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幸好,他没有饥不择食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她轻轻地一句话让霍靖棠眸泛冷光:“秦语岑,你果然放荡无比……”
  秦语岑已经沉迷于药力之下,身体与理智都被那杯酒给摧毁,气息已乱。
  现在的她媚眼如丝,烈焰红唇,透出女人的风情万种。放纵的她与平时那个羞涩清雅的女人判若两人。她清纯可迷人,妩媚可惑人,她就是天生的小妖精。
  她的身体像是被放在烈火上炙烤般的难受,沸腾的血液,空虚的身体,叫嚣的灵魂,让她沦陷在了霍靖棠的怀里。她像是缺水的人,而面前的霍靖棠便是她的水源,是无比的依赖。她紧紧地抱着他,仿佛才能减轻身体上的折磨。
  她一手勾着他的颈子,一手的指尖描绘着他刀削般的轮廓,继而滑到他性感的喉结之上。
  霍靖棠面色阴鹜,额上的青筋突起,下巴线条紧绷。这个女人毫无顾忌地在他的身上点火,即使是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哪怕他闭着眼睛,都无法阻止自己身体发生正常的生理变化。
  “老公,你喜欢上面还是下面?”秦语岑此刻哪里还有半分的理智,在她的眼里,霍靖棠幻化成了关昊扬的模样。
  霍靖棠的眼神冷到霜花在墨色的潭底凝结,寒气浮起。这世上只有他不屑一顾的女人,可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女人眼里的替身。这是对他男性自尊的极大侮辱!
  想把他当成她老公的替身,门都没有!
  他一把扯掉他攀在他颈上细白的手臂,轻轻一推,秦语岑便从他的身上跌坐到了沙发上:“秦语岑,你够了!我对有夫之妇绝对没有兴趣。滚,马上消失在我的眼前!”
  他真的着了什么魔,看到她可怜兮兮地倚在他的门前,听到她说一句“我等你好久了”,就失去了分寸,就没有了原则!这不是他!
  霍靖棠不再去看她娇弱如雨中白兰的楚楚可怜样,背过身去。可下一秒,一双嫩白的手就圈在了他的精实的腰际,接着便是她滚烫的身体贴着他的后背。
  “放手!”霍靖棠压抑着火气,隐忍着某处的不适,冷情地扯掉她的手。
  秦语岑在他的面前,攀着他的肩,踮起了脚尖,将自己的柔软的红唇大胆地凑向了他的温凉的薄唇。
  她的大胆,她的主动,她的美好……就在一秒把霍靖棠那最后一分理智给冲破,被她唤醒的之兽凶猛侵袭而来,力量大到仿佛在将她撕碎。
  他的唇火热,如温度炽热的火山岩浆将她融化,温柔有余,狂野纠缠。
  她的身体陷入柔软的沙发里,一道巨大的黑影将她整个笼罩。
  当她期望的这一刻真的要来临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充满了紧张与害怕。她微瞌着眼睑,羽睫轻颤不止,双手揪紧了身侧的沙发。
  她眉眼间都是醉人的春色,让他yù罢不能,退无可退。
  她的热情已经将他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衣衫落地,他的声音暗含着情乱的沙哑:“秦语岑,此刻,我不会允许你逃!”
  “老公,第一次,轻点,我怕疼……”她仿佛轻轻地梦呓,然后却仿佛一道惊雷在霍靖棠的头上炸开。
  霍靖棠当场就僵硬了放低的身体,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他不知是进是退,脸色阴沉,五指收紧,却抓来了衣服盖在她的身上,将她抱起来,直奔到了浴室里,将她丢进了浴缸里,拿起花洒打开,把冷水往她的身上淋。
  “啊--”冰冷的水从头浇下,带走了肌肤上的热度,让秦语岑的身体稍微舒适了一些。
  他把水一直放到淹没她的身体,让她就这么待在水里:“好好的在这里清醒一下!”
  霍靖棠便冷漠的转身离开,他出了浴室,到了衣帽间里,找来了一条白色的纯棉背心和一条灰色的运动长裤套上。
  今天的他异常的狼狈,竟然被一个女人给调戏了,到最后却还是没有吃到一口肉。
  他看着镜子里里的自己,陌生在让他都有些认不出自己来。
  他告诉自己在最后的关头选择了放弃,是因为她是有夫之妇,他若是与她发生关系,难免会有麻烦缠身。也许这是她的美人计,借此要胁他把合约给她。绝不是因为她是第一次,不是怕她因此背负出轨的罪名,受到她丈夫的责难与羞辱。
  他在替自己找着各种借口,只为了让自己可以心安。
  霍靖棠深深地从肺腑里吐出一口浊气来。他便往浴室而去,走近,却发现秦语岑洁白的眉心轻蹙,双手圏着自己的单薄的身体。
  药力掏空了她身体的能量,又被冷水折腾了一番,她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所以就这样睡着了。
  他将她从浴缸里捞起来,她莹白的肌肤在灯光下细腻如脂,指尖上的触感极好。
  他将她轻放到了黑色的大床上,黑色衬得她的雪肤更白,她脆弱如易碎的白瓷娃娃般无害,可是一联想到到刚才她的热情似火,完全是不同一个人。
  而她的反应真的很不正常,看她的反应……
  难道她是被下药了……只有这个可能会让这个女人失去理智。
  幸好……他没有饥不择食。
  虽然没有做,但折腾那么久,他也感觉累了。床够大,能睡四个人,他索性就躺上去。
  漫漫长夜,陌生的男女,同榻而眠,外面,是白雪飞舞的世界。
  当清晨的阳光洒落一室,落在了秦语岑的脸上时,她才缓缓转醒,入目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她突地坐起来,却发现自己身无一缕,床上凌乱,一旁还有男人的衣服。她觉得自己世界乱了。
  她抬起手指轻揉着疼痛的太阳穴,缓解着焦躁。
  一闭上眼睛,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仿佛电影一般,在她的脑子里快速播放。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脸色越来越白。
  她昨天晚上竟然跑来勾引了……霍靖棠!
  不,不是的,她明明那么高傲表明自己是自珍自爱的女人,可却在一个小时后又重新投入他的怀抱,她这不是自打耳光吗?
  她的心像是一团乱麻,越理越乱。
  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趁没有人的时候离开,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秦语岑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好穿上一旁的男人衬衣,刚穿上,浴室的门就打开了。她像是拔了电池的玩具娃娃,动作停滞,目光紧紧地盯着浴室门口。
  果然,霍靖棠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着肌理分明的上xiōng膛,水珠顺着健美的线条滑过平坦结实的小腹没入腰际的浴巾之上。
  他大方地走过去,没有丝毫的异常,而秦语岑难堪到无地自容。
  “昨晚睡得好吗?”
  ------题外话------
  小岑岑,你就这么饥渴地扑到了霍总吗?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