神的躲闪让林云芳误以为是女儿的害羞,她接着问道:“他还没有毕业,可以支配这么一大笔钱吗?”
  “明轩说他在家里的公司拥有股份,每年都会分红,这些只不过是一年的分红而已。我对他说,妈妈急需钱做手术,他二话不说就把钱借给了我。这些钱,我日后工作了一定会还给他的!妈妈,您相信女儿一定有这个能力的!”睿涵一脸地诚恳,说得如同真事儿一般,让林云芳不得不信。
  “哦,原来是这样!明轩这孩子真是对你太好了!”林云芳一扫心底的沉重,心情霍然开朗起来。
  虽说女儿还未同他结婚就拿他的钱用不大合适,但那孩子诚心诚意,再说凭女儿的本事,日后工作了,薪水也肯定不少。这笔钱就权当他们兰家给的嫁妆吧!思及此处,她便会心地笑了起来。
  看着妈妈在暗暗偷笑,睿涵明白她的小算盘。她悄悄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就让妈妈这样误会吧!总好过让她知道真相。
  下午一点钟,欧阳桦烨和冯莎莎准时来到那家常去光顾的法国餐厅。
  经理见大主顾来到,忙亲自迎接,将他们二人送到贵宾坐席。
  “烨,你想吃点什么?”冯莎莎扬起那张水嫩的俊脸,娇滴滴地问道。
  刚做过美容,皮肤真如凝脂一般,她还让锦城里最有名的化妆师化了妆,怎么桦烨对这一切毫无感觉呢?这不禁让她心里很便扭。
  “一客午餐就好了!”桦烨温婉一笑。
  见他如此敷衍,冯莎莎有点不高兴。可又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坏了自己的淑女风范。
  那经理不亏是商场老手,马上洞悉了冯莎莎的心理,礼貌地说道:“欧阳先生,冯小姐,咱们这新进的黑菌是极品哪!为此还特意聘请了顶级厨师,二位不尝尝真是太遗憾了!”
  “好呀,就来两份黑菌,再拿一瓶80年的红酒!”冯莎莎满意地对经理说道。
  “请稍等,这就来!”
  不一会儿精致的菜肴摆上桌子,冯莎莎竭尽所能地向桦烨展现自己的风姿。
  结婚一个多月以来,她还从未这么费力讨好过欧阳桦烨。诚然,欧阳集团是锦城数一数二的富豪之家,可她冯家也是锦城中屈指可数的大家。从门第上根本不输给他们,而且冯父在欧阳家族往地产方面发展还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她与桦烨一年前在慈善舞会上相识,彼此倾心,双方父母更是乐得促成此事,所以她的幸福来得那么理所当然。
  直到上个月,妈妈带她到医院进行妇科体检,才检查出她根本就无法怀孕。这个消息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
  桦烨是欧阳家族的长子嫡孙,如果她这个未来大少奶奶不能生育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好在她和妈妈脑瓜儿灵光,及时想到了找代孕工具这个法子。可是尽管如此,她的心却不能像以前这般安定了,她总在担心忽然有一天挚爱的丈夫会离自己而去。
  看着妻子在面前搔首弄姿,桦烨感到有些不适应。怎么最近这些日子,她似乎在刻意打扮引起自己的主意呢?其实她大可不必这样做。娶一贤惠妻子,从一而终,这是他自小受到的家教。他的为人也不会允许他由于婚姻生活的保鲜期过了,就到外面去招花惹草。
  “烨,你看我的皮肤怎么样呀?今天我在美容院做了一款顶级的皮肤护理!”看桦烨一直无语,冯莎莎再也耐不住了,脱口问道。一边还将粉嘟嘟的脸蛋儿零距离地凑进桦烨。
  “莎莎,我说过很多次了,你本来就是天生丽质。完全不需要雕琢!说心里话,我倒更喜欢你素面朝天的样子,那样很自然!”他轻轻拂过她的肌肤,满眼含笑地说道。
  素面朝天?要是在以前恐怕还行,从得知不能怀孕后,她就多方求医,药汤药片不知喝了多少,最后不但不能治愈,而且还让脸上长了很多的斑,以后的日子她都要靠粉底来遮瑕了。
  “好呀,女儿为己者容。只要你喜欢,我怎么样都好!”她瘫软在他的怀里。
  对于冯莎莎的言听计从,他很感动,于是紧紧搂住了她的娇躯。一阵香气袭来,却让他感到不适应。怎么和昨晚在床上与他缠绵时的香气不同呢?
  “莎莎,你今天换了香水么?”
  “是呀,烨,你不喜欢吗?”他的问话马上让她警醒起来。一定是烨察觉自己身上的香气与那个小贱人不一样。
  “不如昨天晚上那个好,昨天晚上的香味儿是咱们结婚以来我最喜欢的一种香氛。莎莎,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换别的香水了,就一直用那一款吧!”说罢,他爱怜地亲吻起她的耳垂。
  那种曼妙的感觉顿时让她浑身酥软,在这一刻她也没有忘了回头就要去问那个小贱人到底用了什么香水这么勾人魂魄。
  她猛地吻住他的唇,想把昨夜该得到的爱抚悉数讨回来。反正这里的贵宾房间,没有他们的召唤,服务员是不会擅自进来的。
  “哎呀,莎莎对不起,我忘了你还在生理期呢!我们还是过几天再说吧!”他猛地推开她说道。
  “那好吧!”中烧的她只得悻悻应声。心中骂着睿涵。大功告成之后,她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