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我不会介意你叫我二哥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霍靖棠和秦语轩争先恐后的钓了鱼上来,秦语岑帮他们接住放在水桶里。
  矜贵的男人和小孩子样的秦语轩玩在起,竟然毫无违和感。反而是幅温馨的画面,因为有了他而倍加的美丽。
  秦语岑看着霍靖棠因为浅笑而柔和的冷硬轮廓线条,觉得这个男人笑起来真帅,让人痴迷。
  “姐……你看着霍总发呆看嘛,我们钓的鱼,你快捡起来放到桶里去。”秦语轩叫了自家姐姐好几声了,她都托着下巴看着霍靖棠。
  霍靖棠听到秦语轩随秦语岑的称呼,蹙了下眉,更正着:“不介意的话叫我二哥,我在家里排行老二。”
  “好啊,二哥多亲切。”秦语轩点头答应着,是满满的欢喜,然后又叫了秦语岑两声。
  秦语岑回过神来,收回目光之前与霍靖棠的视线相接,她不自在地道:“语轩,你胡说什么,我是在看你们钓鱼。刚才我在想如果你输了,我要做什么菜而已……”
  “我明明看到你盯着霍总看嘛。”秦语轩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你说过做人不能撒谎的,你怎么就不承认呢?二哥,你说是吧?”
  秦语岑的脸烧得厉害,眼神纷乱,不敢去看霍靖棠,而他则勾着薄唇,好以整暇的看着盯着秦语岑,想知道她要怎么回答。
  “我没有不承认--”
  “那你就是承认了?”霍靖靖棠却截走了她说了半的话,“人都欣赏美好的人事物,这也没有什么好丢脸和辩驳的。”
  秦语岑有些无语的翻了下白眼,虽然她承认他不是般的帅,但是有必要这么自恋。
  “姐,鱼快死了,你快捡起来。我要继续钓鱼了,我不能输给二哥。”秦语轩又打断了她,见霍靖棠已经把钩甩到了海里,他也不甘示弱,对于这样的比赛认真无比。
  秦语岑笑着摇头,这个弟弟和霍靖棠特别合得来。
  也是,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他是傻子,连小孩子都不愿意和她玩,何况是大人又整天忙着作息,更是不愿意。他总是帮着奶奶和父亲弄弄鱼。现在终于有个肯和他玩了,还要和他比赛,他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他眸中的笑意像是水纹样层层荡漾开去。
  “语轩,你怎么能叫霍总二哥呢?不能没有礼貌的。”秦语岑见秦语轩竟然叫霍靖棠这么亲切,总觉得不太妥当。
  秦语轩有些不知所撒措,咬了咬唇,低下了头。
  霍靖棠把秦语轩的表情尽收眼底,回头盯着秦语岑,解释着:“是我让语轩叫我的。只是个称呼而已,有必要这么对语轩上纲上线的么?这里不是工作场合,没有什么霍总,只有霍靖棠,或者二哥。你若是不介意,也可以这么叫我。反正我是不会介意的。”
  说完,他又淡然地转头看着海面,秦语岑知道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扫了秦语轩,还有霍靖棠的兴致。
  “语轩,你就听他的吧。”
  秦语轩的眼底恢复了星光,这才放开了手脚,继续比赛。
  霍靖棠拿了瓶水递给秦语轩,秦语轩又拿毛巾给他,两人的互动让秦语岑感觉到满满的温温馨,仿佛家人样亲密。
  她深吸口气,想想霍靖棠说得也对,这时不是工作场合,真的没必要那样。她回来就是想放下在城里的切烦恼,在这里回归平静。所以那些身份地位先放边吧,让弟弟更快乐才是真的。
  随后霍靖棠和秦语轩钓得差不多了,看看时间也快十二点了,便收了竿,然后开数谁的鱼钓得最多。结果正如秦语轩所言,他真的赢了霍靖棠。
  “姐,我赢了,这样你就不用做饭了。”秦语轩高兴地抱着姐姐。
  秦语岑也替弟弟高兴,转眸,对上了霍靖棠的眸光,他薄唇扬着美好的弧度:“还是我来做饭吧。”
  他个大男人,又是高高在上的棠煌集团的总裁,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名门公子,他会做饭吗?就算他会做,她也不敢吃。
  “愿赌服输。”霍靖棠似乎看穿了秦语岑的怀疑。
  “那我来杀鱼。”秦语轩自告奋勇。
  “你们着就好。”他把已经挑出来的鱼桶轻易就提起来了,在前面带着他们进去了游艇里。
  艇内十分宽敞,也是超豪华的,具备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咖啡厅、影音室、船员室等第应俱全,客厅里铺着意大利的地毯,真皮的白色沙发,茶几上摆放着水晶花瓶,里面插着最普通不过的白色栀子花,纯白的繁复花朵配上个脆绿的叶子,散发着玉的柔和花泽,花香清新淡雅,馥郁芳香。
  可是这大冬天的并不是栀子花的花季。
  “你们先坐下。”霍靖棠替他们倒水,秦语岑倒是不好意思的接过杯子,“我自己可以来。”
  “那你们坐坐,那里的杂志好可看。会儿就好了。”霍靖棠便转身去了厨房。
  他先是利落的把鱼给杀了,会儿从冰箱里取东西,就在厨台边转着,俊挺的身影在秦语岑的潭底晃动。她看着他忙碌的背影,突然由感而发,如果哪个女人能嫁给他,该是有多么的幸福。他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居家好男人。
  “姐,如果二哥是姐夫的话,该多好……”秦语轩倒是单纯,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语轩,这话不能乱说,他只是姐的朋友而已。”秦语岑握着他的手,对秦语轩道,却也是在警告着自己。
  这样的男人虽然完美,但对她来来却只是个永远都实现不了的美梦。
  当桌美味呈现在秦语岑姐弟的眼前时,惊得他们都不敢想这是真的。这种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般无力,不真实。
  都是鱼,但是不同的鱼不同的做法,有清淡的,有带辣味的,光是看起来就很好吃样。
  “二哥,你真棒。”秦语轩看着就眼馋。
  “你怎么这么会做鱼?”秦语岑看着坐在她对面的霍靖棠,柔和的灯光从侧面打在他的脸上,半是明亮半是阴影。
  “我喜欢钓鱼,自然也顺便研究下做鱼的方法,次数做的多了,也就会做了。”霍靖棠把早就打开醒着的红酒倒入了透明的高脚杯里,递了过去,“吃鱼配点酒,味道会很不错。”
  “我也要喝。”秦语轩看着那暗红的液体,觉得很漂亮。
  “这是酒,你不能喝。”秦语岑摇头。
  “这是红酒,语轩喝点点没关系的。”霍靖棠把酒杯放到了秦语轩的面前,并且提醒他,“就这杯。”
  “嗯。”他点头同意。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地尝尝我的手艺,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他霍靖棠从没有做过饭给女人吃过,就连母亲都没有,而他却为了眼前这个小女人破例了。
  他今天大展身手,给秦语岑个惊喜,也改变他在她心里的印象,并不是那个刻板严肃的商人。他也可以是个居家的好男人。
  秦语轩吃得最欢喜,秦语岑与霍靖棠相视笑:“让你见笑了,只是你做的鱼太好吃了。”
  “如果喜欢,而你愿意,我可以再为你做。”霍靖棠轻饮了口酒,眼底的笑意加深。
  这时,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二哥,这是有客人吗?”
  男声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好像是感冒了。
  秦语岑和秦语轩回头,看到了个特别阳光时尚的男人,件粉色的羊毛衫,条白色的铅笔裤,将他修长的双腿线条勾勒完美。
  ------题外话------
  抓住她的心必先抓住她的胃,霍boss这招真好。
  明天早上九点更新。
  魔幻安娜送13朵鲜花
  推荐好友情非缘浅—独宠之蓄谋已久
  她是被家人扫地出门的可怜虫,就剩下那五位数的生活费,再无其它!
  他是站在金字塔上被人仰望的钻石王老五,句话要啥有啥!
  冷灿微微抬眸,看着身超短裙冲进包房里的小女人,“你穿成这样想干嘛?”
  晨曦微微笑,“捉jiān!”
  冷灿嘴角抽,“你穿成这样来捉jiān,就不怕有来无回?”
  “得了,你不是有心里阴影吗,咱就别在外人面前丢人了,让人笑话?”
  冷灿掐灭烟头,“我倒是想知道,我的病是不是被你治好了,所以,试试!”
  于是包房内清场,就为了试试他的心里阴影好没好?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