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回 肚子剧痛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随后的日子平静得如一弯湖水,没有任何的波澜。睿涵的伤口渐渐复原,刘桂兰想尽办法做了很多有营养的食品,睿涵的食yù也渐渐好转起来。只是左腕上的伤口愈合后,落下了一个疤痕。
  刘桂兰每每看到那个疤痕,就又伤心,又自责:“都怪我,好好的教你剪纸干吗呢?要不是我,你怎么会伤了手腕?看你这如玉的手腕,全被这道疤给弄难看了!”
  “干妈,您千万别这么说。都是我不小心弄的,你本来是好心好意的让我打发无聊的时光。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心里就更难过了。再说,不就是一道疤痕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睿涵轻松地笑着,并轻轻擦去刘桂兰溢出眼角的泪痕。
  她说得没错,那天若不是自己剪纸的时候走神,剪刀又怎么会扎到手腕上?而她之所以走神,还不是因为想到了桦烨。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很容易忘怀这个名字,然而却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的脸庞,他的笑声,总像一个精灵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蹿到眼前,闪现在脑海里。
  圣天集团的工程也进行得很顺利,一切都步入了正规。这期间,桦烨又到工地视察了几次。本来还想到那片牧场去看看,但因为杜新军查到了那片牧场现在属于李金梅旗下,桦烨便突然对那里失去了兴趣。虽然,圣天集团步入地产界得到了冯新德的援助,他又是自己的岳父,说起来也是一家人,可桦烨却再不想依靠任何人。
  与岳父打了几次交道,他也感觉出来,冯新德是个实实在在的生意人。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帮助别人,除非他自己也能获取最大的利益。所以在争得西郊的那片地皮时,桦烨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力量。尽管这样,冯新德还是抢去了最好的一个路段去盖他们金兴集团的商业楼盘。对此,桦烨只能无奈的拱手相让,谁让他们最先有这个协议的呢?——金兴集团融资圣天集团,援助圣天集团步入地产界。而圣天集团在此后的三年的地产项目中都要无偿地供给金兴集团至少百分之十的利润。
  为此,桦烨暗暗憋着一口气,他要努力的工作。一定要让圣天的事业蒸蒸日上,让圣天恢复以前的霸气,让圣天重新成为锦城经济命脉的龙头老大,更要让圣天在多个产业独占鳌头。为此,他拼了全力,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可是冯莎莎却总是来打搅他,每天她都要挺着个大肚子,提着个食盒来到桦烨的办公室。李潇潇更给她大开方便之门,往往桦烨刚从书案中抬起头,想轻松一下时,就看到冯莎莎提着食盒站在了门口。
  桦烨也不想责怪冯莎莎,毕竟她也是一番好意,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在办公室看到她。每一次看到她,就让他情不自禁地想了睿涵,若是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他暂时还能忘却这一切。然而却偏偏事与愿违。
  就在这纠缠而又纠结的日子里,农历新春过去了,清明节过去了,五月也即将过去,下个月,睿涵便要迎来她的预产期。
  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是那么的活泼可爱,才刚五个月的时候,他就频频地淘气,虽然让睿涵倍感折腾,但也让她充分感受到了做母亲的快乐。经历了这一番孕育生命的历程,睿涵变得成熟了,这也让她对于生命的意义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她兴奋地盼望着这个小生命的降生,然而在兴奋之余却夹杂着辛酸,因为在他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也将是她与孩子永别的时候。也是她和欧阳桦烨永远割裂的时候。每每想到这些,心底的苦涩、酸楚仿佛一下子就要冒出来,不知不觉间,泪水便又湿了眼睫毛。
  刘桂兰看到这些是痛在眼里,疼在心上。她更加焦急地想和欧阳桦烨取得联系,然而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自从有了睿涵伤了手腕的风波,那四个人几乎是不错眼珠儿轮班盯着她们两个。所有生活用品还是由赵永利按时送来,从过了春节以后,李金梅更是隔两天就要来视察一趟,她也是想根据睿涵的情况,让冯莎莎适当地加以装扮。这期间,还秘密地带着睿涵去那个医生那里做了一番孕前检查。
  医生告诉李金梅,睿涵肚子里百分之九十是个男孩,李金梅一听简直是心花怒放,这下她和女儿可以说是一劳永逸了。女儿给他们欧阳家生下了儿子,日后就算不再生了,也完全说得过去。
  随着睿涵月份越来越大,冯莎莎也扮得越来越辛苦,大腹便便实在行动艰难。由此只能窝在家里,这样让桦烨倒是得到了一些自由的空间。
  这天一早,睿涵照例起床一番洗漱。忽然觉得肚子别地疼了一下,开始她也没在意,以为又是孩子淘气在踢她。
  可是当吃完早点后,肚子便一下一下地疼得越来越厉害了。
  “干妈,我的肚子好疼呀!”睿涵忍着疼痛呼唤刘桂兰。
  刘桂兰听到呼唤,连忙奔到睿涵面前,看着睿涵疼得冷汗直流,心里忍不住一阵慌乱,她告诫自己:要镇静,一定要镇静。此时你可不能乱了方寸,不然睿涵就真的没救了。
  “好孩子,别着急,咱们这就去医院。”她扶着睿涵先在床上躺了下来。就连忙奔出去叫人。
  离睿涵正式的生产日期还有一个多月,照理说,她不应该疼得这么厉害。这真不是什么好兆头。刘桂兰跑到外面的时候,自己的手脚也都变得冰冷无比。
  “快!睿涵肚子疼得厉害!要赶紧送医院!”刘桂兰气喘吁吁地对坐在外屋玩牌的四个人喊道。
  “怎么会这样?昨天不还好好的吗?”李川也吃了一惊,他连忙跳过来问道。
  “来不及多说了,快点吧!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刘桂兰知道现在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睿涵送往医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