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狠下杀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嘶——”在这寂静地夜里,刹车的鸣叫声显得分外清晰。
  “记住一定要稳妥的把孩子交给那个护士!”李金梅又叮嘱了一遍赵永利,便快步走下车。
  “妈妈,您可来了!我听见莎莎在屋里喊得很凶,怕是难产吧?我很担心,想进去陪她,可护士们都不允许。”桦烨看到李金梅来了,便快步走过来说道。
  李金梅心里突地小跳了一下,随即笑道:“你这傻孩子,生孩子的地方哪有你这么个大男人往里钻的?莎莎那孩子也是自小娇宠惯了的,你不用怕,我来了陪着她就行了。”李金梅拍拍桦烨的肩膀,快步走进了产房。
  “妈妈!”桦烨就更加不解了,按说李金梅也不是医护人员,怎么就可以进去呢?再说现在有很多丈夫陪护产妇助产的事例,怎么这家医院就这么个别呢?
  “对不起,您不能进去。”两个护士走过来竭力拦住了桦烨。
  桦烨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有接着在外面傻等。
  “妈妈,您可来了!那小贱人到底生没生下来,我喊得都累了!”冯莎莎有点不耐烦地说。
  “快了,就快了。莎莎,这最后关头,你就装得再像一些吧!”李金梅握紧女儿的手,不知为什么,越在最后的成功即将来临的时候,心里反而到慌了。
  “啊!疼死我啦!”冯莎莎皱着眉又装腔作势地喊了起来。
  “来,用力,跟着我的手势用力!”那个大夫也假装喊了起来。
  与此同时,睿涵在卢松涛的帮助下终于让孩子露出了一半儿小脑袋。
  “好了,林小姐,孩子的头露出来啦!你在使把劲儿孩子就能出来了。”卢松涛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高兴地说。
  “睿涵,你一定会成功的。”刘桂兰拿着温毛巾替睿涵擦着汗水。
  “好!”睿涵喘了口大气,接着使劲儿。然而任凭她怎么使劲,孩子怎么也不往下走,同时又一阵剧痛传来。
  “不好,睿涵,你先不要使劲儿了。孩子好像被卡住了。”卢松涛连忙止住睿涵继续用力。他认真地思忖了片刻,说道:“现在只能采取侧切手术了,睿涵你能忍住吗?”
  “我能!”睿涵苍白着脸却无比坚定地点点头。
  “好!”睿涵的坚强又给了卢松涛力量,“大妈,麻烦您来帮忙。我给睿涵打麻药,然后开刀,您在这里扶住孩子的头以防孩子摔到地上。”
  “没问题,你放心吧!”凭刘桂兰几次接生的经验,只要孩子的头出来了问题就不大了,她心里多少沉静了些。
  “轻些,再轻些。”卢松涛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尽管有了数次手术的经验,但他还是害怕会出什么差错。他细致地下刀,简直就像对待一件精致的艺术品,生怕不慎就弄坏了。
  “卢大夫,您尽管来吧。我不怕!”已经忍了这么长时间腹痛的睿涵真的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了。
  终于,孩子哇哇地哭了起来。
  “生了,睿涵,你终于把孩子生下来啦!真的是个男孩儿!”刘桂兰怀抱着那个浑身还有鲜血的婴儿,喜极而泣。
  真的吗?那个在自己肚子里蛰伏了几个多月的小家伙终于肯出来了吗?喜悦荡漾在睿涵的xiōng间,“干妈,让我看看他!”她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强撑着坐起身来。
  “你看,多漂亮的孩子!”刘桂兰把孩子抱到了睿涵面前。
  尽管这个孩子还紧紧闭着眼睛,小嘴上下开合使劲儿地哭着,但从他端正的五官看,注定他将来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绝对不会比他的父亲逊色。而他的父亲便是欧阳桦烨。哦,桦烨,从此以后,我们两个就再无瓜葛了吗?泪水情不自禁地润湿了她的眼睫。
  “到底生出来没有!”忽然,一个冷厉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刘桂兰身体猛然抽紧,随手拿起一床软被给睿涵盖上。而卢松涛也赶忙在一旁用注射器吸着一种药水。
  “哦,原来的生下来了。赶紧把孩子给我!”进来的是赵永利,他阴冷的目光打量着睿涵和刘桂兰手里的孩子。
  “有点困难,我刚才做了一个侧切手术。”卢松涛快步走过来挡住了他的视线。
  “好,你记住我们太太嘱咐你的话就成!”赵永利不屑地一把推开他,直奔刘桂兰手里的孩子。
  “慢!不要过来!”刘桂兰忽然紧紧地抱住孩子,身形往后一退,“想要孩子也可以,你一定要保证睿涵的安全!”
  “嗨,我说刘嫂,难不成你吃错药了吗?怎么帮起这个小贱人来了?我警告你,别给我耍花样,要不然,我让你陪着这个小贱人一起殉葬。”赵永利没想到刘桂兰竟敢公然叫板,他瞪大了眼睛,却不敢轻举妄动,唯恐伤了那孩子。
  “丧尽天良的是你们,让睿涵给你们生下孩子,到头来却还想要她的命!”刘桂兰又往后退了一步。
  “你这个死老婆子,真是活腻味了!”赵永利心里着急,知道若是再晚了,冯莎莎那边就有可能穿帮。他往前一扑,却又被刘桂兰灵巧地闪身躲开了。他忽地想起了什么,一把抓住身旁的卢松涛,怒声道:“你是死人吗?我们太太怎么警告你的,还不快来帮忙?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卢松涛被他抓得险些摔倒,他稳住身形,也稳了稳情绪,说道:“就是你们太太让我打的那种针剂。”
  “那还不赶紧给她注射?哼!刘桂兰,你这死老太婆,你不给我孩子,那我现在就让睿涵死。咱看看谁更厉害!”
  “不要!”刘桂兰哀哀地喊了一声。而赵永利趁她分神儿的当口一把就夺过了孩子。随即疯狂地对刘桂兰拳打脚踢起来。
  刘桂兰被打得满地打滚儿,但她却咬牙喊道:“睿涵,别管我!你快逃!”
  “干妈!”睿涵痛彻心扉地叫了一声,想站起身来,然而双腿却如棉花般绵软无力。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