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回 案子搁置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四十多分钟后。出租车行驶到白晓燕的小区门口。走下车。睿涵才意识到自己不能就这么样的冒然回去。白姐姐肯定会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凭她的警员觉悟她绝不会听凭那样的事情发生。自己已经害她很劳累了。她是实在不想再给她添任何的麻烦。
  锦城这座城市。盛满了她伤心的记忆。她片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她一定要说一个善意的谎言。要让白姐姐相信。她的失踪和李金梅并沒有半点关系。随后。她再悄悄离开。离开白姐姐的生活。让白姐姐的一切生活都步入正轨。
  首先要把钱先存到银行卡里。不然自己提着这么一大笔钱。白姐姐也肯定会怀疑的。于是她折转身先去了附近的银行把钱都存了起來。这才往小区走去。
  睿涵走上三楼。发现房门是锁着的。白姐姐肯定去找她了吧。她便在楼梯上坐了下來。等了一会儿。觉得不妥。又走下楼去找公用电话。准备给白晓燕打电话。
  电话拨通了。几乎就在一瞬间。白晓燕就迫不及待地接听了。
  “白姐姐。我是睿涵哪。”
  “睿涵。你在哪里。”白晓燕急切地问道。
  “我沒事儿。挺好的。我现在就坐在你家门口的楼梯上呢。”
  “真的。”白晓燕分外惊喜。“你等着。不要动。我马上就赶回來。”
  放下电话。睿涵调整了一下情绪。又仔细组织了一下一会儿要对白晓燕说的话。
  十五分钟后。白晓燕就风行电掣般地赶到了睿涵的面前。她一把将睿涵紧紧地搂在怀里。仿佛拥抱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珍贵物品:“睿涵。你到哪去了。可把姐姐急坏了。我以为是李金梅的人把你绑走了。我自责得要命。马上就给我们队长打了电话。队长马上就派了两名警员在李金梅的家门前蹲守。现在应该还沒有回來呢。”
  “白姐姐。对不起。我让你们着急了。你赶紧给刘队长打电话吧。告诉他我沒事儿。好好地回來了。警队的事情那么多。你们有这么多的案子。我真不该给你们添麻烦。”睿涵满脸愧疚地说道。
  “睿涵。你不用这么自责。你是我们一件案子的重要证人。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你不必这么内疚。”白晓燕轻轻抚mō着睿涵的后背安抚道。
  “快给刘队长打电话吧。快让蹲守的同志回來吧。”睿涵又强调了一句。
  “你这小丫头还挺懂得体谅人哦。走。我们进屋去吧。”白晓燕笑着刮了睿涵的鼻子一下。随即开了房门。进屋后。她把睿涵按坐在沙发上。这才拿出手机给刘云飞打去电话。
  电话接通了。刘云飞听完白晓燕的汇报后说道:“睿涵昨天晚上去哪了。你要问清楚。目前她干妈的案子陷入了僵局。你在保护她安全的同时要好好安慰她。昨天我向局长汇报工作。局长的意思时。既然案子无法进展。就要把这个案子暂时搁置了。不过。李金梅那里我们不会放松警惕。只要她再违法。我们一定会抓住她的狐狸尾巴。我们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案子搁置。李金梅放松警惕也就不会再为难睿涵。这样她也就安全了。等过几天。你把这情况委婉地和睿涵说一说。劝她想开些。请她相信我们警方迟早会给她一个公道的。另外。她有什么想法。比如回学校上课。或是找工作。我们警方一定会全力帮助她的。”
  白晓燕的这个电话打了很长时间。她打着打着就走到了阳台上去了。睿涵虽然听不到电话中刘云飞都说了什么。但也能猜出肯定是不利于干妈案情的消息。白晓燕之所以如此。还不是怕自己伤心。原來李金梅真的能做到如此。这个狠辣的女人真的手眼通天了吗。这一刻。她的心中充满了悲凉之感。
  白晓燕重新回到客厅中。就看到睿涵微白的脸色。她的心一疼。连忙坐下來握住睿涵的手道:“好妹妹。告诉姐姐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睿涵强挤出了一抹笑颜道:“昨天晚上起风了。屋里又很黑。我不小心还把厅里的桌子弄倒了。我就想下楼去买根蜡烛。谁知走得匆忙。手机和钥匙都忘了带。好在身上还带着钱。我就在附近的小旅馆住了一宿。”
  白晓燕此刻的心思还都在如何向睿涵说刘云飞的那番话上。故而对睿涵的话也就沒有心思去细细地推敲。这倒无形中帮了睿涵的一个大忙。
  “沒事儿。下次无论去哪。记得要打电话告诉姐姐一声儿。好让我放心。睿涵。知道么。你现在在姐姐心目中已经占据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了。”白晓燕依然握着睿涵的手言辞恳切地说道。
  “我知道。姐姐你在我心里也是这样的。”睿涵说着就有些哽咽。是呀。身世悲苦的她现在只剩下白晓燕这个亲人了。
  “好了。昨天晚上你在小客栈里肯定沒休息好。先去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我要去局里办点儿事。等晚上回來我们一起去吃饭。想吃什么。随便点。姐姐请客。好吗。
  “好的。”昨夜被绑了一宿。睿涵还真是有点疲乏。
  走进卫生间。站在花洒之下。睿涵尽情享受着清凉之水的洗涤。好在昨天被绑得不太紧。胳膊只是有点微微的发红。她洗了好久。仿佛要用这清白的水洗去过去的种种悲痛。
  走出洗手间。已经快四点钟了。睿涵擦干了头发。回到卧室倒在了床上。
  虽然觉得很困。可是她大睁着双眼就是睡不着。一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桦烨那悲痛至极。苍白而沒有血色的脸庞。她的心很痛很痛。仿佛有一记钢鞭在狠狠地抽打。她不敢再闭眼。于是索性做起來。就那么呆呆地坐在床头。
  耳边传來时钟滴答滴答的响声。她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时钟的声音上。这样一來到觉得心仿佛沒有那么痛了。不一会儿。她的眼皮越发沉重。身子慢慢滑倒。渐渐睡了过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