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他怎么用力也抓不住她的心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很平静,很淡定。
  但是在她说出的那瞬间,她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心疼得瑟缩了下。
  对于她和关昊扬这段婚姻,她不是想努力,只是他对她根本没有任何的信任,这样的婚姻已经失去意义。
  在怀疑中折腾彼此,不如趁早放手。也许还能做朋友。
  相比起她的淡然关昊扬沉黑的眸底闪过了震惊,看着秦语岑的眼神像是在怪物样。他从没有想过秦语岑会把离婚的话这么有勇气说出来。刺得他耳朵疼得厉害,抿紧了唇,言不发。
  赵玉琳则得意的轻笑了下:“秦语岑,有自知之明是好事。你别以为我儿子非你不可,要不是老爷子给你撑腰,早休了你。”
  “这大清早的,胡闹什么?”头发半白的关让拄着拐杖从楼上下来,因为生病,脸庞泛着不健康的苍白,“玉琳,你是在指责我的不对吗?”
  “爸,我不敢。”赵玉琳刚才的嚣张气焰就熄了半。
  “爷爷。”关昊扬和秦语岑开口叫着关让。
  “玉琳,刚刚你说的话像个做妈的人说的话吗?”关让走到了秦语岑的身边,她扶着他坐下,“撺掇让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儿离婚,只有这你个当妈的才做得出来!”
  关让年纪虽大,但威严依旧。他依然凌利的眸子扫过赵玉琳,她便垂下了目光,不敢迎视。对于这个公公她还是心有余悸。
  “爸,是她自己说让扬儿休了她,又不是我说的。”赵玉琳把责任推的干二净。
  “你若是不能安分的待在关家,那就到外面去住。以免在这里兴风作làng。”关让十分不悦地蹙眉,对于她嚣张跋扈的个性,他最不喜欢。
  “爸,我这不也是想语岑多关心扬儿嘛,这关心则乱,所以才说了重话。爸你大人大量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赵玉琳没有了刚才对秦语岑的恶劣态度,对公公扬起了讨好的笑脸。
  关让没有理会儿媳妇讨好的笑容,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关昊扬:“扬儿,即使你是我的亲孙子,我也不允许你欺负她。这些年你不在,全靠岑儿把关山撑下去。这个家可以没有你,但不能没有她!”
  “爷爷,别这样说。”秦语岑的心里是感激关让对她的真心疼爱。
  “岑儿,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多多包容下扬儿,他还年轻,还不省事,你就帮爷爷在他的身边多照顾他,提点他,算爷爷求你,好吗?”说罢,他分别拉起了关昊扬和秦语岑的手,将他们的手放在起。又对关昊扬道,“时间久了,你会发现她才对你最好的人。你不要让爷爷失望,关家还要靠你和岑儿。”
  关昊扬抬眸看着秦语岑,眸内是难得的温柔与深情。这样的眼神秦语岑也只有在他离开前的那晚看到过。这让她的记忆回到了曾经,可是那都只是过去,现在她要面对现实。
  秦语岑错开了和他对视的目光,看着关让,她和秦家深受关让的恩情,他已经放下了身段来求她个晚辈,她还能说什么。加上他的身体不好,医生说时日不多,她真的不想刺激到他。
  “爷爷,你放心吧。”经历过伤害后,关昊扬也想过要好好的对待这份婚姻。
  “趁我还在把你们婚礼给办了,让所有人知道岑儿是我们关家的媳妇,别让她受委屈。”关让并不想秦语岑和关昊扬之间分开,“我就算是死了也明目了。”
  “爷爷,你不要胡说。你会长命百岁的。”秦语岑没想到关让会在这个时候提出举办婚礼的事情,让她有些措手不及,“爷爷,我不觉得委屈。我也不在乎婚礼。这样挺好的,就不要折腾了。”
  “岑岑,这是我欠你的,也是爷爷的意思,切任凭爷爷做主。”关昊扬握紧秦语岑的手在掌心,似在提醒着她什么。
  赵玉琳从心底瞧不上秦语岑,这若是昭告天下,她以后还怎么有脸在那么太太面前抬起脸。她恨恨地暗自咬牙,心里不甘,可又不敢插嘴。只能在心里盘算着怎么把这场婚礼给搅黄了才好。
  关让满意地点头,秦语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地上楼换了身衣服。
  两人到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关昊扬熄了火,两人静坐着,谁也没有下车的意思。
  “以后都不要再提离婚的事。”
  “你想办法把婚礼的事情取消。”
  两人盯着车窗前方,异口同声。
  说罢,秦语岑便伸手要推车门,却被关昊扬把扣住手臂,她却挣扎不了,蹙眉:“放手!”
  “不放!”关昊扬沉声道。
  “关昊扬,反正这五年来,我只是你配偶栏上毫无意义的三个字。你把我困在你的身边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像你妈说的那样,你是关家唯的继承人,多的是的千金小姐给你挑,你就给自己个机会,也是造福他人,不是很好吗?”
  她的言外之意就是他祸害了她吗?
  “秦语岑,你--”关昊扬突地咬住唇,不让那些冲动的话脱口而出。他冷静了自己才缓缓道,“妈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何必和她置气,还是你在吃醋?”
  “我没有置气,我也没有吃醋,更没有开玩笑,我只是希望你能冷静地看看我们之间的婚姻,从开始到现在,你有认真对待过吗?”秦语岑平静地严肃地质问他。
  “是,曾经我是不满意爷爷把你硬塞给我,但是这五年你的辛苦你的好我也看在眼里。我现在只是想和你好好过生活,我没想过要和你离婚。所以你想要离婚,除非我死。”关昊扬侧眸看她,眸底黑色凝结。
  秦语岑盯着他幽暗的眸子,有些不悦,也有些气恼:“关昊扬,你是疯了吗?”
  “你可以当我疯了,所以和疯子讲道理是没有用的。”关昊扬手上的力道收,将她拉近,两人的呼吸都纠缠在了起,“岑岑,我并不想和你吵架,也不想凶你,我只是想你和你重新开始。”
  这到是让秦语岑急了,伸手抵在他的xiōng膛之上,吐出让他失望的话来:“你……已经失去机会了。因为我不想。”
  彼此静静地盯着对方,近到可以看清楚睫毛,听得到心跳声。
  只是空气冰冻了……
  秦语岑离开后,只剩关昊扬个人会在车里,无力地仰靠在车椅背上,抬起手挡在了眼睛上方,阴影把他的表情模糊。
  刚才秦语岑说的话还萦绕在耳边,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是他想要抓住,却无论怎么用力都抓不住的,那就是她的心。
  他第次感到恐慌,第次感到不安。
  他该怎么办?
  ------题外话------
  赶脚都没有什么亲爱的关注样,大家冒点泡吧。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