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昨晚我去找别的男人,你不介意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无惧地迎上他那双寒气缭绕的眸子,她站直身体,挺直背脊,她告诉自己不怕。
  “秦语岑,我在问你话,你没有听到吗?”关昊扬见她没有回答自己,焦急地追问。
  昨天他回到关家,就在客厅里等着,越等越是烦燥,抽了大半包的烟,对面墙角的落地钟的指针已经指到了凌晨一点。这会儿家里安静得空气发紧,而外面雪花籁籁,他侧头,看向漆黑的夜色,没有半点她要回来的影子。
  这么晚了,秦语岑竟然还不回来,难道为了那一纸合约,她真的跑去别的男人那里了?一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关昊扬铁青了一张脸,指尖扣紧。
  这时,从楼上传来了脚步声,关昊扬回头,看到了母亲赵玉琳。她今年四十有五,但是保养得极好,加上长期的养尊处优,看起来像是四十出头。
  “扬儿,怎么还没有睡?坐在这里等谁?”赵玉琳缓步下来,姣好的面容浮起了一不悦,“秦语岑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吗?”
  “妈,你别管了,去睡吧。”关昊扬皱着浓眉,不想多说,“我走了。”
  “走?你这大晚上的要去哪里?这不是你的家吗?”赵玉琳匆匆上前,拉住了儿子,“你从回国后,难得在家里过夜。外面下着大雪,你就不能不走吗?”
  “妈,我住在鹂山离公司近。”关昊扬忽略着母亲眼里的渴望,拉下她的手。
  “儿子,工作归工作,身体更重要。”赵玉琳虽然不舍儿子,但是却也不想为难他。便抱怨着秦语岑,“这秦语岑是怎么照顾你的?”
  “妈,她工作挺忙的。”关昊扬替秦语岺说着话。
  “她工作忙就可以忽略你这个老公吗?我们关家不差她这点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挣的那些钱全拿去扶持她那个穷娘家了。我们关家得到了什么?反正她没有把你照顾好,我就是生气。”赵玉琳指责着秦语岑这个不合格的儿媳妇,“而你就会护着她。这样会宠坏她的,让她不知道天高地厚。到时候不把你这个老公放在眼里。”
  “妈,我刚想起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做,要去公司一趟,先不和你说了。”他不想再听母亲数落着秦语岑的不是。
  关昊扬离开关家,就直奔了关山集团,就在自己的办公室的休息室里躺下,却久久无法入眠。
  一早醒来,便叫了秘书裴仙仙让她去通知秦语岑,一到公司就来找他。
  他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么急切而渴望见到她,也许看到她,他的心就不这么乱了。
  可当她真真切切地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却觉得她离自己好遥远……
  “去哪里了?”秦语岑轻柔的浅笑,瞳孔晶莹微荡,“去我该去的地方?”
  “什么叫你该去的地方?”关昊扬转身,冷睇着她素净的脸,“你并没有回关家,也没有回鹂山。”
  “总裁,上班的时候我对工作尽心负责,下班后,我自然有属于我的私人时间,我想去哪里,我想不需要向老板报告。”秦语岑语带疏离,不觉间就让彼此之让本就压抑的气氛更加窒息。
  “秦语岑,别忘了,我除了是你的上司,更是你的老公!”关昊扬提醒着她为人妻子的身份,“现在我不是以老板的身份问你。”
  “可总裁,现在是工作时间,在这里,我们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所以不谈公事。”秦语岑垂下眼帘,不让他看到自己眸底的情绪。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公关经理!秦语岑,这五年,你进步不小!”关昊扬隐忍着xiōng口躁动的怒火。
  他还记得曾经的她柔弱胆小的小白兔,就连被他多看一眼都会脸红,不敢直视他的目光。现在不仅是能独当一面的女强人,更是敢无视甚至撞顶他了!
  “人总是会变的。”秦语岑缓缓抬眸,看着关昊扬,他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透着青涩的小伙子,他已经被商场上的算计打磨得成熟老练。
  岁月静好,可他们都变了。
  “你的人变了,那么心呢?也变了吗?”关昊扬的问题尖锐,勾起了她内心的疼痛。
  “总裁,你问得太多了。”秦语岑逃避着,不愿意而对这要的逼问,“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下去了。”
  她的心,她现在不想面对。
  她怆惶地转身走出几步,他的低吼从身后传来:“秦语岑,这就是你一个做妻子对老公的态度吗?”
  她觉得委屈,顿住脚步,回眸:“原来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妻子?”
  “结婚证上不是写得很清楚。”关昊扬无法不承认,即使曾经有过不愿意,“难道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吗?”
  “只怕是你的心里已经忘了这回事。”秦语岑暗吸一口气,可是却无法缓解心中的苦涩。
  “我……没有忘记。”关昊扬有片刻的停顿。
  “如果你没有忘记,那么又怎么会把安全套放到文件里?又怎么会把我推向别的男人?”秦语岑质问着他,并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面的钻戒灯光下熠熠生辉,“这是你五年前给我戴上我,你说过会对我好。可是五年后……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在你的心里究竟是什么?不会真像其他人所说的那样只是一个陪人白睡的公关经理而已!”
  关昊扬被那钻光刺得眼疼,伸手拉下了她的手握在掌心:“这是我的疏忽,是意外,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我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你说什么都坚信的秦语岑。”秦语岑的心已经结冰,因为他的不否认,“你的保证在我的心里已经不值一文。”
  她想把手从他的掌心抽走,他却死命地握着,并且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紧紧地抱着,怕她会消失一样,像是曾经那样轻声软语地唤她小名:“岑岑……”
  秦语岑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的动容,可终究被他伤得太深,所以疼痛的伤口在提醒着她不要轻易地相信这个男人。
  她在他的怀里没有挣扎,轻轻一吸气,鼻端都是他的味道。
  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俊脸在她的眼眸中放大,他的唇就要落在她的唇上。
  她以前无数次的希望这样被他温柔以待,轻闭上眼睛的她泪意上涌,声音微微发哽:“昨天晚上我去找了其他男人,你不介意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暮阳初春《豪门钻石婚约》
  27岁的大龄剩女白随心开着电动车,却被价值千万豪车撞飞
  向对方索赔100万,女助理扬言如果御少来,她可能一分都得不到!
  靠撞人不用赔?
  绝不屈居于强权之下!
  大人物亲自上阵,阴森森的眸光如一匹孤傲野狼。
  将她按压在一株丁香花树上,两具身躯密密熨贴,邪魅吐气:“想要100万?”
  “住院费+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差不多……”
  “口袋里有,过来自个儿拿!”窃笑声不止,空气里暖昧浮升
  “不要脸”拍开他霸放在她xiōng前的爪子,俏脸微红怒目
  “瞧你这穷酸的样子,爷可以免费赠送”
  他霸道地拽她入民政局,户口薄甩到了她面前:“签了这个,我将整个身家捧到你面前!”
  老妈说,御少身家千亿,不嫁就是笨丫!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