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 不许你见他(一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清晨。两只小鸟在窗台上鸣叫玩耍。吵醒了睡梦中的睿涵。卢松涛的药还是挺有效的。睿涵难得一个好睡。伤口处涂了他给的药。也轻松了很多。
  坐起身來。睿涵望着窗台上那两只可爱漂亮的小鸟。不禁入神。如果她也能做一只无忧无虑的小鸟。振翅在空中遨游该多好啊。至少还可以找到知心的伙伴。而她呢。妈妈失踪。学长重病。身边连一个知心朋友都沒有。
  她微微前倾着身子。想看得更清楚一些。谁料。小鸟似乎听到了动静。受了惊吓。展翅飞走了。她怅然地叹了一口气。收回目光。懒懒地又躺了下來。
  片刻之后。她想起來曾和宋立文约好了去看兰明轩。于是赶忙起身洗漱。
  一切收拾妥当。她锁好门。朝公交车站走去。和宋立文约好了八点钟在医院大门口见面。
  今天的阳光各位明媚。春光无限好。这也使得她的心情略微轻松了一些。
  乘车很顺利地來到了第一医院。睿涵远远地已经看到宋立文等在门口。快走了几步。來到宋立文面前。轻声招呼了一句:“宋学长。久等啦。”
  宋立文定睛看她。看她气色见好。心情一松。笑着说:“沒有。我也是刚來一会儿。怕你找不到这儿。正想着是不是该去迎你一下。”
  “不用。我哪有这么笨。”睿涵轻浅一笑。
  “还沒吃早餐吧。我记得你好像爱吃吉士汉堡。我给你买了一个。赶紧趁热吃吧。”宋立文踌躇了一下。递给她一个汉堡。
  “不。谢谢。我吃过了。”睿涵沒有接他递过來的汉堡。“我们进去看学长吧。”
  “睿涵……还是等一下吧。”宋立文连忙叫住了她。
  “怎么。现在这个时间了还不能探望吗。”睿涵回过头。从宋立文的眼中隐隐读出了什么。
  “明轩的妈妈刚进去了。我觉得……”宋立文艰难地搜寻着措辞。不知该如何对睿涵解释。
  “是伯母來了。她应该不想看见我。毕竟是因为我才给他带來这么多的麻烦的。我们就等一会再进去吧。”睿涵喃喃说了一句。低垂下头。浓密的睫毛微微翕动着。
  “不不。睿涵你别多想。伯母她不会嫌弃你的。只是蒋黎黎也跟着一起进去了……”睿涵那落寞的样子让宋立文很不好受。他本來想劝解她。可是话说得多了。反而适得其反。
  “学长。不必担心。我明白。我都懂。”抬起头。睿涵成功逼回了即将涌流的泪水。
  “呵呵。那我们去那边坐一下呗。睿涵。你就把这个汉堡吃了吧。你看你这么瘦。应该多吃点儿。”宋立文憨憨地笑着。一指前面不远的木椅。
  “好吧。谢谢你。宋学长。”睿涵缓步走到那张椅子上坐了下來。
  宋立文又把汉堡递了过來。他很想说。睿涵。你不要伤心。其实你的身旁还有我。我会帮助你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睿涵不忍拂逆他的一番好意。接过汉堡轻轻咬了一口。虽然味如嚼蜡。但还是微笑着说:“谢谢学长。挺好吃的。”
  就在睿涵一个汉堡还沒有吃完之际。两个女人气势汹汹地走了过來。为首的一个四十多岁。端庄文雅的妇女。生硬地说道:“林睿涵。你又來干什么。”
  睿涵一愣。险些被口里沒有咽下去的汉堡噎到。她快速地咽下去。轻喘了一口气。礼貌地对面前的妇女说道:“伯母。学长帮了我很大的忙。我只是想來看望他一下。”
  面前的妇女正是兰明轩的妈妈杜欣荣。她拖长了声音。狠厉地瞪着睿涵说道:“不必了。我不知道林小姐你使了什么手段。让我们家明轩为你神魂颠倒的。你带给他不止一次的厄运。明轩是一个多么乖巧的孩子。他竟然为了你向我们说谎。找他爸爸要了五十万。”
  什么。学长竟然朝家里要了五十万。睿涵彻底地被这句话惊到了。她张大眼睛。有点委屈地望着杜欣荣。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明轩真是瞎了眼。怎么会教上你这样的朋友。”杜欣荣看到睿涵一脸无辜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來。
  “伯母。您不要理她。跟她这种人生气太不值得。”蒋黎黎洋洋得意地瞪着睿涵。添油加醋地说道。
  “伯母……我……”睿涵想为自己辩解几句。但想到眼前这形势。似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不要叫我伯母。我可担不起。我只求你一件事。以后离我们家明轩远远的。我就阿弥陀佛了。哼。”杜欣荣冷冷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刚走了两步。又折回來。怒声道:“我警告你。林睿涵。你若是再來招惹明轩。就别怪我不客气。虽然我们家沒什么大势力。但是整治一下你这个小丫头还是绰绰有余的。”
  “小心点吧。小贱人。”蒋黎黎不忘了最后趁火打劫地丢下这么一句。
  “蒋黎黎。”一旁的宋立文实在看不过去。他生气地要抓住蒋黎黎理论。却被睿涵一把拉住了。
  “宋学长。还是不要多事了。”睿涵拉住宋立文的胳膊。隐忍地说道。
  “睿涵。蒋黎黎她也太欺负人了。伯母肯定是误会你了。你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你。你不要太伤心。”宋立文一口气地说出了这些话。也不知道能不能安慰到睿涵。
  睿涵摇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伯母至少有一件事说对了。我的确是一个不祥的人。只能带给周围人不尽的痛苦。”
  “睿涵。你怎能这么说呢。”她这样卑微地说着。如同一记鞭子狠狠地抽打在宋立文的心上。
  “学长。你不用安慰我。我沒事。本來今天我來看明轩也不能带给他什么。我要走了。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他了。”说完这番话。睿涵黯然转身。
  宋立文很想追过去。问她去哪里。劝她回到学校去。可是她瘦弱的身影迈出的步伐又是无比坚定。他犹豫了一下。到底沒有追过去。只是呆呆望着她的身影渐行渐远。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