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回 冯莎莎吃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下午两点钟左右。冯莎莎來到了桦烨的公司。事前。她给李潇潇打了电话。可是却沒人接。她又生气又纳闷。于是就吩咐赵永利快速开车载她來这里。
  自认为将睿涵的事情处理完结后。赵永利继续跟随在冯莎莎身边。这也是李金梅的特别嘱咐。赵永利老谋深算。办事狠辣利落。有他在冯莎莎身边。李金梅自然很是放心。
  走进桦烨的办公室。并沒有看到李潇潇的身影。杜新军从桌案后面站起身走了过來。不卑不亢地说道:“太太您來了。有什么事吗。”
  冯莎莎一愣。不高兴地问道:“桦烨去哪了。”
  “董事长去和客户吃饭了。”杜新军几乎想也未想就做出了回答。他都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在冯莎莎面前如此地替董事长掩饰。但直觉告诉他。他这样做绝对是对董事长有好处的。
  “和哪个客户。”冯莎莎越发地不高兴。扭着腰肢在沙发椅上坐了下來。
  “这个我也不清楚。董事长并沒有交代。”杜新军缓缓走回自己的座椅。坐了下來。对于这个颐指气使的阔太太。他始终沒有好感。
  “原來的秘书李潇潇呢。”冯莎莎看到杜新军一副冷然的样子。一股怒火就直往上窜。但她想到了这里毕竟是桦烨的公司。便强压下怒火。尽量语气平和地问。
  “董事长已经把她辞退了。”杜新军已经开始整理电脑中的表格。
  “为什么。”冯莎莎的声音已经狠厉起來。
  “这个我不清楚。”杜新军漫不经心地回答。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董事长的太太吗。你怎敢对我如此傲慢无礼。”冯莎莎再也抑制不住。站起身快步走到杜新军面前。手指着他的鼻子。
  “太太。傲慢无礼的不是我。而是你。”杜新军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说。
  “你……你竟敢……”冯莎莎向來刁蛮任性。除了在桦烨面前显露出少有的温柔以外。她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气。她被气得娇躯乱颤。扬起手來就要向杜新军挥去。
  “太太。请你自重。”杜新军这个自尊心如此强的人怎会忍受这个。他猛地站起身。用力抓住冯莎莎要打过來的巴掌。
  “你……放手……再不放手。我就让保安來抓你。”沒想到杜新军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冯莎莎被抓得吃痛。
  “你凭什么让保安來抓我。在这里要逞凶的是你。”杜新军丝毫不让。
  “我一定让桦烨辞退你。”冯莎莎气得满脸通红。但语气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很绝了。她已经略略感受到了杜新军的不好欺负。
  “哼哼。”杜新军冷笑了两声。“董事长太太。你并沒有这个权利。更何况我并沒有违反公司的任何规定。倒是你言语傲慢。毫不讲理。一句话不合就要出手打人。说句心里话。我真为董事长感到悲哀。他那么一个彬彬有礼的人。怎么会娶到你这么一位蛮不讲理的女人。”
  “你……你……”冯莎莎被气得气晕八素。再也说不出话來。
  杜新军轻蔑地丢开他的手。从桌上拿出一张纸巾。认真地擦了擦手。淡淡说道:“对不起董事长太太。如果您沒有什么事。就请离开吧。董事长交给我的工作我还沒有做完呢。”
  “哼。”冯莎莎揉着发痛的手腕。不甘心地朝外走去。
  对面的屋里坐着企划部的很多员工。刚才这边的大吵声已经传到了对面。好几个员工都翘脚往这边望着。看到冯莎莎怒气冲冲地走出來。都连忙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一切都看在了冯莎莎的眼里。这无异于火上浇油。她歇斯底里地大喊:“你们都给我滚。想看姑奶奶的笑话吗。”
  她这一声河东狮吼的确把大伙吓了一跳。然而刚才杜新军的话语如此振奋人心。谁又会买冯莎莎的账。杜新军说的很有理。他们赚得都是桦烨的钱。真的沒有必要受着泼妇的气。所以。他们都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依然自顾自地忙起來。
  碰了一鼻子灰的冯莎莎再也撑不住了。泪水顷刻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來。残存的理智告诉她。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这里的人都如此有骨气。再拖延下去。她不会得到半点便宜的。于是这位向來颐指气使的阔太太只好灰溜溜地逃了出去。她自然要去向她的老妈求救。
  看着冯莎莎仓皇而去的身影。大家终于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其实他们这些人都是有真才实学。靠自己的努力坐上了今天的位置。桦烨的善用人才更是让他们每个人在公司里都得以实现自己的价值。
  对于李潇潇先前对冯莎莎的溜须拍马。他们并非不清楚。不齿于这种行为的同时。本着不多事儿的原则才沒有揭穿她。今天董事长大发雷霆。辞退了李潇潇。这样的做法简直是大块人心。所以。他们怎么会屈于冯莎莎色厉内荏的大喊大叫呢。
  杜新军听到大伙的笑声。也忍不住附和着笑了起來。笑过之后。他心里不禁深深地为董事长感到悲哀:董事长如此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人为什么就娶了这样一位太太呢。看來有钱人往往活得更不自由呀。想到这里。他又为自己感到庆幸。他虽然沒拥有亿万家资。但是在选择自己终身幸福这件事上却可以完全拥有主动权。
  “小姐。您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赵永利看到眼圈红红的冯莎莎忍不住心疼地问。
  “问什么问。快点儿开车送我去找妈妈。”冯莎莎正一肚子火沒地方撒。朝着赵永利喝问了一句。拉开车门就跳了上去。
  赵永利无奈啊地摇摇头。跟随李金梅这么多年。他对李金梅的那种感情已经不是单纯的主仆之情。更何况李金梅还救过他的命。所以只要是李金梅吩咐下的事。就算上刀山下油锅。他也会在所不辞的。他更知道。李金梅最为珍爱的就是这个女儿。她的幸福就是李金梅的幸福。所以。他來到冯莎莎的身边。就要竭尽所能让冯莎莎高兴。就算她呵斥他。他也毫无怨言。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