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回 不似当时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冯莎莎放下电话。一阵轻松。她有着一个多么好的妈妈呀。妈妈总是在她的身前背后为她打点好一切。为她扫清一切障碍。把幸福拱手送到她面前來。可她作为一个女儿又为妈妈做过什么呢。她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呢。
  想到这里。冯莎莎的心里盛满了愧疚。她觉得她也应该帮妈妈分担一下。要尽快找到林睿涵那个小贱人。杀她灭口。从此以后。她们母女才能高枕无忧。她想到王木森一直沒有消息。便想打个电话问一问。刚拿起手机。猛听得窗外传來一阵响亮的汽车鸣笛声。
  “是桦烨。沒错。就是他。”这两短三长富有节奏感的鸣笛声除了桦烨还能是谁呢。她欢喜得雀跃而起。奔到了阳台上。果然是桦烨开着他那辆黑色的宾利车驶近了大门。
  他果然如约回來了。冯莎莎简直喜得心花怒放。
  “哎呀。我这蓬头垢面的样子怎么见他呢。”冯莎莎一阵慌乱。赶忙逃也似的奔进了卫生间去梳洗了。
  “先生你回來了。”张芳为桦烨打开车门彬彬有礼地说道。
  “是呀。太太沒事儿吧。”桦烨刚才一进大门。就看到了冯莎莎在阳台上翘首以待的身影。他的心内不由微微一酸。自从认识莎莎以來。从谈恋爱到订婚。再到结婚。冯莎莎确实对自己百依百顺。甚至为给自己做饭还烫伤了自己。而对于她。他是不是给予太少的关怀了呢。
  尤其过分的是:在她刚刚生下孩子的这一个多月。他竟然满心想的都是睿涵。他真需要抽出时间。好好地陪一陪莎莎了。桦烨如此在心中叮嘱着自己。
  “太太沒事。挺好的。晚上吃过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就早早去睡了。对了。今天早晨。太太还逗小少爷玩呢。我就说嘛。母子情深。太太渐渐也从产后忧郁里解脱出來了。”张芳缓缓地说着。
  她也是欧阳府的老人。很希望看到桦烨和冯莎莎可以过得和和睦睦。她更加明白豪门富户的联姻都不是这么简单的。就算名存实亡。往往也要维系这一段婚姻。更何况桦烨的母亲段明珠曾多次嘱咐她。要尽力让她们过好。所以。桦烨一问。她便有了上面一番话。
  “张妈。我今天带太太出去吃饭。你叫厨房不必准备我的早餐了。”
  “是。先生。”张芳欣喜地应道。
  快步走到楼上。桦烨推开了卧室的房门。床上还散乱着冯莎莎盖过的被子。偌大的一张床。一床被子确实显得孤单了一些。
  他慢慢走到床边坐下來。轻轻抚mō着身旁的那床被子。一遍遍地在心里要求自己:桦烨。你一定要忘了睿涵。从今以后和冯莎莎好好的过日子。这就是你的命。你绝不可以再伤害莎莎了。你要是再任性。不仅会伤害莎莎。更会伤害自己的父母。伤害公司。而且也未必能令睿涵幸福。
  昨天与龙子维的那番叙说看來的确是件好事。若是子维对睿涵感兴趣的话。他一定会去找她的。兰明轩已经病了不能照顾睿涵了。子维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么。唔。沒问題。看他今天一早那兴奋的模样。他一定会去找的。若是他不找呢。嗯。他不找。我就想办法让他去找。去制造他和睿涵在一起的机会。
  只是桦烨他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前半分钟还想着要好好的对待冯莎莎。后半分钟便又间接地拐到了睿涵那里。
  “烨。你在想什么呢。”冯莎莎洗过澡。满身香气地靠在桦烨的身上。对于睿涵身上的女儿香。她一直在孜孜以求。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找到全国有名的香料师。经她描述了大概。那香料师终于模仿了香气的大概。制出了类似于睿涵身上女儿香的香水。她刚才沐浴后。就涂了一些在身上。
  果然。这清新却迷人的香气。被桦烨捕捉到了。他的精神也为之一振。一把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惊喜道:“莎莎。你身上的香气……”
  “我知道你喜欢这种香味。只可惜那天我用过一次。就用完了那个牌子的香水。后來也不巧。偏偏遍寻不着。但我心里记着你喜欢我身上的这种香气。所以就遍寻了全国的百货商场。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我寻到了。以后。我要天天涂抹这种香水。”说到这里。冯莎莎又抛了一个柔媚的媚眼道:“烨。只要是你喜欢的。就算再难。我也要想方设法地做到。”
  她的话说得这么恳切。恰如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拂过桦烨的心间。让他心意盎然。更有一股激情缓缓在他的心间升起。他忽然很渴望。很怀念。那次在酒店包房里与冯莎莎的一夜。
  “莎莎。我们……”桦烨柔柔地说着。
  “烨。我的身子已经好多了。我早就渴望你……”冯莎莎越发地媚眼如丝。早就迫不及待地褪去睡裙。里面是一件颇为性感的情趣内衣。
  “烨。快抱住我。我很冷。”冯莎莎娇滴滴地说着。整个人如一滩泥摊在了他的身上。
  被她的迷情所蛊惑着。桦烨情不自禁地抱起她來。将她缓缓地放在柔软的床上。以手轻轻拂过她的双臂。的确柔滑。仿佛掠过一块上等的丝绸。
  “烨。你好讨厌。太撩拨人了。哦。不。你快來。我受不了了。”冯莎莎难耐地低吟着。
  由着那一股激情。桦烨继续抚mō着她的肌肤。然而越往下mō。他的兴致就越发索然。
  为什么。为什么。本來在这么好的氛围下。怎么却全无那日在酒店里的感觉了呢。不对。这皮肤虽滑嫩。却全无当日的弹力质感。难道是她生产后皮肤就大不如从前吗。
  与冯莎莎成婚一个多月以來。桦烨与冯莎莎总共沒有几次夫妻之事。有过的几次。也是冯莎莎使了手段。因为桦烨认识睿涵以來。一直就对她性味索然。
  想到这里。桦烨忽然停住了动作。慢慢坐直了身子。
  “烨。你怎么了。”难耐的冯莎莎焦急地问道。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