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你有勇气做,没勇气听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无可挑剔的眉目的这早晨看起来更是俊逸不凡,那被水雾氤氲的幽暗眸子浸着一分冷意,却那样得锐利。
  秦语岑低垂着脑袋,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她的脸上除了窘迫不堪,眼底透出的是对自己犯错后,那不忠于丈夫的愧疚和不安。
  这样的眼神落在霍靖棠的眼底,让他十分的不舒服。但一向情绪不外露的他表现得不动声色,决定以静制动。
  他轻瞄了她一眼,便转身要去衣帽间准备换衣服。接着他换上了白色的衬衣,优雅地扣着钻石袖扣,在阳光下璀璨耀眼。
  他的从容淡定仿佛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更是让秦语岑内心煎熬,银牙紧咬。
  他戴上腕间的钻表折射着明媚的阳光,他垂眸看了一眼表面,淡淡道:“楼下的餐厅有早餐吃。你走的时候,记得锁门。”
  霍靖棠拿起西装外套搭在腕间,步锋一转,秦语岑的声音急急地响起,声音明显不稳:“我们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是吗?”
  她问出口后,难受地闭上了眼睛,一颗心像是在风中摇摆不定,慎得慌。
  五年了,每一次应酬都小心谨慎,就算醉得再厉害,也保全了自己。她那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自己最宝贵的贞洁留给自己心爱的老公,也只有他有资格拥有她的全部。
  可是昨天晚上,她竟然糊涂地把霍靖棠当成了关昊扬,把他给睡了?这五年的苦心经营就这么被自己给毁了吗?
  “昨天晚上……”他声音轻缓,似在回忆。
  “不要说下去了!”
  秦语岑是后悔莫及,没有勇气看着霍靖棠,更没有勇气去听残酷的答案。
  “有勇气做,没勇气听吗?”霍靖棠想起她昨天的大胆,觉得此刻的她胆小如鼠。
  秦语岑听他这么一说,整个人像是被丢进了北极的冰潭里,绝望丛生。
  她握着被单的手指颤抖不止,她鼓起勇气,不甘心在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我们……”
  她羞于启齿,重复了几次,却不敢真正地问出口。
  “你是想问昨天晚上我们有没有做是不是?”他看着她那涨红的小脸,轻嗤了一下。
  “是!”她咬牙把心一横,大方的承认了。
  “你认为呢?”霍靖棠竟然反问她。
  她有些茫然地抬头,迎上他微凉的视线:“是我在问你。”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会高兴吗?”霍靖棠凤目微眯,眸光却冷厉,如一刀无形的刀子直刺入她的心脏深处。
  “当然。”她毫无防备地脱口而出,他的脸色却沉郁,那眼神仿佛是要吃了她一般,她不由的清了清喉咙,缓缓道,“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对彼此自然是最好的,不是吗?谁都没有损失。”
  其实只要她能保住自己那唯一珍贵的东西就够了。
  “秦小姐,你似乎忘了昨天晚上是你蹲在我家门口守着,是你先吻了我,也是你要我试试你的技术。你对我又亲又抱的,而我又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向我投怀送抱两次的女人,你觉得我可能什么都不做地就放过你吗?”霍靖棠的话有些暧昧不清,模糊着重点。
  然而心绪慌乱的秦语岑并没有细细思考他说的话,只觉得他传递给她一个讯息,那就是他们真的发生关系了。
  “都是成年人了,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霍靖棠说得很轻松自然,“就看开点吧。”
  “如果换成你是女生,被……你能开得开吗?”秦语岑抿紧着红唇,倔强如不低头的小花。
  “被什么?是你主动跑到我家里来扑倒我的,这怨不得我。”他收回目光,举步离开,“我早上有一个季度会议,先走了。”
  秦语岑看着他挺拔干净的背影,却渐渐红了双眼,却依旧拥有一份傲骨:“出了这扇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霍靖棠放在门把上的手一顿,却没有回头,暗影打在那张俊逸非凡脸上:“正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人去门关,秦语岑咬着牙,眼睛酸涩得厉害,可是她却仰着头,接命的吸气,不让眼泪掉下来。她不在做矫情的软妹子,她要做打不倒的女汉子。
  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发生了,就坦然地而对。
  也许她死守着的这份贞洁在关昊扬眼里根本不不值一文。
  她何必如此。
  这样想秦语岑的心里就要好受了许多,她准备离开时,扣门声响起来,接着响起了一个男声:“秦小姐,我是霍总的助理徐锐,霍总让我给你送衣服来。”
  他送衣服给她?
  “你……放在门口吧。我自己来取。”秦语岑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后,才下床,开门,拿了衣服。
  她匆忙地洗了一个澡,换上新衣服,一件白底黑色小波点的抹xiōng贴身群,配上大红色的细腰带,外套蛾黄色的小西装外套,长发一挽,依旧是那个优雅知性的她。
  秦语岑来不及吃早餐,抓起大衣套上,便匆匆离开了这里。
  一路开车到了关山集团,她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去而对新的一天,以及工作。
  她乘电梯到了自己所在的十二楼,秘书田怡便送上她最爱的碳烧咖啡:“秦经理,总裁说你一到公司就先去他那里报道。”
  “我知道了。”秦语岑端起手边的咖啡轻抿了一口,苦苦的感觉在唇齿间漫延。
  她喝完了一杯咖啡才起身去了顶层,秦语容报着文件走来,微笑着向她打招呼:“姐,姐夫今天的脸色很不好。你有话和他好好说,别再像昨天那样发脾气跑了。男人都喜欢温柔服软的女人,你太强势了。这样下去,姐夫怕是会被那些小妖精给勾走了……”
  “你说够了没有?”秦语岑又恢复成那个干练的职场丽人,眉目冷肃,“现在是工作时间。”
  “姐,我是为你好。”秦语容觉得委屈地撇了一下嘴,转身走开。
  秦语岑上前推开了总裁办公室,走进去,就闻到了浓浓的烟味,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躺着许多烟蒂。再看到关昊扬站在玻璃墙幕那里,身影孤单,她的心竟然还是会疼。
  她高跟鞋敲击地板的清脆声让他微微侧眸:“你来了。”
  “总裁,找我有什么事?”秦语岑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昨天晚上你一夜未归,去哪里了?”关昊扬缓缓转身,暗冷的眸子落在她的脸上。
  ------题外话------
  推荐叶子最新完结宠文《盛宠娇妻》
  “傅小姐,这是少爷在全球拥有的一百三十处别墅的房产证,这是飞越集团旗下八十一个子公司的股权持有证,这是少爷瑞士银行个人资产和国内几大银行的密码……请您过目。”管家介绍。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轻抿了一口水。
  “你猜。”他就着她刚才喝过的杯口喝了一口水润喉。
  “难道你得了绝症,然后良心发现了,要做一次好人。想在死之前把这些都给我?”这只狐狸有这么好心?
  “我用这么多本只换你一个证,可好?”他眉眼带笑,俊美迷人。
  “什么证?”她可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结婚证。”
  “凭什么?”
  “凭你动了我人的,还偷走我的心。”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