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我的第一次,你拿什么来弥补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医生的话仿佛晴空道霹雳当头劈下,把关昊怕瞬间打懵,感觉到脑子里片空茫,晕眩感强烈到让他的身子晃了晃。
  “关总,你没事吧?”医生见关昊扬的脸色比刚才还在难看。
  关昊扬稳住自己的身子,上前步,把抓住秦语岑纤细的双臂,狠狠地瞪着她,像要吃了她样可怕:“秦语岑,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想比起关昊扬的暴怒反应,秦语岑却平静地可怕,双眸子点生气都没有,潭面如死水无波。
  关昊扬见她面对自己的质问点反应也没有,他更是气急败坏,抓紧她的手臂,摇晃了她几下,声音更是冷如冰霜:“你聋了吗?我在问你话,你说话呀!”
  “告诉你什么?告诉你我是第次,你就不会让我检查了吗?”秦语岑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盈着的是悲凉,是嘲讽,是对他的失望,“我提醒过你要想清楚,现在问我为什么,有意思吗?”
  “只要你说清楚了我就不会这样做了。”关昊扬的声音放软了分,“可为什么你不说清楚?”
  “关昊扬,虽然我出身普通,不像你是豪门少爷,但是我也有属于我的自尊!你让我低声下气地告诉你我是第次,求你放过我吗?你他妈的在做梦!”秦语岑吸了口气,很不淑女地暴了粗口,可就算是这样,也无法平息她内心与身体上的创伤,“就算我告诉你我是第次,可是你会相信我吗?”
  对于他,她才看清楚,这个男人是多么的自私和自以为是,而她……就早风化在他的记忆深处了吧?
  “秦语岑,我真恨不得掐死你!向我坦白有那么难吗?自尊?去你的自尊!”关昊扬的大掌,把掐住了她优美白皙的颈子,“你就是想报复我对不对?想我后悔这样对你是不是?”
  秦语岑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浅浅笑,笑意却不过眼底:“如果我想报复你,我早在这五年里放荡快活!也绝对不会死守着对你来说却不值文的贞操!当我成为你的妻子那刻,我就告诉过我自己,这生我只会有你个男人,无论怎么艰难,我都要守着!可是你呢?你的心里早对我没有了信任,如果哪怕有点点,你也不会把我置于此地!你说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我傻的女人吗?”
  她已经极力在隐忍着鼻间的酸涩,她的眼眶睁得刺疼了,可是她也不会让自己有丝半点的悲伤落进他的眼里。
  “所以,关昊扬,现在这样的结果你是不是满意了?”秦语岑反问着他,神色疲倦,“这段婚姻于我们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不如放手--”
  关昊扬赤红着眼眶,高声打断她:“秦语岑,我们的婚姻只有我说了算。你没有资格说放手!”
  “是,我没有资格,所以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好吗?”秦语岑乞求着他。
  那年,她从秦家走进了关家,把自己困进了婚姻的牢笼里,不仅仅是因为对关昊扬怀着深情,也因为救当时需要钱救命的奶奶。这就注定了这辈子都没有提离婚的资格。
  她欠了关家的,她就要用生的幸福去交换!
  虽然关爷爷从没有过这样的意思,把她当成亲孙女样疼爱。但他希望她永远留在关家,帮助着关昊扬。
  她水眸晃动,柔嫩得让他的心纠结烦乱。他把拉过秦语岑抱在怀里,紧紧地箍着她,大掌揉乱了她的长发:“岑岑,这件事情是我不对……但是你不该骗我。你的性子可不可以放软点,温柔点……”
  “我办不到!”秦语岑也不低头服软。
  与其说今天关昊扬羞辱了她,其实也是给彼此个机会,如果他不坚持查检,她对他还有情可留,可是现在终于让她看清楚了他的为人。就算她挣不开这段婚姻,也不会再让自己低到尘埃里。她要做她自己!
  “你--”关昊扬及顿住话锋,缓和了语气,“岑岑,我会弥补你的。”
  “我的第次,你拿什么来弥补?”秦语岑凄伤而哀婉,“这种事情不是你说想弥补就能弥补的?”
  “岑岑,只要你给我个机会,我定可以的。”关昊扬小心翼翼地请求着她,心里竟然滋生出了丝害怕,怕她离开他,怕她从今以后对他不再有任何的牵挂了。
  “那你告诉我,你要自私弥补呢?”秦语岑蹙眉浅笑,“给我物质上的满足吗?还是现在就让医生给我修补这破裂的处子膜?你觉得这些是我想要的吗?这样就可以抹去你刚才对我的无情和残忍吗?关昊扬,你在做梦!”
  关昊扬微低着头,听着秦语岑对他的数落,他实在是句辩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可是如果不说点什么她肯定是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以他抿了抿唇:“岑岑,我知道我离开五年让你吃了很多的苦。可是现在我回来了,以后,切都交给我,你不必在前面冲锋陷阵了。我答应你再也不会离开你了,以后好好的和你做夫妻好吗?”
  秦语岑听着他说的话,有些讶然,没想到这样的话是从关昊扬的嘴里说出来的。她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着这个向他忏悔的男人。那句“以后好好和你做夫妻”她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失去了渴望已经的激动与感动,肺腑里更多是流淌的酸涩。
  关昊扬见她不再那么激动了,想将她拥在怀里安抚。秦语岑却在下秒推开了他,突如其来变故让没有心理准备的他就这么跌坐在了地上,显得狼狈异常。
  他看着转身跑开的秦语岑,咬牙低咒了句。
  跑开的秦语岑感觉到身下传来的阵阵疼痛,可她也步歇,因为她不想留在这里,不想看到关昊扬。此时的他让她感觉到无比的虚伪!
  秦语岑口气跑出医院,打了车,司机见她半天没有反应,便问:“小姐去哪儿?”
  是啊,她要去哪儿?
  ------题外话------
  霍总,快去安慰小岑岑那受伤心灵和身体吧……
  小岑岑太坏了,有木有?总是爱去逗咱们霍总,让人看得到吃不到……亲们,有木有替霍总着急啊?那多多的支持啊!
  花花啊,钻钻啊,票票啊……别让感谢榜空着嘛……么么
  [2015—04—2818752543254投了1票(3热度)
  [2015—04—2915191888319送了5朵鲜花,15191888319送了1颗钻石,15191888319书童投了1张月票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