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难产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好吧,那我现在就去开车,你赶紧收拾一下。”李川自知事态重大,他连忙吆喝手下的几个人一起行动起来。
  “干妈,我疼,好疼!”刘桂兰回到房间的时候,看到睿涵疼得惨白的脸色。
  “睿涵,你别怕。李川已经去开车了,咱们这就去医院。”刘桂兰哆嗦着双手扶睿涵做起来,她在心中不停地念叨:没事儿,睿涵肯定不会有事的,只要没有见血就好!
  片刻之后,两个汉子把睿涵抬上轿车的后座,刘桂兰也连忙上车扶着睿涵。
  此刻,腹痛一阵阵更加剧烈起来。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刘桂兰哆嗦着手给她擦拭。
  “我是不是要生了?”睿涵喘着大气问道。
  “应该是吧,你别慌,女人生孩子都是要肚子疼得。你忍一忍就过去了。”说完这番话,刘桂兰非常的歉疚,看睿涵这纤细的身量,要是顺产肯定会遭罪的,自己说这话也等于没说一样。
  “李川,你这是往哪开?”刘桂兰忽然发现这条路根本就不是去镇上大医院的道。
  “当然是按照太太的吩咐去找那个私人医生了!”李川不耐烦地回答。
  “什么?我看林睿涵的情形,恐怕是难产,不去大医院怎么行?搞不好要出人命的!”刘桂兰的一颗心直往下沉。
  “嗨,我说刘嫂你是不是越老越糊涂了?是你说了算?还是太太说了算?你不会是服侍这丫头一段时间,就把她当成闺女了吧?哼!别打量我没听见你们之间,‘睿涵’‘干妈’的这么叫!我劝你老实点,实话告诉你吧,太太早就都吩咐好了。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完好无损就行!”李川狠狠地瞪着眼睛说道。
  天呀!刘桂兰立刻如五雷轰顶,原来李金梅是安了心想要睿涵的命哪!霎时间,一股怒火直冲刘桂兰的脑门,她真想豁出命去和这帮狼心狗肺的家伙拼了。她慢慢地将还在颤抖的双手握成一团,双眼喷火地盯着坐在前排的李川等人,随时准备冲上去厮打她们。
  “干妈,不要呀!”这时刘桂兰的耳边传来睿涵微弱的呼唤声,睿涵也听到了李川的话,心里不由后悔,都怪自己一时大意,总是干妈干妈的叫,显然是被这些人听到,连累到干妈了。她看出了刘桂兰要拼命的架势,可是这不还是无意的牺牲吗?
  刘桂兰连忙握住睿涵的手,再也止不住泪如泉涌,“睿涵,你觉得怎么样?”
  “我好点了?……没事儿……我这么年轻……肯定没事的!”睿涵竭尽全力在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安慰的微笑,但继而又一阵猛烈地剧痛传来,并很快使她昏了过去。
  “睿涵!睿涵!”刘桂兰悲痛地大喊起来。
  刘桂兰的悲惨的哭声把李川也吓了一跳,他也怕睿涵不到那家私利医院就出事,连忙回过头查看,“怎么了?她还有没有呼吸?”
  “她就剩下半口气了?你还不赶紧让他们把车开去大医院!”刘桂兰抹了一下泪水,赶紧为睿涵争取着最后的生机。
  “你这个死老婆子吵什么吵?这不眼看就到那家私利医院了?你总是口口声声地想把这个丫头送到大医院去,你是不是安心想坏太太的事儿?”李川横眉立目,失去了耐性。
  刘桂兰刚看见的希望又一下子沉入湖底。完了,这一次,睿涵真是凶多吉少了。泪水又夺眶而出,她唯有紧紧握住睿涵渐渐冰冷的手。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上天的怜悯。
  片刻之后,车子很快地驶到了那家私人诊所的门口。李川也怕出事,已经吩咐手下赶紧去叫门。不一会儿,那个私家医生和两个护士匆忙地跑了出来,将睿涵放到了担架上推进那家小手术室里。刘桂兰紧紧地跟踪身后。
  “嘿,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手术室不能让外人随便进入的吗?”护士不满地推搡着刘桂兰。
  “大夫,您就让我进去吧。我是这孩子的亲人,我在她身边,她还能好受些。再说,我在乡下的时候也给人接过几次生,略微懂得一些。”
  那医生看了她一眼,沉吟了片刻,便点头答应了。
  “睿涵,你醒醒呀!咱们已经到医院了,你使把劲儿,孩子就能生下来了。”刘桂兰轻轻摇晃着睿涵。
  “给病人嗅一下清醒剂,让她清醒过来。”医生带上了手套,对护士吩咐道。
  “好的。”一个瘦瘦的小护士拿着一种类似鼻烟壶的小瓶在睿涵的鼻尖晃了晃。
  一股刺鼻的味道席卷而来,睿涵清醒过来。
  “睿涵,太好了,你醒过来了,不要怕,好孩子,一会儿你就按照医生的嘱咐使劲儿就行了。一切都会过去的,相信干妈。”刘桂兰立刻欣喜地说。
  睿涵觉得很累,累得都不想说一句话,她只能用力地点点头。
  “这位大妈,你让开一下吧,让我看看产妇是什么情况。”医生很和气地说道。
  “好好好!”医生和蔼的口气让刘桂兰的心底重新燃起希望。
  医生看了睿涵一眼,长相如此标致清纯的女孩子的确不多见,他犹记得自己第一次将冰冷的试管送进她体内时,她悲愤羞愧的眼神,那楚楚可怜,哀哀凄凄的样子足以打动任何男人的心。那一次,他的动作就格外轻柔,生怕弄痛了她。
  即便如此,恐怕还是令她柔嫩的身体感到了阵阵的疼痛,当时,她洁白的牙齿紧紧咬住粉嫩的双唇。而且越咬越紧,而他的心便也莫名地纠在了一起,仿佛咬的是他的心。他做这样的手术不是第一次,但那一次是他平生最成功的一次。他生怕手术失败,再看见她那痛苦的样子。
  此刻,她长长的秀发被汗水浸湿,牢牢地贴在她的额前和两鬓,美丽绝伦的脸上却无半点血色。
  他并不是第一次遇到难产的产妇,可看着倍受痛苦的她,他的双手忽然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