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突发高烧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早晨,睿涵就专心致志地修改着自己的设计。不知不觉中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消磨时间的方法。
  还不知道要被关多少天,幸亏她找到了一个排忧解闷的法子,不然的话,不出三天她就要被逼疯。
  放下那枚铁钉,睿涵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铁锈。犹记得刘嫂带来的湿纸巾还在,她拿出一张仔细地擦着自己的手。
  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不知是谁来了,不过睿涵能猜出多半是刘嫂。
  她还是提着那个大食盒,放在睿涵面前,一一拿出里面的食物。
  出乎睿涵的意料,午饭还是挺丰盛的。她不可置信地望向了刘嫂,想问她为什么没遵照李金梅的吩咐?
  谁知还未等她问,刘嫂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说道:“有的吃你就赶快吃吧!哪来的这么多事!”
  睿涵微微一笑,看来这个刘嫂并不是像她表面上那么的冷酷无情。她说得很对,不让自己多问也是不想制造事端。低下头,她专心地吃着饭。
  虽然觉得被关在这里闷闷的,让她没有很强的食yù,但她也希望多吃点儿保持体力。
  吃完了,刘嫂照旧收拾碗筷离去。睿涵本来想问她几句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有些事情,她恐怕也不知道的。
  李金梅母女之所以把她关心这里就是怕她再和桦烨碰面,可是不和桦烨碰面的话,她又怎会怀上孩子。想到这里她的脸情不自禁地红了。
  只要给她机会出去,她就要想尽一切办法联系上妈妈,让她不要担心。不管怎么说,自己都和冯莎莎签下了协议,出于最基本的诚信她都会完成的。现在她们母女应该都在气头上,过后,她要和她们好好商量一下,她们两个应该不会那么丧心病狂地一直把她关下去。她们应该不是黑社会的!睿涵这样乐观地劝导自己。
  希望这一切可以快点过去,也就将近一年的时间。到时候,她和妈妈就又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就是这一年的学业麻烦了些,那要找机会给学长打个电话,麻烦他帮自己办一下。若是自己能亲自去趟学校就再好不过了。就这样天真地想着,她竟然觉得自己所面临的一切都不在是问题了。她这就是这样一个乐观坚强的女孩。
  要是有本书就好了,时间就更好打发一些了。
  忽然,她的xiōng口没来由地剧痛起来。这在她的经历中是从来没有的。
  自己这是怎么了?妈妈,妈妈我想你!你在哪里?我多想回到你的身边啊!紧接着就是对母亲的无尽思念。就在这疼痛和强烈的思念中,她渐渐昏厥了过去。
  也不知昏睡了多久,睿涵被一双温暖的手摇醒。
  “妈妈,是你吗?”睿涵欣喜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刘嫂的一脸冰霜。
  “你没死吧!”见她苏醒,刘嫂缓缓地把手缩了回去,“又该吃饭了!”说完,她继续摆出饭菜,虽然没有中午的丰盛,但看起来也是挺不错的。
  “我一点也不饿,不想吃。”睿涵软弱无力地说道。
  “不饿也得吃,太太吩咐我保证你的一日两餐,你要是因为不吃饭害了病,我可担待不起。”刘嫂淡然地说着,盛了一碗饭,又加了些菜,连筷子一起递到睿涵的手边。
  看着人家一番好意,睿涵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伸出双手去接,可谁料到双手就好似棉花团般毫无力气,一个拿不稳,就都洒在了身上。
  “呀!没有烫着吧?”刘嫂的语气透出了关心,她连忙拿着湿纸巾为她擦去身上的菜汤汁水。
  “我没事!”睿涵感激地说,她想拉住帮自己擦得手。可刚抬起来却又无力地放了下来。
  刘嫂触碰到了睿涵的手,感觉如火一般地烫。“呀,你发烧了!”她mōmō睿涵的额头,额头也很烫,“不得了,你真肯定要四十多度了,我要赶快禀告太太去,你躺在这里先不要动啊!”她扶着睿涵慢慢躺下,又扯过那床旧被子盖在睿涵的身上。
  “刘嫂,谢谢你!”再一次躺下来,睿涵觉得无比困倦,她强睁着眼睛道了句谢,随即闭上眼睛就再无知觉。
  刘嫂一路小跑着来到了李金梅卧房的门口轻轻敲着门。
  “谁呀?”里面传来李金梅不耐烦的声音。
  “太太,我能不能进来说?”刘嫂刚想说林睿涵发烧了,可又想到李金梅曾经嘱咐过,不要对任何人说出林睿涵的事,于是她只能这么说。
  “到底什么事?”李金梅满脸怒容地拉开房门。
  冯新德刚回来,李金梅正想在卧室里跟他好好亲密一番,偏偏这时候刘嫂来搅局,要不是碍于冯新德也在身边,她真想狠狠地抽她两个嘴巴。
  “太太,那个林睿涵发烧了,好像足有四十多度,我怕这样下去要出人命的!所以就赶紧跑来告诉您!”刘嫂自然明白李金梅忌讳的是什么,将声音压低得不能再低。
  “这个死丫头,怎么这么娇气!”李金梅恨恨地骂了一句。随即凝眉思忖了起来,心想:这个丫头长期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搞不好要是被新德发现就糟了,今天晚上他回来还提出要到旧楼去看看那个箱子。片刻后,她对刘嫂吩咐道:“你去把赵永利叫来,然后先用冰袋给她敷一敷降降温,等再过一会儿带她去一个私家医院看看,然后告诉老赵先令找一个地方关她。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的。
  “金梅,发生了什么事?”冯新德刚从卫生间走出来,一边用干毛巾擦着头发。
  “哦,没什么事。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个刘嫂就是人笨笨的,什么事都要问我。”
  “她也是怕你不满意呗!”冯新德随口说了一句,随即坐在床上。
  “新德,我们不要理她了,不如今晚,我们……”
  <!-- 作者有话说 -->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
  &nnsp;
  0
  0
  <!-- 0116增加踩顶按钮 end-->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