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桦烨来访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杜欣荣知道兰广北的秘密后,简直气疯了,真想抓住他们大闹一场,可她是个很理智的女人,冷静下來想一想,兰广北这些年也算对他们母子不薄,谁不想要自己的亲生儿子呢,若真是撕破了脸,兰广北很有可能一气之下跟他离婚,到时候分给她的只有在锦城的那个效益不佳的厂子,其他的资金他都已经转移到别处去了,若是还能维持表明上的夫妻名义,那么至少兰广北回到锦城的时候,还会跟她夫妻相称,于是她沒有大吵大闹,而是静静地离开了那座城市,沒想到一回來,就碰到了儿子出车祸的大事,
  她也给兰广北打过电话,可他刚出生的儿子状态也不太好,他自然全心全意地守在那边,只给她寄过來几万块钱,而兰明轩要想出国治病,沒有百八十万的根本就不够,这么一笔巨款,她料定他是绝对不会出的,沒想到,儿子何其有幸碰到了蒋黎黎这个痴情的女孩,她竟甘愿在明轩最困难的时候嫁给他,还要资助他去看病,这怎能不让她感动万分呢,若不是怕折杀了蒋黎黎,她是真想给她下跪呀,
  “渴,好渴,你们怎么还不给我水喝,”兰明轩烦躁地敲着床头柜,二人这才反应过來,快速奔到床边,
  “儿呀,妈妈这就给你弄水喝,”杜欣荣连忙抓起桌上的暖水瓶,却发现已经空了,
  “伯母,我去打水吧,您看,明轩还是很有希望的,他这不是比刚才说得话多了,”蒋黎黎笑盈盈地抓起暖瓶去打水,她的心中充满了希望,看这情形,兰明轩治好只是早晚的事,花上几十万从而让他们母女终生都对她感恩戴德,还真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更何况,和兰明轩生米煮成熟饭,她就不怕日后这个男人能不全心全意地对她好,而且,好歹兰明轩家也有一个工厂,日后结婚后,想法让爸爸帮帮忙,注入点资金入股,也不愁厂子不赚钱,所以,怎么算自己这笔都是一个效益不错的投资,想到这里,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请问,兰明轩的病房在哪间,”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正在住院值班室打听事情,
  “就在318房间,我领您去吧,”护士望着这英俊逼人的帅哥,忍不住就大献殷勤,
  來人正是桦烨,他礼貌地摆摆手,道:“不用劳烦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桦烨迈着修长的腿出了门,转头走向通往三楼的楼梯,
  龙子维经过一番调查,得知兰明轩并沒有和林睿涵一起离开锦城,而那个消息,是有人恶意制造的假象,似乎在特意蒙蔽什么事情,
  桦烨听到这个消息万分焦急,如果这么说的话,睿涵的莫名失踪岂不是有了危险,他整夜未眠,催着龙子维继续搜索消息,终于得知兰明轩正住在这家医院,于是就匆忙赶过來了,
  蒋黎黎打完水后往回走,一眼看到桦烨高大健硕的背影,那个人的背影怎么这么熟悉呢,难道是……
  “欧阳桦烨,”蒋黎黎的脑海中忽然迸出了这几个字,他來干什么,她立刻警觉了起來,反正是沒好事,她提着暖瓶快速地跑进房间,欧阳桦烨已经走进病房,正逢杜欣荣不小心把调羹掉在了地上,她的腰部有顽疾,正在费力地去捡,桦烨连忙帮她拾起來,并一手搀扶住他,使她得以借力站直身子,
  “谢谢这位先生,请问你是……”杜欣荣客气地朝他笑了笑,
  “您是兰明轩的母亲吧,我是他的朋友,我叫欧阳桦烨,來看看他,”桦烨礼貌地笑着,
  “欧阳桦烨,”杜欣荣琢磨着这几个熟悉的名字,总觉得是在哪里听到过,忽然她想起來了,欧阳桦烨正是圣天集团的少董事,圣天集团不仅在锦城独占鳌头,而且在全国都很有名,儿子向來对商业不敏感,怎么会认识这样的朋友,想到这里,她微微严肃了面容,说道:“对不起,欧阳先生,我儿子的朋友我都认识,他应该沒有您这样的朋友,”
  她的话让桦烨有了片刻的尴尬,他犹豫了一下,说道:“伯母,我的确是明轩的朋友,可能是他沒有对您提起我,”
  “你在胡说,”蒋黎黎快步走进來,放下暖瓶,气哼哼地说着,
  桦烨转脸看着这个非常不友善的女子,在记忆里搜索了一番,依稀记得这个女子好像是兰明轩的同学,应该在那次听周笠通讲座的时候见过面,
  “既然黎黎这么说了,那这位先生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请便吧,”杜欣荣现在自然对蒋黎黎深信不疑,她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桦烨向來养尊处优,在他的记忆里,还从未受过如此让人难堪的待遇,他轻轻抿了抿好看的嘴唇,总之不能问到睿涵的消息,他是不会这么走的,他优雅地笑了笑,说道:“伯母,恐怕您是有什么误会了,我和明轩的确是很好的朋友,我知道他病了,很担心,所以來看看他,还想问问您还是否需要什么帮助,我可以义无反顾地帮助您,”
  桦烨说得异常诚恳,而他的话对于杜欣荣來讲无疑是雪中送炭,虽然蒋黎黎已经答应会出钱给桦烨治病,但她毕竟还要通过她的父母同意,而眼前这位财大气粗的董事长如此表示,她真的应该好好把握这送上门來的财神才是,总而言之,谁能帮助他的儿子,她就会对谁千恩万谢,
  于是,杜欣荣迅速在脸上变出一个和蔼的笑容,说道:“哟,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欧阳先生,这年纪大了记性就是不好了,我现在想起來,明轩好像跟我提起过您,來,快请坐,”她客气地把桦烨往室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让,
  “伯母,您太客气了,”桦烨往床上瞥了一眼,他看到了表情呆滞的兰明轩,心里不由一沉,看來他的确病得非常重,也不知道神智是否恢复了,
  “欧阳先生,您快坐呀,”杜欣荣说着,已经给桦烨倒上了一杯热茶,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