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你就是喜欢小岑岑,为什么不承认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回到棠煌帝景后,霍靖棠酒意微醺,便上了楼洗澡休息。而钟làng个人在楼下的客厅里看电视,闲来没事便加了秦岑的微信为好友。
  十点过的时候,霍靖棠感觉到头疼,有些不舒服。便坐起身来,揉了揉额角。他的酒量其实还算不错,只是今天没有喝太多的红酒,为什么却这么得难受。
  他静坐了会儿,觉得喉咙里有些干,想喝水,便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趿着棉拖就出了卧室,从走廊走到楼梯,才看到客厅里还亮着微光。
  他轻声走到了客厅里,看到钟làng躺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眉头蹙,抬脚轻踢了下他。这踢,把睡着的钟làng给吓醒了,他身体惊,差点从沙发上滚到地毯上。
  “二哥……你醒了?”钟làng睁大了眼睛,盯着站在他面前的霍靖棠,这脸色臭得……他该说什么好。
  “你还不走?”霍靖棠不悦地拧眉。
  “你不是喝醉了吗?我不放心你,便主动留下你照顾你啊,你看兄弟我多好,你也别感谢我。”钟làng喜眉笑眼,伸了伸懒腰坐了起来。
  “你走了更好,我可以安静下。”霍靖棠完全不给钟làng面子,也不接受他的好意。
  钟làng片好心被霍靖棠当成了驴肝肺,也不和他计较,见霍靖棠皱眉揉了下额角,便道:“你头疼吧。等我下。”
  钟làng神神秘秘地转身去了开放式的厨房。霍靖棠抬眸,狐疑地看着钟làng。只见他走到中间的流理台前,拿起个玻璃瓶子,打开,从里面舀出什么东西到了水杯里,然后冲了旁水壶里晾着的温水,又拿起勺子搅着。
  霍靖棠看着钟làng那认真的模样,冷毅的面部线条也松了分。他坐进了沙发内,觉得屁股下面坐到个硬硬的东西,他mō出来看,是钟làng的手机,接着有声音响,屏幕亮。他看到了屏幕上钟làng和秦语岑的微信聊天画面。
  她的微信图片是她的张素颜的照片,右耳边别着朵小花,看起来白皙的肌肤看起来气色特别好,水润到吹弹可破,素颜的她看起来更加的清纯可人,像是青青草原上那朵最最娇美的小白花。可是这样美丽的小白花已经被人采摘。
  霍靖棠盯着秦语岑的照片,微微有些失神,也有莫名的失落。
  他觉得自己好愚笨,直到今天才知道她的老公竟然就是关山集团的关昊扬。难怪当初他们第次见面谈合约时,他说关昊扬默认这样的潜规则时,她脸色会变得那么难看,情绪激动,眼底浮着心痛。
  那个时候他早该看出这她和关昊扬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上下属关系的。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会是夫妻。可是关昊扬为人还是很低调的,从没有听过他结婚有妻室了。他怎么想也不会联想到他们之间的真实关系……想想,这真怨不了秦语岑,是他自己疏忽了。
  霍靖棠抿着唇,颗心渐渐沉寂。现在知道了也不晚,至少可以让他更加的清醒面对。她是有夫之妇,他不该和她有任何纠缠。
  “二哥,来,试试。”钟làng像是献宝样把那杯水递到了霍靖棠的面前。
  “你没有下什么毒药吧?”霍靖棠被他拉回了思绪,看着他眼里的光芒,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二哥,你也太小心眼儿了吧?”钟làng被霍靖棠给鄙视后,他回嘴道。
  霍靖棠把水杯接过来,然后伸手把手机还给钟làng,指尖却误点到了微信上那个小喇叭,结果就传出了关昊扬带着得意的声音
  瞬间,霍靖棠和钟làng都面无表情了。
  霍靖棠手握着水杯,手捏着手机,动作都僵硬了,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样,只是脸色冷冷的,但是心里已经被极细尖锐的东西划开了道口子。
  钟làng则咬了下唇,有心里暗叫不好:“二哥,你……没事吧?”
  霍靖棠将把手机扔给了钟làng,然后把水杯就到了唇边,猛灌了大口,这味道,清凉甘甜。他抬眸,问着钟làng:“这是蜂蜜水?”
  “嗯。”钟làng老实地点头,但是有些心虚地不敢看他,“蜂蜜水喝可以解酒,特别是缓解头疼。这是我特意出去给你买的。但这都是小岑岑告诉我的……”
  秦语岑?
  霍靖棠还没有咽下的那口蜂蜜水直接把他给呛到了,“咳咳咳……”
  他的脸色咳得涨红,接不上气儿,喉咙里又刺痛着,感觉都要把自己的心肺都要咳出来了。
  钟làng见状,上前替他拍着他的背,把蜂蜜水递上:“二哥,喝口水,会好些。”
  霍靖棠直接甩给钟làng个杀人目光,没理他,起身走到了厨房的中间的流理台,替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小心的喝着,性感的喉结就上下滚动着。
  钟làng几步跟上前来,站在他的对面,双手撑在了流理台上:“二哥,你有些不对劲呢?”
  霍靖棠依旧没有理他,把水杯里的水喝完,然后走开,连眼角余光都不曾给他。
  他走向了楼梯,钟làng在他的身后大声道:“二哥,你就是喜欢小岑岑,为什么不承认?”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步步走了台阶,钟làng气地咬牙,他最受不了霍靖棠这个闷葫芦性格。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了。
  “我知道是因为她结婚了,我也不想你做小三。可是你没看到吗?今天晚上吃饭,小岑岑和他老公全程无眼神上的交流,如果是对恩爱的夫妻怎么会没有?这说明他们不恩爱。”钟làng这个局外人倒是看得很清楚,“倒是她偷瞄你了几次,也许小岑岑和他老公并不幸福,也许她是喜欢你的。”
  霍靖棠走到了二楼的楼梯口,脚步顿在那里,回头,垂眸看向钟làng:“说完了?说完了就回家洗洗睡了。”
  “和着刚才我是白讲了这么多?”钟làng像是看个外星人看着霍靖棠,最后气馁地连连点头,“得,我回去。”
  说完,钟làng便转身离开,霍靖棠目送着他离开,然后轻轻走回了卧室,室内灯光晕黄。他时间毫无睡意,走到了落地窗边,站在那里,看着外面的灯光点点。
  本来被阴影模糊的表情突然明朗起来,他急地转身抓起了大衣和车钥匙出了门。
  霍靖棠开着车,车窗外有冷风呼啸。他的脑子里反复地回想着刚才微信里关昊扬说的那句话,好像还夹杂着秦语岑的声音,被关昊扬的声音压住了,但是他还是听到了她说“还给她”和“你混蛋”。
  这都传递给他个讯息便秦语岑好像有危险……
  他戴上蓝牙耳机,打了个电话给徐锐:“帮我查下,关昊扬住哪里?”
  被霍靖棠从被窝里叫醒的徐锐分也不敢耽搁,很快的就回复了自家老板:“他住鹂山。”
  霍靖棠浓眉紧锁,扯下耳机扔掉,脚下踩下油门,沙金色的宾利欧陆像是像是飞速在夜色中闪过的银光……
  ------题外话------
  二霍会不会是那个英雄救美的人呢?
  雨唸唸送了2朵鲜花,小辈儿投了1张月票
  妖孽老公赖上门/当往事不如烟,本文对,男女干净,双处,宠文爽文爆笑!
  帝都的司徒三少,有着最显赫的家世,最美艳的外表,最惑人的眸子,最晶莹饱满的唇,最好比例的修长身材!
  可唯独脑子不好,天生国色本该游戏花丛,可他却专等人独享!
  他说:辈子太长,睡的女人太多长疮真心不好,爷洁身自好,只睡只便好!
  可结果却是……
  花海舒夏无父无母,有个继父还被她手刃了,从此了无牵挂在杀手界大放异彩,可有天,她莫名其妙的怜惜了个男人,从此她的人生颠覆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