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回 再遇不测(二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睿涵惊叫了一声。只觉得一颗心扑腾腾地乱跳不停。
  “不行。我不能让自己这么紧张。不会有事的。白姐姐一会儿就回來了。我一定要学的勇敢些才可以。”她在心里不断地鼓励着自己。慢慢向客厅那扇窗户走去。
  刚才穆二落地知道睿涵肯定听到了声音。他赶忙站起身躲在那厚厚的窗帘后面。
  光线已经越來越暗。影影绰绰地根本就辨不清屋中的摆设。
  “沒事的。外面起风了。也许是什么东西被风吹落了。”睿涵不住地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
  “我得把窗户关好。离窗边不远放着一个很漂亮的花瓶。要是打碎了得多可惜呀。”睿涵不断地在心里提醒着自己。迈着缓缓的步子往窗口那边慢慢地挪步。
  此时。睿涵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屋里的东西似乎沒有任何的变化。睿涵轻舒了一口气。看來是自己吓自己了。一会儿。白姐姐回來。我可不能告诉她这些。不然她准要把我笑话死。
  终于mō索到了窗边。隐隐看到花瓶安然无恙。睿涵的一颗心才落了肚。
  这时墙上的音乐钟响了起來。
  “已经八点钟了。白姐姐快回來了吧。”睿涵自言自语着。眼睛望向窗外。希望能快点看到白晓燕的身影。
  风越來越大。一大片乌云将本來就暗淡无光的月亮遮得严严实实。睿涵只隐隐看到小区里的几株松柏随着狂风在摆动着。黑暗中那不断变化的影子仿佛是一头凶猛的怪兽。
  “风怎么刮得这么大了。白姐姐不会有事吧。”睿涵担心地说道。
  忽然一阵怪异的声音响了起來。原來那是穆二的手机铃声。
  睿涵被吓得一个激灵。她听出來那声音是來自厚重的窗帘后面。
  有人。一定有人。刚才那一声巨响一定是有人从窗口闯了进來。怎么办。怎么办。是贼。此刻睿涵的心里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正在她想赶紧退到卧室里躲避一会儿的时候。穆二一下子从窗帘后跳了出來。一个饿虎扑食就直奔睿涵扑过來。
  睿涵急中生智。想到了白晓燕教的几手防身术。身子一矮。就躲过了他这一扑。
  “好呀。沒想到你这漂亮的小妞儿还有两下子。”穆二不由赞了一句。可是心里却远不如嘴上轻松。他知道刚才的电话是王木森打过來的。他的人应该已经到了。他急切地想在他來之前把一切都搞定。这样他就能多一些筹码与王木森谈判。
  看睿涵做出了反抗。他决定速战速决。他明白这个纤弱的女孩身体还比较灵活。但力量很小。和他是无法抗衡的。他必须尽快抓住她。
  睿涵躲过了他这一扑。心头定了几分。连忙站起身來了。并快步往后倒退。谁知。穆二的身手更加敏捷。因他小时候在家里练过功夫。他已经一个腾飞跳到了睿涵的身后。只可惜睿涵沒有防备并不知他已经到了自己身后。冷不防一把被他勒住了脖颈。
  “放开我。你要钱我给你拿。求你不要伤害我。”睿涵的心猛地抽紧。但情急之下。还沒有忘了给自己争取时间。
  只可惜。穆二已经不容她在说话。他拿出早就准备好涂了乙醚的毛巾紧紧地捂住了睿涵的口鼻。
  睿涵挣扎了一会儿。终被迷昏了过去。身体渐渐瘫软在地上。
  穆二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深为自己将此事干得如此漂亮感到欣慰。
  他掏出手机。想马上给王木森打电话。告诉他一切顺利。让他的人在小区后院处接应就行。他已经踩好了道。那里是小区监控的盲点。这样把睿涵弄出去。真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他刚要打电话。猛然想起。还是要谨慎些好。别费了半天的劲儿抓的人不对。于是他拿出手机。借着光亮仔细打量着躺在地上的睿涵。
  “哎呀。乖乖。简直太美了。”穆二惊奇地赞了一句。先前他看过睿涵的照片。就觉得可以和当今走红的明星相媲美。此刻看到了真人。真是觉得比那些明星还有美几分呢。
  “这么个漂亮的美人。也不知谁有福消受呢。”他伸出一双肮脏的爪子在睿涵嫩滑的脸蛋上摩挲着。
  忽然电话铃声响了起來。在这一片寂静中。显得尤为突兀。穆二也被惊得一跳。迅速回神后。刚才那点子歪念头也赶紧收了回去。
  连忙掏出手机。电话是王木森打來的。刚才电话被拒接让王木森很恼火。他可是对冯莎莎夸下海口的。但又想到有可能穆二正在行动不方便接电话。于是就过了一会儿又打了过來。他已经准备好。要是穆二还沒有得手。他就带着人破门而入将人抢走。另外。他还做了一件事。就是找人跟踪了白晓燕。趁她进电业公司值班室找人的时候。将她油箱里的油放干净。使得白晓燕不能及早回來。
  “你小子。到底干的怎么样了。”电话一被接通。王木森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森哥。那女人被我弄晕了。我现在还在房间里。您找两个人帮忙将她弄出去。对了。不要从楼梯走。从窗口上來。我接应就行。您的车在小区后院外接应就行。”
  “好。马上就來。”王木森听了很高兴。立刻派两个精明的手下溜进了小区。他自己坐在车里静候。
  不多时。三个人抬着睿涵跑了出來。
  “赶紧上车。快。”王木森连忙跳下车指挥道。
  一行人上了这辆深色的越野车。车子急速地往郊区的一家废弃的工厂驶去。
  王木森记着冯莎莎的叮嘱。沒敢给她打电话。
  一个小时候。这伙人趁着浓浓的夜色将睿涵抬进了一间废弃的厂房。
  王木森让人将睿涵绑在一棵柱子上。自己就连连打起了哈欠。他对手下说道:“你们几个给老子轮流值班。千万不能让这个女人跑了。老子困了。到里面睡一会儿。你们可都给我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來。要是有什么差池。老子绝饶不了你们。”
  “是是是。森哥只管放心。我们一定小心看着。”几个手下连忙小心地应道。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