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老公,今晚我会好好表现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关昊扬看着那落在自己双膝上的安全套,眸色阴冷,眉峰一蹙。
  “为什么不说话?”秦语岑见他不语,心中刺痛,“难道是无言以对吗?”
  关昊扬低眸,拿起了酒瓶往自己的水晶高脚杯里注入暗红色的酒液,酒液在灯光的照射下折射出光彩来。他的不言看在秦语岑的眼里就是默认。
  秦语岑伸出一双白皙的手紧紧地揪起了他的衣领,那双悲痛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愤怒:“是不是你默许别人可以对我为所yù为?为什么?我到底是哪里做得不对,让你这样残忍地对我?就算你不满意我,你也不能把我推到其他男人的床上!”
  秦语岑抡起了粉拳砸在了他坚实的xiōng膛之上,每一个字都带着伤痛的控诉,她那的眼里已经盛满了楚楚动人的水雾,晶莹了她那双如溪水般清澈的眸子,此刻的她是那样的脆弱,那样的悲伤,那样的让人疼惜。
  可关昊扬却因为秦语岑对他又吼又捶的女人而阴沉了一张俊脸,他一贯微抿的薄唇,淡淡的吐出了一句话:“你闹够了没有?你看看现在哪一点像你。”
  “闹够了没有?”秦语岑因为的对方说出的话而瞳孔微微晃动了一下,她紧捏着他衣领的手也渐渐无力地松开,心脏揪紧成了一团,笑意苦涩,“呵呵……是啊,你出国五年,哪里还记得我的样子!”
  “秦语岑,你醉了,我们回家。”关昊扬觉得她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和优雅,无奈一蹙眉,一把扣住她纤细的雪白皓腕。
  “家?我有家吗?”秦语岑自嘲着,一张精致的脸庞染着悲戚,“那个没有你的家,那个冰冷的屋子,我已经空守了五年,我不要再回那个家!如果把我推到别人的床上是你想要的,那么如你所愿!”
  秦语岑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甩开了关昊扬的手,便急步推门而离开。
  关昊扬抓起沙上的西装外套追了出去,一直守在门外的秦语容却出现,焦急道:“姐夫,姐她这是怎么了?她从小被奶奶给娇惯坏了,不知道体贴侍候人,你可别和她一般计较。”
  关昊扬看着眼前的秦语容,一双眸子赤红:“让开!”
  “姐夫,你怎么这么凶啊?”秦语容委屈地眨了两眼,就掉下了怜人的眼泪。
  关昊扬见不得眼泪,眉头更紧了,轻推开了她,便追了出去。外面夜色漆漆,风雪呼啸,早已经不见秦语岑的身影。
  “姐夫,姐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追她做什么?你对她好,可她未必放在心里。”追出来的秦语容在替关昊扬抱着不平,“虽然我是她的妹妹,但是我是站在理字这一边。我听人说你走的这五年里,她也不知道醉倒在多少个男人的床上了--啊--疼……”
  关昊扬已经紧扣住了她的手腕,力道颇重。他脸色阴郁:“你的话太多了。”
  “姐夫,松手,我疼。”秦语容疼得脸色都白了。
  关昊扬这才自知失态,松开了手,转身,开车离开。
  秦语容看着急速消失在夜色里的车影,气得在原地直跺脚。
  而离开6号会所的秦语岑正处于冲动与负气的时候,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找霍靖棠。席言告诉过她霍靖棠住在棠煌帝景。
  她一路开着车,明明是大冬天,她却感觉到血液在身体里沸腾。
  她热……
  她这是怎么了?
  她的脑子里闪过了她喝下的那杯酒……酒里有药,所以那个服务生看她的眼神带着惊诧。
  秦语岑到了霍靖棠所在的别墅,她已经热得边走边脱下了外面的黑色大衣。她脚下发软,步子不稳,她直接扔掉了高跟鞋。她按响了门铃,却没有人来开门。她翻出手机,拨打他的号码,也没有人接听。
  她热得难受,口干舌燥的,汗水都渗上了洁白的额角,xiōng口仿佛有一只猫爪在那里挠得难受。她的身子无力地顺着玻璃门板滑坐下去。
  这时,两束灯光打过来,秦语岑抬手挡住刺目的光芒。
  熄火之后,霍靖棠下了车,他走到门前,看着坐在地上,发乱衣皱的女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语岑无力地抬眸,对上霍靖棠那幽冷的眸子:“你……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她仰着标致的美人脸,微湿的发丝贴的雪白的脸侧,那一张白皙而媚惑的脸庞在柔和的灯光下更显得细腻洁白,脸蛋上泛着异常的潮红。单薄的红色的贴身及膝连身裙勾勒着她妙曼的曲线,那双穿着黑色薄丝袜的长腿格外的充满诱惑力。
  “你等我做什么?”他轻问,雪花飘荡在他的的墨发上。
  “等你……回家。”秦语岑笑答。
  霍靖棠抿唇不语,弯腰下去将她从冰冷的地上抱了起来。他的靠近让她不由自主的直往他的怀里钻。他往室内而去,yù将她放在沙发上,她却紧紧地搂着他的颈子,不愿意松开,还将头枕着他的肩头。
  他只好抱着她坐下,然后给她倒水。秦语岑没接住,水杯掉在了地上,水渍洒了一地。
  霍靖棠又替她倒了水,便往凑到她的嘴边,她大口大口的喝下去,可是这点水无法浇熄她身体里燃烧起来的熊熊大火。
  “老公,以后别别再冷落我,让我可以这样一直抱着你,真好。”秦语岑在他的怀里感受到从没有过的幸福感觉。
  霍靖棠的脑子里只闪过了一句话,那就是她结婚了……她竟然结婚了。其实他早该猜到,所以她今天来谈合约的时候,他的对她的轻蔑,才让她觉得委屈。
  “你结婚了?”他蹙眉一问,低头看着埋首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老公,我们结婚五年了,你忘了吗?”她的眼晴湿漉漉的,乌黑晶亮,悲伤,怜人。
  他知道她没有说谎,她是真的结婚了,只是那个能夜夜抱着她温存缠绵的男人是谁?又怎么舍得让她出来像个男人一样拼命。
  “秦语岑,你看清楚,我不是你老公!”霍靖棠脸色有些难看,长指扣住她的下颚,让她能清楚地看清他。
  “老公,这五年,我看得很清楚,只是你看不清楚我是你的老婆!”秦语岑伸手拉下霍靖棠扣着她下颚的手放到她身前柔白的肌肤上,“老公,今晚我会好好表现,你检验一下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题外话------
  推荐好友辰慕儿的新文《腹黑boss宠妻无度》
  “你是雏儿?”
  一夜疯狂后,尊贵犹如帝王的男人勾着她的下巴,“我很喜欢自尊自爱的女人,既然,昨晚是你的第一次,开个价吧。”
  顾念是谁?
  三岁精通百家姓,五岁倒背山海经,七岁跟同龄的男孩刨坑爬树掏鸟蛋,却一不留神栽在了这位沈爷身上。
  顾念亲临劈腿男友订婚现场,人前将那对狗男女说的一文不值,人后嚎啕大哭。
  他坐在车内,滑下车窗,“女人,收起你的眼泪,就算流,也要流的值得。”
  她破口大骂,“你懂个屁,我妈说我这种德性的很难嫁的出去,好不容易有人要了,没想到还被踹了!我才不要做大龄剩女!”
  沈寒越嘴角微微抽搐,“明天带上你的户口薄和身份证。”
  “干啥?”顾念懵然。
  “领证。”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