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迟来五年的洞房花烛夜,你不期待吗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仰视着他,能清楚地看到他墨眸中那浓稠的黑色像是潮水汹涌,让她瞬间感觉到了窒息难受。她紧握着手里的包包,倔强地迎视上他的视线,哪怕他的眼是带着凉薄与嘲讽。
  “我没有。”秦语岑咬了下柔软的唇瓣。
  霍靖棠看着她这个无意的动作,却觉得喉头那里热,性感的喉结就上下滚动。他讨厌这种感觉,有种被她牵走的愚笨。这并不是他熟悉的自己,他竟然害怕这样的自己。
  “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真的是个很美好的日子,值得庆祝。希望以后的每年你都能像今天这样和你老公美满幸福。”霍靖棠并没有听进去她说的话,而说着祝福的话。但语气里却有带着丝的决绝般,好像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般。
  她根本没有想到关昊扬会记得今天是他们五年前领结婚证的日子,更没有想到他会订下最城最好的餐厅来请她吃饭庆祝,更更没想到的是会在这里遇到他。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她和关昊扬的确是夫妻。她和霍靖棠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她又有什么立场向他解释这切。
  “霍靖棠……谢谢你。”秦语岑艰难地咽了下喉咙吐出这句话来,苦涩的味道从喉咙深入涌上来,漫延开来。
  除了说谢谢,她好像没有其他可说的。说她不是有意隐瞒她和关昊扬的夫妻关系吗?可是他从没有问过她老公是谁啊?她总不能自己主说吧,好像是要炫耀什么样。况且她和关昊扬的关系是别人无法明白的。
  不管怎么样,她结婚的事实无法改变。她和他之间的距离也是无法跨越的。
  霍靖棠没再接话,转开目光看向夜色的深处,不知道在想什么。而站在旁的秦语岑看着他俊挺的背影,觉得他仿佛离她很远,遗世而。
  正好钟làng和关昊扬都把车开了过来。钟làng将车滑到他们面前,霍靖棠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小岑岑,再见,谢谢你的晚餐。”钟làng手撑在车窗上,手放在嘴边亲了下,向秦语岑送了个暧昧的飞吻。
  今天晚这顿饭花了关昊扬多钱,吃得到是钟làng开心不已。
  秦语岑已经习惯了钟làng这种自来熟的个性,微笑着向他挥手:“再见。”
  她的目光也顺便扫过霍靖棠,他整张俊脸都隐没在阴影里,可能是喝多了酒,所以他仰躺着头,闭眸休息着。
  钟làng把车开走后,她便上了关昊扬的车。
  回去的路上,秦语岑的视线直看着窗外,xiōng膛里的那颗心涩涩的,过于安静。她的眼前总会闪过霍靖棠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关昊扬也是路无言,直到他们到了关昊扬住的鹂山丽景。
  秦语岑收回思绪,才看到自己已经和关昊扬站在他的别墅前,88号,多吉利和数字。有四百多平方前有花园,后有游泳池,难怪那个6号会所的小妖精想来。
  这是他回国后买在这里的,离公司近,方便上班。其实现在才明白了,他其实是不想住在关家,是想躲她而已。
  可笑的是,身为他的妻子,她是第次来这里。
  关昊扬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将她带进了屋内。屋内的装修风格完全是属于关昊扬喜欢的浅色系,干净温馨。
  “想喝点什么?水,果汁,还是咖啡?”关昊扬脱下了大衣挂随手放到了沙发上,便往厨房而去。
  “水。”秦语岑坐在沙发里,心里隐隐觉得不安。
  这时她看到的手机进来条微信消息,她拿起手机看,是钟làng要求加她。她点了接受,便成了好友。接着便收到了钟làng的语音。
  关昊扬倒了水出来,递给她,秦语岑伸手没有有接稳,杯子落下,清水全撒在了她的身上。杯子落在脚边。关昊扬见状,扯了面纸上前替她擦着水渍,关切道:“你没事吧?”
  “没事。”她摇头。
  关昊扬把纸团扔掉:“衣服湿了,去房间里换下。穿我的运动衣吧。”
  这里,根本没有属于秦语岑的点东西,因为这里根本不属于她。她深吸口气:“我想回关家。”
  “这么晚了,你现回去会打扰爷爷和妈的休息。”关昊扬握住她的双臂,“语岑,你生气了?下次,我买些你用的东西放在这里。你就搬过来和我起住吧。”
  “没有这个必要,我住在关家习惯了,而且我想陪着爷爷。”这是真心话,这些年没有和关昊扬在起,她也过来了,“我先走了。”
  秦语岑伸手去拨他握住她的手,可是他却不松手,反而握得更紧,脸色也浮起了阴郁:“这么急着要离开,是因为他吗?”
  秦语岑不明白关昊扬口中的他是谁,疑惑地看着他:“谁?”
  “钟làng。”关昊扬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想从她的眸中读到丝讯息,“是因为他所以你才要坚持回关家,不想留在这里是吗?”
  “我--”秦语岑没想到他会误会她与钟làng的关系,正在开口解释,可才说出个“我”字,便被关昊扬个用力,扯到了怀里,手扣住她的下巴,低头,便准确地捕捉到她的唇。
  但因为秦语岑的挣扎,所以他只是吻到了她的唇角。因为他的强迫让她感到无比的厌恶。她不想他碰她,可是关昊扬却不给她逃脱的机会,顺势就将她拦腰抱起来。
  秦语岑反应不及,把抓住他的xiōng膛的衬衣,眼底闪过惊慌:“关昊扬,你放我下来。我要回去。”
  关昊扬根本不理会她的抗议,步向卧室,脚踢开了门,几步便将秦语岑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去。他整个人也快速地倾身上前,将她禁锢在身下,他在她的上方俯视着她那张精致的美人脸,如花的唇瓣,芳香而诱人。
  “关昊扬,你想做什么?”秦语岑整个人都被他身体投下的阴影给覆盖,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将她紧紧包围,他和她现在这样的姿势,相当的危险而暧昧,让她无法淡定。
  “想做你。”关昊扬笑唇微勾,食指抚上她柔软,感受着她的唇上的美好。
  秦语岑的眼眸瞪大,拒绝着他:“关昊扬,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岑岑,我们结婚五年了,今天正好是五年的结婚纪念日,这个特殊的日子定要过得特别有纪念意义,让彼此终身难忘才好。”关昊扬的手指顺着她的下巴玉项的线条滑下,停在她衬衣上第个扣子上,指腹在扣面上暧昧地打着圈儿,“今天是我们迟来五年的洞房花烛夜,你就点也不期待吗?”
  ------题外话------
  这个关少爷,竟然误会了小岑岑和钟làng,情敌都没有找对。这人是不是太二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