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回 刺了冯莎莎的眼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个姑娘怎么忽然这么多话了。”桦烨望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由钻出这么个小疑问。不过这个姑娘确实是个工作很认真负责的人。兢兢业业的。把一切事情料理的也很有条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大概她也觉得出于一个秘书的本分应该如此吧。桦烨不再多想。继续看起了文案。
  奶茶确实很好喝。不一会儿他就喝得一干二净。竟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随即便按下了桌上的按钮:“喂。董事长。您有什么吩咐。”马上传來丁晓兰的声音。
  “你调制的奶茶很好喝。再给我调制一杯吧。”
  “好的。马上來。”丁晓兰连忙应声。
  片刻之后。丁晓兰端着另一杯香浓的奶茶走了进來。“董事长请用。”
  “你还真快。”
  “这都是一个秘书应该具备的本领。”丁晓兰很谦虚。“董事长。今天中午你在哪里用饭。是否给您在餐厅订座位。”
  “好吧。还在我平常去的那个餐厅订位子吧。定两个位子。”
  “好的。”丁晓兰说完便慢慢往外走。
  话也不经意地抬起头。发现她竟然一瘸一拐地忙叫住她说道:“晓兰。你的腿怎么了。”
  丁晓兰回过头。桦烨发现她的膝盖破了。还渗着血珠。
  “哦。沒事。刚才去对面超市买参茶。走的太急了。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也是的。买参茶是什么着急的事情。你也要注意安全哪。再说。我早喝一会儿。晚喝一会儿也不打紧。你要是为了这个出了事。你说我算不算你是工伤呢。”桦烨快步走过來。蹲下來仔细查看丁兰馨的伤情。
  “董事长。我不要紧的。就算真的伤着了。我也不会赖公司非要给我算个工伤的。”丁兰馨慌忙摆着手。眼中露出了点点的惊慌之情。
  “你看你吓的。我不过随口说说。说真的。你这份敬业精神。真值得嘉奖了。”知道自己的话吓着了她。桦烨感到歉意。
  “不。董事长您真的过奖了。我只是做一个秘书份内的事。”桦烨真诚的话语让丁兰馨感到有些过意不去。
  “好了。别再说这个了。你的膝盖还在流血。得赶紧处理一下。到医务室还要转到那边大厦。我这里倒有一个药箱。我给你简单处理一下吧。”桦烨说完。就转身打开柜子。拿出一个药箱。从里面拿出纱布。药棉。碘酒等物品。
  丁兰馨呆呆地看着这一切。她简直不敢相信。堂堂圣天集团的董事长竟然会亲自给自己处理伤口。
  “你坐下吧。不然这样你一会儿疼起來。一个站不稳再摔倒。”桦烨说道。
  可是丁兰馨呆呆地仿佛沒有听到似的。
  “嘿。你沒听到我说的话吗。”桦烨奇怪地轻轻推了她一下。
  “哦。不不。董事长。这种粗活还是让我來吧。”丁兰馨恍然大悟。连忙摆手拒绝。
  “你自己不方便弄。还是我來吧。”桦烨说着已经蹲下身來。
  “董事长。您如此高贵的身份。怎能屈尊给我这个小人物上药。我实在……”丁兰馨往后退了两步。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我的员工。也是照顾我的秘书。又是为我受了伤。难道帮这个小忙还不行吗。还有。有什么高贵和低贱之分呢。小丁。这就是你的错误观念了。难道有钱的人就是高贵的吗。小丁。你的这种想法可一定要改才行呀。”
  桦烨一把抓住还再往后退的丁兰馨:“你要再往后退。可就要撞到柜子上了。快做吧。你要是执意不处理伤口。回头落下什么疤痕。你可不要讹我呀。”桦烨说完。还调皮地笑了笑。
  “董事长。我……”丁兰馨被感动得说不出话來。
  “我什么呀。你挺好的。快点。我给你上了药。你今天就回家休息吧。要是觉得不好。就到医院看一下。可不要耽误了。”桦烨蹲下身來。认真仔细地为她清理着伤口。
  这会儿。冯莎莎正扭着腰肢款款來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见外面的套间。秘书的座位上空空如也。忍不住对着那个座位狠狠地瞪了一眼。
  这个木讷的丫头十分可恨。上次她來的时候。无论她怎么暗示这个丫头就是不上道。气得她真想抽她几个耳光。可转念一想。她又觉得犯不上。反正现在桦烨的心已经放在她身上了。她沒有必要为这么一个小角色让桦烨认为她是个妒妇。而且她怀疑上次李潇潇被辞退。桦烨肯定知道了她通过秘书了解桦烨行踪的事。桦烨一定是不喜欢她这么做。她这次还是收敛些好。
  这么想着。冯莎莎走到了桦烨的房间门口。房门沒有关。她刚张开她那张抹了鲜红唇膏的嘴。甜腻腻地叫一声“烨”沒成想正看到那个新來的小秘书。正坐在沙发上。而他的桦烨正半跪在地上专心地往她的腿上抹药水。
  “天哪。这才几天。这个小妖精才來了几天。竟然勾搭得桦烨亲自给她服务。怪不得我怎么暗示她。她也不想肯跟我合作呢。感情另有所图呀。”此刻冯莎莎的心里就好似装了一个大火球。越烧越烈。简直要把她的五脏六腑烧干净。
  那个睿涵小贱人还沒处理干净。怎么又冒出來这么一个货色。冯莎莎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连指甲深陷在肉里都浑然不觉。要不是理智的最后一道防线告诫着她要在桦烨面前维持形象。恐怕她走就扑过去将丁兰馨撕成稀巴烂了。
  “哎呀。太太來啦。”丁兰馨本來一直低头看着桦烨为她上药。可蓦然间觉得屋里的空气不对劲。火药味怎么这么浓呢。随即抬眼一看。好家伙。冯莎莎正用那能吃人的眼神恶狠狠地瞪着她。顿时吓得她机灵了一下。遂赶忙站起身來。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她。
  “莎莎。你怎么來这么早。不是要陪姐妹去买结婚用品吗。”桦烨闻听。也站起身扭过头望着她。他的脸上很平静。似乎沒觉得有什么不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