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回 无情的诀别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耳朵聋了吗,我不是说有事情找这位小姐说说吗,”桦烨正一团的怒火不知往何处发泄,他双眼圆整,怒气冲冲地看着这个胖子,另一只手紧紧地攥起拳头,只听到骨节儿在咯吱咯吱的响,
  那个胖子早先都是得到叮嘱的,知道早有这样的一场戏,于是顺势而下,假装悻悻地坐下來,不再说话,
  桦烨一直拖着睿涵來到了洗手间门口,这一刻,睿涵的大脑有了瞬间的短路,手脚都仿佛不听自己的使唤,但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必须振作起來,必须勇敢地面对这一切,亲生宝宝的生命,爱人的幸福全系在她一会儿的表演上,
  “为什么,林睿涵,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桦烨将睿涵直接托到走廊的拐角处,将她按在墙上,
  睿涵哆嗦着嘴唇,想说却说不出话來,面前桦烨的一张俊脸近在咫尺,也是她朝思暮想的那张熟悉的脸庞,爱一个人很辛苦,而忘掉一个人就更加的辛苦,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來自己爱他竟然爱得那么的深刻,
  “你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桦烨用力抓着她的肩膀摇晃,双眼几乎要喷出火來,
  睿涵木然地看了他一眼,心头略过一阵痛楚般的温馨,原來这个男人还是爱她的,他爱得也是那么深刻的,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因为看见自己和那个老男人在一起就嫉妒得发疯,
  “告诉我,你不是和兰明轩一起到外地去了吗,你为什么又要离开他,那个胖男人是谁,你怎么和他在一起,”桦烨只觉得xiōng间有千斤重的巨石,直到把问題一股脑地都问出來,他才稍稍觉得轻松了一些,
  睿涵还是沒有说话,看着这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自己也深爱着的男人,心中有一个冷静的声音缓缓升起來告诉她:“正因为如此,你更要让他对你彻底死心,不然的话,留给他的只能是重重地危险和极度的痛苦,如果爱情的果子最后还是苦的,那么就让你一个人吞咽这苦果吧,”
  “睿涵,你为什么不说话,”连珠炮似的的问出了这些问題,桦烨有片刻觉得分外的紧张,他生怕睿涵说出那些让他痛彻心扉的话來,
  她的脸也是那么的苍白憔悴,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想即刻就将她搂入怀中,她的沉默,仿佛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抬起手轻轻拂过那柔嫩的肌肤,声音不再冰冷,而是充满了柔情:“睿涵,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都告诉我好吗,相信我,一切都会为你解决的,”
  就是这温柔的话语,如一声霹雷震响在睿涵的耳畔,一个声音在她心底大叫:“林睿涵,你这个自私鬼,你还在犹豫什么,你为什么还这么优柔寡断,他可是你的爱人哪,长痛不如短痛,托的时间越长他就越痛苦,你的沉默不是在等于给他希望吗,
  “放开我,欧阳先生,”冰冷的声音说出口,睿涵觉得那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但她很庆幸自己到底说出來了,
  “欧阳先生,”桦烨一时被这个称呼震住了,他迷惑地看着睿涵,
  “我和你已经沒有任何的关系了,欧阳先生,听说你早就结了婚,并且都有了孩子,那么就请你自重些,”睿涵说完转头就往回走,
  “睿涵,你等等,”桦烨立刻如被摘了心一般,快步上前,一把将睿涵抱在了怀里,这一刻他什么也不想再管,只想就这么抱着她,如果采取什么办法能让时间停止流动的话,那么他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做,
  他的怀抱依然那么温馨,就是梦中曾经梦到的那种感觉,睿涵闭上眼睛,静静享受了一会儿,但终究还要睁开眼睛,还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她用力挣脱了他的怀抱,怒声道:“欧阳先生,请你自重些好不好,你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你也该保持起码的礼貌,”
  桦烨茫然地看着睿涵,她的脸冷若冰霜,一副据他千里之外的模样,
  “为什么,睿涵我只求你告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跟那个老男人在一起,”桦烨的声音嘶哑着,用乞求的口气问道,
  “我和谁在一起,似乎不关你的事吧,欧阳先生,你是我什么人呢,再说,兰明轩出了车祸,人已经痴呆了,难道你还让我守着他吗,我也想一份优渥的生活,”
  “睿涵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你若是想要优渥的生活,我也可以给你呀,”桦烨痛心地说道,
  睿涵冷冷地看着他,顾做认真状想了一会儿,随即摊开双手,嘲弄地说道:“我思前想后,我们也沒有半点的关系,所以我任何事情,你根本无权过问,我也更不屑于你所给的什么优渥的生活,说句到底的话,你所给的和那个男人给的相比根本就沒有什么区别,我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最起码的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完,她耸耸肩,若无其事地迈步要走,
  “那,睿涵,你曾经爱过我吗,”桦烨按住心痛得仿佛随时会停止的心脏,卑微地问出了这句他自己都觉得毫无意义的话语,
  “爱”这个字此刻就如一把尖刀凌迟着睿涵的心,爱,她还能说爱吗,她的爱只会害死宝宝,害死她爱的男人,毅然转过身,用那冰冷至极的口气,一字一句地说道:“欧阳先生,请你听清楚,我从來就沒有爱过你,这个早在那天在病房外,我就和你说得清清楚楚了,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该回到你太太和儿子的身边去,至于我何去何从,你根本就无权过问,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次警告,倘若还有下一次,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说完这番话,睿涵便逃一般地离开了那里,走到一个储物间里,肆意的泪水终于喷薄而下,她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不断地告诉自己,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她终于圆满地完成任务了,
  “先生,您怎么了,还好吧,您的太太正在找您呢,”一个服务生轻声呼唤着站在那里发呆的桦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