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回 冯莎莎的托辞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桦烨就这样在书房看了会儿文案。觉得困倦了就到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儿。清晨。管家张芳轻轻敲响了门。
  “欧阳先生。已经七点钟了。你要不要起身。”张芳试探地问道。
  想起今天还有一个会议。桦烨连忙坐起來。对着门外说道:“好。我这就起身。你给我准备早餐吧。”说完。桦烨便起身走了出來。
  张芳已经下楼准备早餐了。本來想让佣人到卧室里给自己拿换洗的衣服。但转而一想。昨天晚上对冯莎莎似乎过分了些。好歹她也是孩子的母亲。于是他决定回到卧室去。
  桦烨轻轻推开卧室的门。看到冯莎莎还躺在床上。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卫生间洗漱。刚走出门。霍然发现冯莎莎赤着脚。眼泪汪汪地看着他。
  “烨。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生完孩子你就嫌弃我了。”
  “莎莎。你这是干什么。你还沒有出月子。你这么打赤脚不是要生病吗。”桦烨连忙见她抱起來。走到床边。
  享受着他温暖的怀抱。冯莎莎的心定了几分。同时又深深的可怜自己。她冯莎莎竟然沦落到要用自虐的方式來祈求这个男人的怜爱吗。
  放下冯莎莎。为她盖严了被子。桦烨温柔地说道:“莎莎。昨天晚上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吧。我也是心疼孩子。那么小的婴儿沒有母rǔ吃。真的挺可怜的。医生都说了。母rǔ喂养是最科学的喂养方式。”
  “烨。是我对不起你。身子不中用。就是下不了奶水。”冯莎莎抽了抽鼻子。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來一套说辞。
  “莎莎。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怕身材走样才不肯喂孩子的吗。”
  “不是呀。是医生说我的身体不好。所以才不能下奶水的。就是下了奶水。也沒什么营养。孩子也吃不饱。”冯莎莎委屈地说着。她觉得昨天晚上的自己很不理智。要想让这个男人对自己好。到底离不开骗。她不是已经骗了他一次吗。为什么不坚持骗下去呢。
  “哦。莎莎。我太可恶了。竟然这样冤枉你。”心头盛满了内疚。桦烨将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这也都怪我。年轻的时候只知道爱俏。冬天总是不穿棉衣。弄得身子寒凉。不好有奶。”冯莎莎继续说着。谎言得逞让她很开心。
  “知道自己的症结就不怕了。莎莎。你还年轻。一定能治好。要不然。咱们去看看中医。汤药对女人调养身体很有用的。等下班了。我陪你一起去看中医好吗。”桦烨怜爱地轻轻拭去冯莎莎脸上的泪痕。
  “不用了。你这么忙。好不容易下班了。还陪我去医院多沒趣。我一会儿让妈妈陪我去看就可以了。妈妈认识一位很厉害的中医的。”冯莎莎心底清楚。绝不能在桦烨面前露出半点马脚。中医一号脉。可就知道她是否生产过。
  “那样也好。就劳烦岳母大人了。”桦烨也沒再要求。“时间还早。你再睡一会儿吧。”
  “好吧。记得早餐吃饱。下午我去公司找你。”冯莎莎恋恋不舍地在桦烨额头亲了一口。
  下楼草草吃过早餐。桦烨驱车赶往公司。虽然冯莎莎一直要给他配一个司机。但是桦烨还是习惯自己开车。
  想來。向荣已经昏迷了快一年了。无论多忙。桦烨每个月至少也要抽出一两次时间去看他。他的病情还比较稳定。沒有恶化的想象。只是也沒有恢复知觉的迹象。桦烨嘱咐医院的看护人员。一定要给他最好的照顾。向荣跟随他多年。几乎形影不离。他家里也沒有什么亲人了。父母早亡。膝下无儿无女。唯一的妻子也在前年因病去世了。他的身世说來也很可怜。如今偏偏又碰到了这样的事。
  一路这样想着。桦烨将车开到了公司。门卫打开大门。他将车开了进去。走进办公室。李潇潇殷勤地走了过來:“董事长早。您吃过早餐了吗。”
  “我吃过了。你给我倒杯咖啡。替我通知各部门的经理。九点钟准时开会。”
  “好的。”李潇潇恭敬地答话。替桦烨打开里屋的门。随后转身走到茶水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