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回 把他当成幸福的砝码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桦烨走到楼下。管家客气地朝他鞠躬问道:“欧阳少爷。昨晚在这儿住得可还习惯。”
  桦烨感激地点点头。说道:“多谢了。昨晚睡得挺好的。打扰了。不知我的车停在什么地方。”
  “哦。停在那边的车库里。我这就让人给您开过來。您稍等一会儿。”
  “好的。麻烦了。”桦烨也知道他是龙子维家多年的总管。所以对他说话分外客气了些。
  “欧阳少爷。怎么走得这么早。不吃完早饭再走。”
  “不了。昨晚就沒有回去陪太太。今天一早还不赶紧回去向她认错。只有这样夫妻之间才会和睦。”桦烨尽量说得云淡风轻。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有多痛。从做完那个恶梦。他就下了决心。不要再在这段无果的感情里纠缠。深陷下去。只有会伤害更多的人。
  而对于睿涵。他如何能放得下。不。不能放下也必须放下。他的责任只是让睿涵的才华不被埋沒。在实现她自我价值的同时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忘了他这个人。永永远远地忘掉。尽管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把她忘掉了。但他还是希望睿涵能永远地把自己忘掉。
  他更知道昨晚自己的那番叙说定是深深打动了龙子维。当时只是他自己的情非得已。但现在想來或许可以促成一段好事也不一定呢。
  “还是欧阳少爷成了家的人好呀。冷暖饥饱自有人发自肺腑的关心。不像我们家少爷。”老管家在龙府待了多年。是看着子维长大的。从某种角度上说。他更像一个疼爱龙子维的长辈。
  “老管家。您就放心吧。子维这么优秀。一定会早日找到心仪的伴侣的。”
  “那感情好。可就借您的吉言了。哟。您的车开过來了。欧阳少爷。您走好。”管家恭敬地为桦烨拉开了车门。
  桦烨走上车。笑着朝他摆摆手。随即发动了车子。朝龙府外开去。
  冯莎莎这一晚一直担心这桦烨能否如约在早上來接她去用早餐。所以辗转反侧一直也未得安眠。
  早上六点多钟。就被孩子的啼哭声吵醒。她刚要发作。猛地想起來母亲的叮咛。李金梅嘱咐她:“你现在的脾气也是越发暴躁了些。先前的温柔丢了大半了。你别忘了那个孩子可是你十月怀胎生下來的。你先前对孩子的厌弃还可以让人理解为你产后抑郁。可你若是长期下去。恐怕就让人起疑了。一个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疼爱的女人。有谁会喜欢呢。”
  想到这里。她耐住了性子。披上一件睡衣走下床來奔着隔壁的婴儿房走去。
  屋里沒有人。可能保姆去冲牛奶了。她坐在婴儿床旁边。看着这个粉嫩一团的小婴儿。孩子出生这么多日子了。可是名字还沒有正式取。本來她是想给取名字的。可桦烨坚持说要让他父亲给取。那老头病病歪歪地在美国治病。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名字取好。
  也许是哭累了的缘故。又或许是一时看到冯莎莎的笑脸觉得新鲜。那小小的婴儿竟然停止了哭声。挥舞着一双粉藕似的的小胳膊咿咿呀呀地对冯莎莎说话。
  他的眉眼是如此的像桦烨。冯莎莎一时开心。便抱起來孩子。
  谁知这小家伙便蠕动着在她的怀里寻起奶來。他弄得冯莎莎一阵痒痒。不禁咯咯地笑了起來。
  保姆这时冲了奶粉一步跨了进來。先前很害怕。以为孩子吵了冯莎莎。她少不得又要大发雷霆。但见冯莎莎笑着。一颗心也就落了肚。
  “宝宝。对不起啦。妈妈沒有奶水可以喂你啊。”冯莎莎依然笑语盈盈地逗弄着孩子。
  小婴儿找了许久也未见甘甜的奶水。小小地鼻子抽动着。粉嫩的小嘴一撇。又“哇哇”地哭了起來。
  他这一哭使得冯莎莎又被震怒了。那副委屈的表情简直像极了林睿涵那个小贱人。
  她刚要发作。幸亏保姆发现及时。两步上前就接过孩子。嘴里还不住地道歉道:“都是我不好。太太。又让孩子吵了您睡觉。”
  “你。”冯莎莎指着保姆刚想骂两句。但想到桦烨就要回來了。她便冷哼了一声走回卧房去。
  本想冲个澡再好好打扮一番。可是她一时心烦意乱。想來想去。只好又给李金梅打去电话。
  “宝贝儿。又怎么了。你不是说。今天一早桦烨会接你一起用早餐吗。你还不好好准备去。”最近李金梅处理了许多事情。再加上那几个警察天天來烦她。她实在有些吃不消。但在女儿面前。她却只能强打精神。竭尽所能让女儿开心。
  “妈妈。我知道你劝我的那些话都是对我极有利的。可是那个小家伙哭起來的样子像极了林睿涵那个小贱人。您让我怎能对她爱的起來呢。”
  “宝贝儿。你别担心。慢慢來。下次你试着在他喝饱吃足的情况下抱抱他。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你现在不跟他培养感情。等他长大了。于你是绝对沒有什么好处的。反之就不然了。将來就算桦烨对你有了二心。只要儿子的心在你身上。那么桦烨就算飞的再高。可拴着他的绳子也牢牢地攥在你的手心里。宝贝儿。听妈妈的准沒错。你别把他当成一个孩子。就把他当成你投资未來幸福的砝码。这样你就不会生气了。”李金梅的话真是苦口婆心。语重心长。
  她这一番话果然奏效。冯莎莎果然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她又问道:“妈妈。我让您阻拦桦烨给兰明轩那小子医药费的事怎么样了。”
  “这件事很有难度。桦烨给兰明轩母亲的那张支票有他的亲笔签名。而且桦烨还亲自致电给了银行。我们根本无法横加干涉。你不必太担心。那小子的病一时半会也治不好。与其明着与桦烨对着干。倒不如我派人到美国暗暗地对他们母子下手。”
  “好。多谢妈妈。”冯莎莎自是相信母亲的计策万无一失。她决定不再为这个事情操心。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