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 苦中作乐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真的很感谢你,刘嫂!”睿涵诚挚地道谢。
  可刘嫂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低着头收拾碗筷。
  昨天晚上睡得很好,早餐又丰盛美味,身上的伤口都没那么疼了,这一切让睿涵的心情大好。她不顾刘嫂的冷淡相待,忍不住又热情地说:“刘嫂,真的很感谢你给我送来的药,很镇定止痛,正因为如此,我才能睡一个安稳觉。你真是一个大好人!“
  谁知,刘嫂闻听此言,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道:“我什么时候给你药了?”
  她这句话简直弄得睿涵如丈二和尚mō不着头脑,她张大嘴巴吃惊地问道:“就是你昨晚送晚饭以后又折回来给我的药水呀。对了药瓶还在这呢!”睿涵连忙蹲下身找。
  可找遍了四周却根本就没有药瓶的踪迹。可她明明记得昨晚上完药就放在身旁的。
  “你发什么神经!”刘嫂忽然粗暴地将睿涵推倒了。
  睿涵刚要起身,又听到上面传来了脚步声。又有人来了,如果这次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李金梅了。
  果然,李金梅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来到睿涵身边,这一次只有她自己,冯莎莎和赵永利都没跟着。
  “林小姐,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哼!被你们打!被你们关!我还能怎么样!”睿涵别过头去不想理这个毒蝎女人,反正昨天的央求根本就不起作用,再和颜悦色地对她也没用,反正现在她们不敢杀自己,到底留着还有用处。
  想到了用处,她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那一次,看来自己是没有怀上。如果她们想让自己怀孕的话,势必要……
  “你这个死丫头!供你吃,供你喝,你到长脾气了!是不是还让那几个大汉来招呼你才舒服?”李金梅一把揪住睿涵的头发狠狠地说。
  这女孩的表情为什么那么像一个人,一个让她终身都深恶痛绝的一个人。
  “你要是胆敢这么做!我立刻就死给你看!”士可杀不可辱,睿涵圆睁着双目,毫不畏惧地瞪着李金梅。
  睿涵狠绝的眼神忽然让李金梅的手一阵发颤,她霍地松开了抓着睿涵头发的手。
  “太太,太太,老爷回来了!”这时,匆忙从上面走下来的一个佣人气喘吁吁地说。
  李金梅不甘心地瞪着睿涵说:“小贱人,我警告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别以为我不敢杀你!这年月,找代孕工具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我们肯花钱,有一队的女人抢着干呢!”说完,便扭着腰肢走上台阶,快到门口时,又吩咐刘嫂道:“刘嫂,给我好好看着这个小贱人,不要让她生事儿,每天给她点残羹剩饭就行了!”
  “请太太放心!我一定会让太太满意的。”这个对睿涵冷冰冰的刘嫂对她的主人可是热情得可以!
  睿涵不由心内叫惨,得了,看来以后都不会有好吃的了。
  随即李金梅就和刘嫂一起出去了。睿涵长叹了一口气,又缩回在墙角坐了下来。
  时间缓缓的流淌着,周围安静得出奇,她都能听到自己砰砰跳动的心脏声。
  屋顶上只有一盏微弱的灯光散发着幽冷的光芒。
  难道自己这些日子就都这样度过吗?那岂不是要发疯了!
  一直行色匆匆只恨时间不够用的她,在这个时候,才觉得闲下来的感觉更能让人发疯。她忽然很想让自己再一次昏厥过去,这样也好过这般呆滞地望着天花板。
  林睿涵,你振作一点好不好?难道这点小事就把你打倒了吗?你这个胆小鬼!你曾经对自己说过,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坚定地走下去的,你这样就认输了吗?
  将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她又来了精神。
  决不能这么闲着,想起自己还有一份没有设计完的文案,教授提出了几个修改意见,不如就在这里完成吧?
  没有纸笔怎么办?好办!那枚铁钉当笔,墙上就是我的设计纸啦!
  睿涵拿着那枚铁钉开始在墙上画了起来。这就是那个外柔内刚的睿涵,任何的困难都不会将她打倒。
  李金梅走上去的时候,冯新德正坐在餐厅里用餐。
  又是一夜未归,李金梅看着略显疲惫的丈夫眼里却有掩饰不住的神采。别再又是和哪个狐狸精过夜了吧?想起这个,她就要气得发狂,双手紧紧攥起来,指甲刺进肉里的痛感才能让她控制住情绪。
  “早餐合不合口味?”她温柔地拂过丈夫的肩膀,轻盈地坐在他身旁,温柔地问道。
  “还可以!”冯新德看了她一眼,继续用叉子叉起一块香肠放进嘴里。
  李金梅朝着身后使了个眼色,佣人兰嫂马上端上了一盅补品。
  “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忙吧?你看你累的,眼睛都没神儿了。这是我特意给你炖的血燕粥,一直在厨房里温着,就等你回来喝了。”李金梅接过来放到丈夫的手边,掀开盖子,用精致的瓷勺舀上一勺递到丈夫嘴边。
  冯新德别了一下脸,无奈李金梅笑盈盈地还是不肯放弃。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多年了,他一直这么对她,可她也一直这么受着。她到底也是个千金小姐,能这样卑躬屈膝地对他也实在不易,他的心底忽然升起了内疚,于是不再躲避,乖乖地张开了嘴。
  李金梅的心理立刻有了一种胜利的喜悦,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苦心爱了多年的男人。就算他的心思不完全在她身上又怎么样?她也永远是他的合法妻子,正儿八经的冯太太,任何人都妄想盗取这个位置。这个男人她要牢牢抓着,一辈子也不松手。这对于她就足够了。
  “哦,对了,刚才我看旧楼那边的铁门好像有开过的痕迹,是谁进去了?”冯新德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李金梅心别地一跳,因为关押睿涵的地下仓库就在那座楼底下。但她却不动声色地答道:“没事儿,我就是进去整理一下东西!”
  冯新德的眼睛忽然黯淡了一下,说道:“还有什么好整理的,都扔了吧!”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