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深处终遇你 10做女人可以不用这么要强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么距离地看着霍靖棠,秦语岑的脑子里突然就跳出了席言说的那句话“有些事情要学着放手,也许会得到另外的幸福。关昊扬不能给你的,也许其他的人能给。”
  其他人……霍靖棠……
  她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
  她已经结婚了,就算婚姻并不如意,也不该滋生出这样的想法!这不仅是轻贱了自己,也是侮辱了霍靖棠!
  下一秒,她把这样的想法从脑海里狠狠地甩了出去!
  霍靖棠只是抬眸看了一眼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句话也没有说,细心地温柔地替她把脚上的伤口都清洗上药贴上纱布。
  他动作娴熟利落,很快就处理好了,便收拾着工具,一边叮嘱着她:“若不想留疤,这几天伤口最好不要沾水。尽量穿平底鞋。”
  接着霍靖棠转身迈开步子,走向他所坐的桌首,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徐锐,买一双女式平底鞋,三十五码。还有要一条裤子……”
  秦语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很快的徐锐提着袋子而来,放下后,便出去了。
  霍靖棠打开了精美的鞋盒,从里面取出一双luǒ色的平底鞋,鞋面上绣着水晶珠,漂亮得在灯光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他把鞋递上,冷硬的脸部线条在光线下泛着一丝柔和:“换上。”
  “你给我的?你怎么知道我穿三十五码的?”她十分的惊讶,他的手是尺子吗?一握就知道了。
  霍靖棠把纸袋递上:“这里还有一条裤子。换上后去参加会议应该还来得及。”
  说罢,他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秦语岑低低声音:“霍总……总之……谢谢你!”
  谢他的君子之风,谢他刚才的温柔以待。
  她从没有体会到一个男人发自内心的温柔,因为太多的男人都贪恋她的美色,yù将她压在身下yù仙yù死。而他虽然嘴上毒点,性格冷郁了些,但他的心却是热的。
  霍靖棠却道:“秦小姐,霍某承受不起。”
  秦语岑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当着他下属的面给他那样的难堪,是个正常的男人都接受不了,何况他是霍靖棠!她在他的眼里肯定像一个疯子。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她垂下眼,掩饰着自己的不堪。
  “对不起。”她的声音一哽,眼眶发热染红。
  霍靖棠看着她,蹙了一下眉。
  这个女人是水做的吗?
  “既然想哭就大方的掉下眼泪,做女人可以不用这么要强。”他的低醇的嗓音带着温暖伤口的力量,一句话就戳中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让秦语岑的鼻尖更是一酸,眼泪就这样籁籁而落。
  她睁着明眸,泪水从她的眼睛里静静流淌而出,湿润着空灵的眸子,仿佛轻声呜咽的湖水,哭得无声,也哭得无助。
  她微别过脸去,不想自己的脆弱被他看到。
  可是霍靖棠的眼睛是何时等的锐利,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目光。
  秦语岑默默地转过身去,下一秒,却被他扣住了细腰,跌落进了这个高贵冷傲的男人怀里。
  他身上的气息有些冷,但是她却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她伏在他的肩头,瞬间放松开来,压抑的哭声渐渐放开来,滴落的泪水在他的白色的衬衣上,晕开深色的水渍。他站立如松,任她哭泣,就是她最坚实的依靠。
  当她的情绪发泄了好一会儿,哭声也渐渐小起来,转为抽咽。
  她最狼狈的模样被他温柔安抚:“我……”
  “你不是来参加会议的吗?还有五分钟就三点半了,你确定还要和我在这里làng费时间?你是不想要这份合约了?”霍靖棠这才淡淡开口转移了话题,也不着痕迹地化解了她的不安与无措。
  然后他走到了门口,打开会议的门。
  席言闻声转头:“总裁,有什么吩咐?”
  “带秦小姐去参加会议。”霍靖棠已恢复成了那个冷情的男人,好像的柔情不曾出现过。
  “好。”席言点了一下头,便走向了秦语岑,看到她红红的眼睛,也看到了她脚上的伤,她不动声色地扶住她,“我们走吧。”
  秦语岑被席言扶着走到了会议室的门口,她觉得有一种莫名而复杂的情绪在xiōng口激荡。她顿住脚步,眼神清澈如水,而他却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落日的余辉,透过玻璃洒落在他冷硬的侧脸上,晕着柔和的光,英气,迷人。
  席言把秦语岑带到了她的办公室里,放下了百页帘遮住了玻璃墙,方便秦语岑换了裤子。
  “你脚上的伤是霍总弄的?”席言看着正在整理着自己仪容的秦语岑,“你知道吗?你今天毁掉的可能是霍总上亿的单子。他没要你的命都不错了。你受这点小伤都该谢天谢地了……霍总从来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儿!”
  “不是他伤的。”秦语岑咬了一下唇,上亿的单子,他该不会恨死自己了。一想到会有这样的可能,她无奈的蹙眉,她真的太冲动了,“那单子怎么办?”
  “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席言拉开了门,“走吧。”
  秦语岑离开棠煌集团是四点十分的时候,这个会议只用了四十分钟。主要对手有五个,都是很强劲的对手。对于合约,她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她回到关山集团,身心俱疲,想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一脸阴沉的关昊扬。
  “听说你去了棠煌?”关昊扬放下手中的茶杯。
  “我累了,不想说话。”秦语岑没看他一眼,走向自己的办公桌。
  他见秦语岑态度不好,起身上前,二话不说就扣住秦语岑的手腕,冷声道:“跟我走。”
  “去哪儿?”秦语岑稳住脚步,一手扣住桌子,不动。
  看着关昊扬此时阴霾的脸色,她心里感觉一阵冷风过境。
  “医院。”关昊扬扯掉她扣住桌子的手。
  “去医院做什么?”秦语岑从小到大最不喜欢去医院了,所以一听到医院两个字就心里发怵。
  “去了你就知道了。”关昊扬拥有天生的力量优势,轻易地就将秦语岑拉走。
  “你就不怕外面的人看到我们这样而产生绯闻吗?”秦语岑提醒着他,“这里是公司,你多少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不是吗?”
  关昊扬却不在意地笑了一下:“绯闻?秦语岑,我们是合法夫妻。就算我在这办公室里和行鱼水之欢也是理所当然。谁也管不着!你就别再挣扎了,乖乖和我去医院。否则我不介意把你扛出去。”
  “关昊扬,你无耻!”秦语岑已经想不到其他的词来形容他,本能地脱口而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生气,她白皙的脸上染上薄怒的粉色。
  ------题外话------
  霍总,你关心小岑岑就明说嘛,干嘛那么别扭。
  【感谢榜】15550930444童生投了5张月票,60claire书童送了5朵鲜花,
  让票票,鲜花和钻石来得更猛烈些吧,叶子会撑住的!哈哈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