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我会去顶罪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赵永利轻叹了一口气发动了车子,朝冯宅驶去,
  路上,赵永利有些悲哀地想,也许李金梅原來所想象的只要让冯莎莎生下欧阳家的孩子,日后,她女儿就会永远拥有幸福的想法恐怕再难实现了,从这几日的观察,他已经感觉到桦烨对冯莎莎的有意疏远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苦笑了一下,怎么女人都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呢,一旦爱上了一个男人,就会飞蛾扑火般地义无反顾,李金梅是如此,冯莎莎更是如此,到底冯新德和欧阳桦烨有怎样的魔力呢,
  当事者迷,旁观者清,其实,赵永利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李金梅已经成为他生命中除了妻子以外更为重要的一个女人,要不然他何苦这般地为她卖命呢,就算李金梅永远不曾了解,他也照样会这么做,
  “妈妈,妈妈,”汽车刚驶进冯宅的大门,冯莎莎便哭着往楼上跑去,
  冯宅的用人都对这个司空见惯,于是纷纷立正让路,管家谦恭地提醒道:“小姐,太太正在二楼的小偏厅看电视呢,”
  李金梅已经听到了女儿的喊声,知道情况不妙,但电视里正在播放一则很重要的新闻,她的眼光分秒也不曾离开电视屏幕,
  “妈,,”冯莎莎推开偏厅的门,撇着嘴刚要哭出來,却猛听李金梅紧张地唤了一声:“莎莎,快看电视,”
  从母亲紧张的口气里猜出了事情的严重性,冯莎莎也把目光投向了电视屏幕,
  电视正在播报的是刘桂兰尸体被发现的新闻,这次的报道已经有所改变,女主播流利地说道:“日前在西郊小树林发现的一具女尸,已经有一名年轻女子认领,她说死者是她的义母,这背后还牵扯着一件巨大的案件,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
  “妈妈,难道是睿涵那个小贱人沒有死,”冯莎莎还带着泪痕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莎莎,小点声,快去把门关严,”李金梅连忙提醒女儿,
  冯莎莎连忙关紧房门,回过头,苦着脸看着母亲,
  冯莎莎蹙紧眉头,她也沒想到事情竟然会出现如此戏剧性的变化,
  “李川那个小子真是靠不住,真该让他去死,”冯莎莎咬牙切齿地说道,
  “现在也不是惩罚他的时候,我们要马上想想对策,一定是那个卢医生帮了她的忙,要不然她不可能逃脱,唉,,发现卢医生失踪的时候,我就应该提起主意,结果疏忽了,现在落于被动,为今之计要先弄清楚,那个小贱人在哪里,她到底都和警方说了什么,”李金梅揉着太阳穴说道,
  “哼,那个小贱人也只能凭一张嘴去说,并沒有什么有力的证据,我谅警方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冯莎莎慢慢恢复了冷静,她劝慰母亲道,
  “莎莎,你说得很对,你去把赵永利叫进來,”李金梅思忖片刻有了主意,
  “太太,我來了,”不多时,赵永利谦恭地站在李金梅的面前,
  “莎莎,你先去客厅看会儿电视,我和老赵有事情要谈,”李金梅朝着冯莎莎说道,
  “有什么事,我还不能听吗,”冯莎莎有点不满地撅起嘴來,
  “莎莎,听话,快去,”李金梅虽然依然是和缓的语气,但面容却严肃了起來,
  “好吧,”冯莎莎只好嘟囔着走了出去,
  冯莎莎出去后过了一会儿,李金梅疲累地揉着太阳穴,哀哀地叹了一口气:“难呀,难,”
  “小姐,您别这样,有天大的难事儿,我赵永利也是会帮您分担的,”赵永利连忙搀扶住李金梅,语气中满是心疼,在沒有旁人的时候,他还是更喜欢称呼李金梅为小姐,仿佛这样,就又能回到他们当初还是豆蔻年华的时候,
  那时候李金梅是老大的千金小姐,养尊处优,出门前呼后拥,而他就是她身旁最为得力的手下,李金梅有什么事情都跟他商量,有什么紧要的事情都劳他去办,他深为此而感到自豪,
  但他却深深的又自知之明,知道凭身份和相貌他万万也配不上这位大小姐,更何况,他在老家已经有了妻子,妻子温良贤惠,替他在家尽了孝道,虽不曾为他生下一男半女,但看在她为他尽孝道的份上,他对她的妻子也颇为怜爱,这也是后來,妻子病逝后,他不曾再娶的主要原因,
  “老赵,这么多年了,我知道你对我的那份心,可是我注定要辜负你了,”李金梅猛地握住了赵永利的手,眼泪汪汪地说,
  “小姐,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对我有救命之恩,老爷子有对我有再造之德,今生今世我都还不完你们对我的这份恩情,如今,干吗还要说这样的话呢,有什么事,您就只管吩咐就是了,我这条命就是你们母女的,”赵永利一边怜惜地替李金梅擦着眼泪,一边言之凿凿地说着,
  李金梅的心里涌过一阵温暖和歉疚,这么多年了,就算她对赵永利有过救命之恩,可他一直这么为自己马首是瞻,怎么说也该还清了,她本想等女儿嫁得如意郎君,自己也可以慢慢退出黑道生意,到时候就赏给赵永利一大笔钱让他去颐养天年,可是想不到,事情又演变成这种地步,
  虽然心里也有对赵永利的不舍,但在女儿和他面前,她当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他而成就女儿的幸福,
  “都怨那个该死的李川,办事这么不干净,现在让那帮子警察找到了刘桂兰的尸体,林睿涵那个小贱人也还活着,我怕警察会顺藤mō瓜mō到莎莎那里,与其是她,还不如我提她顶罪,”李金梅红着眼圈一字一句地说着,
  “小姐,其实那天处置那个丫头的事,我也有责任,我只顾着快把婴儿送回到莎莎身边,您只管放心,一切罪责自有我去顶,本來莎莎和您也并沒有参与多少,”赵永利信誓旦旦地说着,
  李金梅听罢,欣慰的同时愧疚不已,她不由深深地给赵永利鞠了一躬道:“老赵,你对我们母女的恩情真是比山高呀,”
  “小姐,你快别这样,你这不是折煞我了吗,只要看着你和莎莎平安,我就是死也瞑目了,”赵永利连忙扶起李金梅,泪水也浸湿了眼眶,
  “老赵你放心,就算警察抓了你,我也会给你找最好的律师帮你打官司,”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