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回 一场噩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龙子维想到这,便拿起桦烨的衣服准备让佣人帮着洗一下,这时,桦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來,望了卫生间一眼,里面传过來哗哗的水声,显然桦烨已经在洗澡了,他便掏出了手机,看到屏幕上跳动的是冯莎莎的号码,
  开始他本來不想接,但转而一想,若是不接,那个冯莎莎胡乱猜疑,反而让桦烨回去不好过,于是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桦烨,你在哪里,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怎么还不回家,你难道把家当成了旅馆,你可太沒有良心了,我刚刚为你生下孩子,你怎能就这样对我,”还未等龙子维答音儿,冯莎莎就连珠炮似的一统数落,
  龙子维心下一阵儿明了,怪不得桦烨不愿意回家去呢,守着这样一个让人心烦不已的老婆,谁又愿意回去呢,
  “嫂子,我不是桦烨,我是龙子维,”不管怎么样,也都得帮着桦烨解围,龙子维只有强耐着性子温声问道,
  “龙子维,怎么会是你,桦烨在哪呢,”冯莎莎的声音听起來极端地不友善,
  “嗯,嫂子,桦烨他陪客户喝酒喝得多了,开不了车,又怕你担心,于是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他,幸亏我去了,那个客户真把他灌得够呛,我就开车把他接到我家里,我……”
  还未等龙子维说完,冯莎莎就不满地咕哝道:“你为什么不把他送回家里,接到你们家算是怎么档子事,”
  果然是个刁钻的妇人,难怪桦烨不想回家,无奈之下,龙子维只好再一次耐着性子解释道:“嫂子,你别着急,本來我是想送他回家的,可桦烨说,早上你们为了孩子的事又吵了一架,现在看他这么酩酊大醉的回去,肯定会更不高兴,少不得又是一顿好吵,他也是怕你生气,就让我带到來我们家,等明早酒醒了,就接你去吃早餐,然后再向你赔罪,”
  为了冯莎莎的一团怒火不要再熊熊地燃烧,龙子维只得这么自作主张地替桦烨说,
  “是这样呀,那好吧,子维那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桦烨,谢谢你啦,对了,你告诉桦烨,明早七点我就会在家等着他,让他一定早早來接我,再见,”冯莎莎的语气终于放平和了,
  “好好好,沒问題,我一定提醒他,早早去接你,”终于应付完了冯莎莎,龙子维不由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这才走出门去把衣服交给了佣人,并吩咐干洗除味儿,并给桦烨端來一杯热牛奶,
  做完这一切,他走回房间,拿起桌上的报纸看起來,他无意间看到了一则寻人启事,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在报纸上登一则寻人启事呢,
  桦烨洗完澡走了出來,“子维,你的大浴盆还真舒服,你小心我在这里乐不思蜀哟,”
  “只怕你不思蜀是不行的,刚才冯莎莎打过电话來了,”
  “什么,莎莎打电话來了,”桦烨的脸不自禁地沉了下來,
  “你不要担心,我已经帮你把她瞒过去了,她不会再來找你麻烦了,你快些睡吧,不过,我想着你们怎么也是夫妻,就这么僵着也不是事,我替你做了一个决定,让你明天一早和她一起用早饭,”龙子维慢慢说道,
  “还要和她用早饭,”方才桦烨心底本存着一丝歉疚可这会儿听说又要见到她,又不开心起來,
  “是呀,怎么说,你们现在还是合法的夫妻呢,也不好闹得太僵,你先稳稳她也是好的,”龙子维又走上前轻轻拍着桦烨的肩膀,
  有感于挚友的良苦用心,桦烨用力握住了他的手,使劲儿点点头,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记住,明儿一早,和冯莎莎一起用早餐,心绪放平和些,很多的问題就都能迎刃而解了,睿涵的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找到她的,”龙子维再一次安慰他,
  “谢谢你,子维,”
  “和我还说这么客套的话干吗,倒显得生分了,”龙子维笑着抱了桦烨一下,便走出房去,
  桦烨拿着毛巾擦拭了一下湿湿的头发,忽觉得身上乏累得很,便上了床躺下睡了,恍惚间,他又闻到了那股清新的味道,那熟悉的香味就是睿涵身上的女儿香,
  伴着这甜美的女儿香,桦烨逐渐进入梦乡,梦中仿佛又回到了镜湖西餐厅,他和睿涵一起坐在摇椅上欣赏着楼下的风景,忽然,冯莎莎闯了过來,她怒气冲冲地上來对着睿涵就是一个耳光,还怒骂道:“你这个死贱人,竟然來勾引我的老公,你真是罪该万死,”
  梦境中,桦烨连忙站起身护住睿涵,挡住來势汹汹的冯莎莎,
  冯莎莎见状更加发飙,她如同一个泼妇一边狠狠地捶打着桦烨,嘴里还大骂着:“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们两个结婚才多长时间,我刚为你生下孩子不久,你怎么就背着我找狐狸精,枉你们欧阳家族事业危难之时,我爸爸义无反顾地帮助你,你这个白眼狼,你对得起我吗,”
  “莎莎,我和睿涵是清白的,我们什么也沒有做,你不要这么咄咄逼人好不好,”慌乱中,桦烨不知该怎么解释,
  “桦烨,你背着我做出了这等苟且之事,现在还反说我咄咄逼人,简直是沒有天理了,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是嫌我碍眼了,那我就成全你们,”冯莎莎怒冲冲地说完,就直奔阳台边上,一头就栽了下去,
  “莎莎,莎莎,”桦烨吓得大惊失色,要紧奔到阳台边,却看见一地的鲜血分外地狰狞,
  “莎莎,”桦烨惊得一身冷汗,坐起身來,方知这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不由一阵唏嘘,虽说是梦,但现在回忆起來却是那般的真切,这使得他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
  “难道是我太对不起莎莎了,”桦烨扪心自问,因而也再无睡意,站起身來,踱到窗边,看着静静的街道,刚才与龙子维对话时,沉浸在对睿涵的浓浓想念里,但因为刚才那个噩梦,使得他现在冷静下來,“睿涵若是找到你,我又将该拿你怎么办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