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生死一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卢松涛脸色苍白地走进产房,刘桂兰已经从他的脸色中猜出了李金梅跟他说了些什么。
  “大夫,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这个苦命的姑娘。”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希望以这个大夫的良心来赌一赌。
  “大嫂,您快请起,我这个懦弱卑鄙的人可受不起您这一拜呀!”卢松涛颤抖着双手扶起刘桂兰,早已止不住两行热泪涌流下来。
  “不,大夫,我知道您肯定有办法救睿涵的。我知道您是一个好人!”卢松涛脸上的热泪更加坚定了刘桂兰的信心。她弯曲了双腿又要跪下去。
  “我……”卢松涛颤抖着双唇不知该如何是好。
  “干妈……您……不要为难他!”被腹痛阵阵折磨的睿涵,这会儿难得寻的阵痛的间隙,从刘桂兰和卢松涛的谈话中猜出了几分。
  “睿涵!”刘桂兰悲悯地叫了一声,奔到睿涵的床前,紧紧握住睿涵的手,“是干妈没用,太没用了!我救不了你!”
  “干妈,您……不要……哭……我行的,我……自己行的……。”此刻这个弱女子在生死关头却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和石破天惊的力量。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找妈妈!
  “哦,对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到你,别急,睿涵我这就去找他。”刘桂兰忽然想起了什么。回转头对着卢松涛说道:“大夫,求求你把你的手机借给我行不行?”
  “好!”卢松涛几乎想也未想就把手机递给了她。看见刚才这对弱女子相互安慰的场面,他不由为自己的不耻行为感到羞愧。由此他也下定了决心,就算可能会被李金梅报复,他也绝不选择助纣为虐。不过,他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妇产医生,到底也算是一个高知人士,他不会笨得以卵击石的,他想到了一个瞒天过海的好办法。
  “卢大夫咱们到底要怎么做?”两个护士虽然听得一头雾水,但也隐隐地猜出事态的严重性。
  “哦,没什么。小陈,你去给我准备一个针剂。小宋你给我在准备一些生产的必须品。然后,你们两个就都下班吧,这里没你们的事了。”他绝不想拉两个无辜的护士下水。
  “好吧!”两个护士乖巧地点点头,分别各自去忙了。
  “睿涵,我现在就给欧阳先生打电话?”刘桂兰握着手机对睿涵说。
  “干妈,您要干什么?”以为听到这个名字可以感到很平淡了,但没有想到就算在这生死的危急时刻,这个名字还是令她猛地震颤了一下。
  “睿涵,听干妈的,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欧阳先生,让他知道所有的一切,让他清楚李金梅母女到底是什么样的货色。”
  “不要!干妈!难道您想让桦烨也陷入这样的危险中吗?”睿涵身子一僵,唯一的念头就是千万不能让桦烨受到伤害。
  “可是……”刘桂兰握着手机,犹豫地看着睿涵,看来睿涵对欧阳先生是真心的呀!这也是李金梅母女要痛下杀手了的原因了。
  “没有可是……我不想让他卷起这场纷争中来!干妈,听我的,不要告诉他!”睿涵心中其实除了担心桦烨的安危,更主要的还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和他还存在这样一种不耻的联系。
  “那……好吧……”刘桂兰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林小姐,你听我的要求,一会儿配合我,相信我,一定会让你和孩子平安无事的。”准备好了一切,卢松涛走到睿涵面前说道。
  “谢谢你,卢大夫,我想知道,你这样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我不想连累任何人。”睿涵认真地说道。
  睿涵的话让卢松涛的心忽地一暖,多么善良的一个女孩子!他更认为觉得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他肯定地说:“放心吧!不会的,咱们一定会很好地瞒住他们。”
  “来,一二三!用劲儿!”卢松涛喊着口号,睿涵集中力气,跟着一起使劲儿。
  刘桂兰看着睿涵越来越有力气了,感到安心不少,想了一下,她还是试着拨通了一个号码。但当电话拨通的那一刻,李金梅忽然闯了进来,刘桂兰猝不及防,手一哆嗦,手机掉在了地上。与此同时,电话那边已经传来桦烨“喂”的一声,刘桂兰赶紧手忙脚乱地挂断了电话。
  好在李金梅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睿涵那里,并没有注意到刘桂兰的异样。
  “卢医生,记住我吩咐你的话。”她走到卢松涛跟前厉声说着。
  “是,冯太太,我不敢不照办。”卢松涛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还算冷静地答应着。
  “你在这里给我守着,我要赶紧回到莎莎那里去,离开这里久了,恐怕会遭人怀疑的。”李金梅又走到刘桂兰面前,见她看似平静的脸上,额头却有隐隐的冷汗。对于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佣人最近的所作所为,李川已经对她有所汇报,愤恨的同时还有些半信半疑。不过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她绝不会放过任何背叛自己的人。只是现在还不是和这个下人算账的时候。
  “是,太太!”刘桂兰恭敬地应声,攥着手机的手心里已然全是冷汗。见识过李金梅的心狠手辣,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但就算豁出命去,她也要救睿涵。
  李金梅走出屋子,又对李川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番,随即走出房门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汽车呼啸着朝妇产医院驶去。在那里的产房,冯莎莎正假装待产。
  李金梅已经买通了一个妇产医生和两个护士,从女儿怀孕的一系列检查到生产都全全有她们负责,希望这九十九后的最后一步能够顺利。
  产房外的走廊上,桦烨正在焦急地踱着步子,里面时不时地传来冯莎莎杀猪一般的叫声。女人生孩子很痛没错,可是冯莎莎这样的叫法会不会难产呢?他几次想进去,却都被那个护士强硬地拦住了。很奇怪的是,李金梅爱女心切,为什么这么久还不到?还有就是刚才接到的一个电话,里面似乎隐隐传来一个女人痛苦的叫声,那叫声竟然还有点熟悉。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