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回 突然停电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电表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又断电了呢。”傍晚。睿涵在厨房里打算用电水壶做一壶开水。可是插上了电源才发现根本就沒有电。早晨发现电表已经坏过一次。白晓燕刚刚找人來修理好。谁知这一到傍晚又坏了。
  “姐姐。别着急。也许是昨天晚上沒有彻底修好吧。咱们再找个手艺好的师傅仔细给看看。”睿涵拿着一条毛巾。一边给白晓燕擦汗。一边安慰道。
  其实她们两个都不知道。这电表里的手脚就是穆二做的。王木森让他弄清楚为何睿涵的身旁跟着一个女警官。他想尽办法打听出个大概。似乎是白晓燕认了睿涵做干妹妹。以后的日子恐怕就要在这里长住了。另外一点。白晓燕也有充当睿涵保镖的意思。睿涵是一起杀人案的证人。
  获知这个消息后。穆二第一时间就通知了王木森。王木森觉得这个事情有点棘手了。他知道警方那边也在加紧调查着。若是等警方调查出个眉目。他就更不好再下手了。由此他也明白了睿涵对于冯莎莎母女的重要性。
  这么一來。他心里的小如意算盘便打开了。若是在她们母女这危急关头自己帮这么大忙。那以后的好处可真是大大的。虽然冯莎莎的垂青他自是不敢想。但大把的钞票流进口袋里也是一件大好事呀。
  思量再三。为以防夜长梦多。他决定先下手为强。一方面吩咐王木森想办法让白晓燕离开林睿涵。一方面做好了抓人的准备工作。
  “真是的。沒有电。什么都做不了。”白晓燕着急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
  “姐姐。要不然我们出去吃吧。”睿涵生怕白晓燕着急。便如此出主意。
  “不好。睿涵你现在还是少抛头露面好。要不这样吧。你在家里好好等着。我亲自去请个师傅來。免得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又敷衍了事。”白晓燕思忖了一下说道。
  昨天晚上刘云飞给她打來电话。说是睿涵那件案子很难办。还是丝毫找不到线索。他需要派人进一步地进行调查。一时半会儿抽不出人來帮她。问她这里怎么样。她便说。睿涵在这里暂时比较安全。刘云飞又叮嘱她一定好好保护睿涵。
  白晓燕还是过于年轻了。她只想到沒有电很不方便。自己去找个师傅來。睿涵呆在家里是不会有事的。
  “姐姐。天色晚了。你出去也小心些。”睿涵递过來一件外套。看她刚才忙得大汗淋漓的。虽是到了五月份。可太阳一落山。还是感觉有点凉。
  “我沒事儿。睿涵你在家把门锁好了。要是害怕。我的床头柜里还有一小段蜡烛。”白晓燕看了一眼渐渐变黑的天色嘱咐道。
  “你就放心吧。好姐姐。我又不是小孩子。难道自己在家里还怕被大老虎叼去吗。”睿涵俏皮地开着玩笑。
  白晓燕走出门。将防盗门的防盗锁一一锁牢固。这才快步离去。她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被穆二观察在眼里。穆二在她们的窗户上装了一个微型的摄像头。
  白晓燕前脚刚走。穆二就悄悄地mō到了门前。他从小就干一些偷鸡mō狗的勾当。所以对开锁很有研究。这个门锁是德国特制的。他研究了一会儿。发现似乎不那么容易能打开。
  他已经给王木森打了电话。他的人马上就会到。虽然可以破门而入。可那样的话动静未免太大了些。最好还是掩人耳目的好。
  怎么办呢。他鬼眼珠转了几圈。终于有了主意。从窗户进去。虽然白晓燕住在九层。但她家的窗户下有一个放置空调的台子。每一层都有。他早就勘察过。踩着那个上去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天已经黑了。又起风了。这会儿正好是晚饭的时间。所以小区里的行人也不多。现在他只需要把正对着这里的监控录像弄坏了就可以了。
  说干就干。事不宜迟。要不然等王木森的人來了。他要是还沒把准备工作做好。那可就糟糕透顶了。王木森许给他。这次事情成功。不仅可以把以前欠下的账一笔购销。还可以额外给他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他远走他乡。找个偏僻的小镇。做点小本生意。再娶一房媳妇。快快乐乐过好下半生的了。为了自己的后半辈子。他这回也是格外卖力。
  他早就跟小区的保安混熟了。敬上一棵烟。几句话下來。他就很容易地找个借口溜进了监控室。他装模作样地转了一圈。忽然做了一个小动作。让正对着白晓燕那幢楼的监控失灵。他还假装喊道:“呀。大哥。你快來看看。好像是摄像头坏了。”
  那个保安听到后。不紧不慢地走了进來。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哦。只是一幢楼跟前的摄像坏了呀。沒事。只要正对着大门的沒坏就行。都这么晚了。人家师傅也不会來给修的。明天我报修再说吧。”
  “哦。真的沒事吗。”穆二还假惺惺地问道。
  “沒事。老弟。咱们刚才聊到哪了。接着聊呀。”这个保安显然是意犹未尽。
  “不了。不了。我想起來一会儿有个朋友要來家里找我。我得回去了。咱们回头再聊吧。”穆二赶紧打着哈哈往外走。
  “那好。老弟。明天有空再來呀。”那个保安临了还不忘又嘱咐了一句。
  就是这些玩忽职守的人。在不经意间就害了别人。虽然他们只是无意间帮了犯罪分子的忙。但他们这些人的罪过往往更深重。就算说他们是罪魁祸首一点也不为过。
  穆二这时已经如一只可恶的壁虎般爬到了睿涵的窗口。
  此刻。睿涵觉得屋子里越來越黑。心情莫名其妙地就紧张起來。她想了想还是点上那半截蜡烛吧。也许再过一会儿白晓燕就能回來了。
  她刚mō索着走进卧室。拉开抽屉去寻找那半截蜡烛。忽听窗户那里传來一阵响声。像是有人扑通落地的声音。
  “是谁。”她下意识地大叫了一声。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