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回 再施苦肉计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二十五回 再施苦肉计
  李金梅走到窗前看着睿涵离去的身影,一丝浅笑挂在了嘴边。
  “哼!这么一个黄毛丫头,还愁摆不平她!莎莎也有点杞人忧天了!”掏出手机,她给女儿打去电话。
  冯莎莎正和欧阳桦烨一起用餐,手机铃响,一看是妈妈的电话。她便微笑着说:“桦烨,你先吃吧,我去借个电话。”
  “好。”桦烨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接着木然地叉起一块香肠送到嘴里。
  “妈,怎么样?”走进书房,冯莎莎才接听电话。
  “宝贝女儿,你放心吧,一切都搞定了。你那里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妈还是您想的这个主意好!”
  “那当然啦,如果你碰到一枝有刺的玫瑰,一定要轻柔地将刺儿拔去才行,这样你既能得到花,自己也不会受伤害,记住妈妈的嘱咐,以后对欧阳家的人都要采用怀柔政策!”
  “我牢牢记住了!”深受其益的冯莎莎此刻更是对母亲佩服得五体投地。昨晚,李金梅从冯莎莎这里走后,从赵永利那里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又打电话叮嘱了女儿一番。随后,才有冯莎莎烫伤手臂这出戏,而段明珠的突然造访无形中又给她们母女的这出戏增添了异彩。
  回到餐厅,冯莎莎见桦烨还在那里魂不守舍的吃着早餐,便心中不快:难道他的心还在那个小贱人身上?他昨晚一夜未归难不成就和那个小贱人在一起?想到这一切,她就气得想发狂。
  可她到底是个极聪明的女人,她知道掩盖自己情绪的重要性。于是强按下心头的怒火,坐到桦烨身边。
  “呀,烨,牛奶都凉了,我去帮你热热吧!”冯莎莎说完便端起杯子,扭捏着往厨房走。有佣人要接过来,被她用眼色制止了。
  “你给我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桦烨仿佛一点也没有听到冯莎莎说的话,他的耳旁一直回响着这句话,眼前也萦绕着那梨花带雨的脸庞。
  睿涵,我们从此以后真的不能再见了么?桦烨放下刀叉,苦恼地揉着的太阳穴。
  “啊——!”
  “不好了,冯小姐又被烫了一下!”随着冯莎莎的一声尖叫,一个佣人很和时宜地大叫了起来。
  “大少爷,您还不赶紧去看看!”管家张芳连忙提醒。
  桦烨这才快步奔进厨房,原来冯莎莎打翻了那杯热牛奶,脚被烫了一下,其实她是故意让杯子跌落在地上的,想借此引起桦烨的注意,没想到右脚躲闪不及,被砸了个正着,幸亏她穿着绸缎面儿的拖鞋,才不至于烫得太厉害。
  “啊!好疼呀!我怎么这么没用呢?桦烨,你是不是嫌我没用,才不屑于理我?”冯莎莎见桦烨赶过来,立刻装模作样地哭起来。
  看着冯莎莎可怜巴巴的样子,桦烨很是自责,他连忙跑过来抱起了冯莎莎。自己实在太不应该了,莎莎自从和自己相识以来,一直温柔可人,可是自己竟然由着任性,一次次地伤害她。
  “我看看,烫得厉害吗?”桦烨轻轻地把冯莎莎放到椅子上,脱下她的拖鞋。
  “没事,你一看就不疼了!”冯莎莎强忍着脚上一阵子火辣辣的痛楚,微笑着说。
  “还说不疼,都红了那么一大片!走,我们马上去医院!”桦烨心疼地说着,随即吩咐人备车。
  一直被桦烨抱上车子,冯莎莎心底溢满了甜蜜。而同时又不得不一阵感叹,从什么时候起,她冯莎莎竟然需要动用苦肉计来博得男人的注意了?唉——没办法,谁让他深爱上了这个男子呢?但愿她的付出是值得的,希望以后这个男人的心永远在她的身上。
  “少爷,冯小姐这是怎么了?”向荣急匆匆地赶出来,跳上车,发动引擎,一边回头询问着。
  “赶紧去协和医院吧!冯小姐昨晚烫伤了手臂,刚才又烫伤了右脚!”桦烨轻轻拉下冯莎莎环着自己脖子的手臂。
  “啊?这是怎么搞的?这么严重!”向荣一边说着,一边回过头发动了车子。从后视镜中,他看到了冯莎莎脸上隐隐露出的喜色,心中感到有些不安,然而却又无从说起。
  协和医院!怎么又去那里!那个小贱人的妈妈不就住在那家医院么?冯莎莎忽然意识过来,可她又实在想不到什么理由不去那里。
  与此同时,桦烨也意识到自己下意识说出的医院名字就是协和医院。睿涵的妈妈现在应该苏醒了吧?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烨,你不会因为我笨手笨脚地就嫌弃我吧?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好好学家务,做你的贤内助。”冯莎莎看到了桦烨眼神里闪过的一丝恍惚,难道是因为那个小贱人吗?
  林睿涵,你这个小贱人,等我大事成功,我一定要亲手解决了你!冯莎莎的另一只手发狠地攥在一起,连指甲深陷在肉里都全然不顾了。
  三人各怀着心事,汽车开到了协和医院。桦烨提前给值班室打了电话,有两位护士迎了过来,引着他们到专家诊室就诊。
  诊室在五楼,走到电梯门口。桦烨还是情不自禁地往走廊另一端望了一眼。那有个通道,穿过去就是外科住院部,睿涵的妈妈就住在那里。
  “烨,电梯来了,咱们快上去吧!”冯莎莎在耳边娇柔地说着。
  “嗯!对了向荣,你不必跟上去了,你去给我们买点水来,我觉得有些口渴。”桦烨忽然对向荣说道,说完眼睛还往住院部的方向瞄了一下,他希望向荣能看懂他的意思。
  “是的,少爷。”向荣躬身答话。心内不由一阵感慨,哎呀,堂堂欧阳家族的大少爷竟然也这么身不由己。可这又能怎么办呢?
  早上回去时,太太的话他也听见了。这样一个深受婆母喜欢的准儿媳妇,少爷怎么会轻易离开她?更何况从少爷的脸上也看出了对她受伤的不忍。唉——少爷就是太善良了!只可惜了那位睿涵姑娘。
  向荣一边走一边想着,猛然看到一个快步而去的熟悉背影。他定睛一看,不由疑窦顿生……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