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冤家路窄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冯小姐找我有什么事?”睿涵有些忐忑地问话,距离那次与欧阳桦烨过夜才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她不会又让我……
  “到了地方,林小姐自然就知道了。”赵永利声音冰冷,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怀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终于来到了目的地,还是那家酒店。走下车时候,睿涵只觉得双腿发软。
  “快走吧,林小姐!”赵永利粗鲁地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拖入电梯。
  睿涵紧张地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就会让她避免将要应对的事情。
  “小姐,我把她带来了!”一进门,赵永利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
  还未等站起身,睿涵看到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在她的面前。刚要起身,却不料那只鞋朝着她细嫩的手指狠狠地踩过来。一股钻心地痛楚,疼得她直吸气,但是她狠狠咬住下唇忍住了。
  “呵!你这小贱人还挺倔呢!我看你能忍到什么程度!”冯莎莎发狠地踩了下去。
  手指连心,睿涵痛得几乎晕过去。这也同时激发了她内心的反抗力,她伸出另一只手猛地朝冯莎莎推去,对方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睿涵藉此得以站起身来。
  “你这个小贱人,竟敢对我动手?”冯莎莎迅疾地站起身,朝着睿涵就扑过来。
  睿涵现在明白了,冯莎莎今天找她来根本就没什么要事可商量,她找她来是泄愤的!
  知道了对方的用意,她便镇静起来,冷静地躲过她的恶扑,奔到电话机那里,抄起话机,高声呵斥道:“冯小姐,请你冷静些!如果你在对我造成伤害,那我就立刻报警!”
  “你?”没有料到睿涵有这一手,冯莎莎立在那里,暂时不再妄动。
  “冯小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对我?我们之间虽有协议,但你根本无权如此伤害我!”睿涵揉着红肿的手指,怒气冲冲地质问。
  “是的我们是有协议,我只是让你跟我的老公上床,从而怀上他的孩子,但我并没有让你私情蜜意地勾引他!”冯莎莎恶狠狠地说道。
  “冯大小姐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我今天下午只是去我学校的礼堂听讲座,谁知道你老公也在那里?我本来是装作不认识他的,是他要跟我打招呼,结果还弄得我男朋友很不高兴呢!你怎能不明是非地倒打一耙?”又一次把明轩当做挡箭牌了,可是目前这情形也只能如此。
  一番话有理有据,倒把冯莎莎问愣了。她忽然想起赵永利还未向他汇报睿涵男朋友的底细,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呢?
  看冯莎莎缓和下来,睿涵暗松一口气,她抓紧机会说:“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我要赶回医院去了。妈妈看不见我会担心的!”说完便快步朝门那里走去,使劲地扭动门把儿,却发现门被反锁了。
  原来是桦烨主动跟她打招呼的?冯莎莎回忆着赵永利在电话中向她汇报的点点滴滴,她应该没有说谎。心中渐感失落,难道桦烨真的被这个小贱人吸引?
  “冯小姐,请你马上放我走!我也警告你,我妈妈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马上就跟你撕毁协议!毕竟我是为了妈妈才迫使自己这么做的!”睿涵转身怒目而视。
  冯莎莎猛然回神,愤愤地瞪了她一眼,说道:“好吧,我可以放你走。不过,你要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你若胆敢跟桦烨发生什么牵连,我会让你们母女都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吧,我对你的老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巴不得只这一次就成功,我再不希望有第二次!”睿涵的声音理直气壮,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句话有点言不由衷。
  在刚才明轩强吻她的时候,她的奋力还击,也有出于桦烨的因素。是的,她的初夜以及初吻都给了这个男人,虽然是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或许今后的日子里这个男人都会在她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这最起码会影响她拒绝与其他男人亲热,这或许就是她的守初情节吧?
  “好吧,你走吧,只要你本分地遵守我们之间的协议,我绝对会信守承诺的。”冯莎莎拿出钥匙开了门放睿涵离去。
  随后把赵永利叫进去问话。
  “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欧阳桦烨主动和那个小贱人搭讪?”
  “小姐,你怎么想起了这么问?”赵永利在冯家效力多年,几乎也是看着冯莎莎长大,他对她有着几乎长辈一般的疼爱。他知道冯莎莎最担心的是什么。
  “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冯莎莎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
  “小姐,你冷静点,千万不要这样冲动,你这样会很伤身子的!欧阳少爷只是一时兴起去听那个讲座,因为周笠通收林小姐为学生,才和她多说了几句话而已,真的没什么的。”赵永利意识到自己实话实说的严重性,他知道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了。他既不想让冯莎莎生气着急,也不想让她做出什么太冲动的事,即便林睿涵是个无名小卒,杀死她易如反掌,但他也不希望她的手上沾了血腥。
  走出房间的门,睿涵大喘着气,仿佛一只刚从虎口里逃出的小绵羊。
  冯莎莎这个妒妇,简直就不是人!揉着发痛的手指,睿涵在心里痛骂着。手指肿成这样,也不知伤没伤到骨头!怎么瞒过妈妈呢?她看了肯定会很心疼,我又该如何解释?
  睿涵用那只没有伤到的手按着电梯,可是电梯仿佛也跟她作对似的,就是迟迟不上来。一时间痛楚,委屈,忧惧,铰接于心,让她几乎要晕倒。
  “睿涵,你怎么了?”一个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同时一双温暖的手扶住她摇摇yù坠的身体。
  “是欧阳桦烨?真是冤家路窄!”理智告诉她应该赶紧远离他,然而身体却像被施了咒语一般,让她动弹不得。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