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真要感谢我,就陪我去一个地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和关昊扬到了机场,却看到秦语容向他们走来,手里还拿着去机票:“姐夫,姐,我取到票了。先坐会儿休息吧。”
  “我去买水。”秦语岑关没有听他说秦语容会起去,想要和要她起出差,心里就不太舒服,毕竟她们两人从小就不太和。
  “要不是去咖啡厅喝点东西。”关昊扬抬手看了下手表,还有些时间。
  “你们去吧,我喜欢喝纯净水。”秦语岑从秦语容手里拿过自己的身份证和机票,便去机场里的小商店。
  关昊扬看着秦语岑离开的背影,不悦地蹙了下眉,秦语容则笑着:“姐夫,由我姐去吧,我陪你喝咖啡。”
  机场里人多,买东西的人也多,秦语岑买了瓶水,从钱包里掏钱的时候,掉了张钱下去,她弯腰去捡起来付了帐,拿了水就要离开时,才记起自己刚才随手放在柜面上的身份证和机票没有了。就这么点点的时间,机票就被人给拿了,真是太倒霉了。
  她左右看了下,人潮汹涌,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也看不出谁拿了她的东西。她就问店老板:“老板,你看到谁拿了我放在这上面的身份证和机票了吗?”
  “没有。”老板摇头。
  “我刚才好像看到是个穿黑衣服的男子,
  他往那边走了。”有个人好心道,指了下往机场的1号大门的个瘦高身影。
  秦语岑连连感谢对方,然后抬起步就追了过去,可是人流太多,对方的步伐太快,等到她追到了1号大门的时候,那人已经上了辆计程车离开了。她站在那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这么离开,她恼恨自己的大意。
  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是关昊扬打来的:“秦语岑,已经开始换登机牌了,你在哪里?”
  “我……”秦语岑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我马上过来。”
  秦语岑又从距离遥远的1号门跑到了五号门,看到了脸色不郁的关昊扬站在的地,浑身都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他看到气喘吁吁的她,只是淡淡道:“走吧。”
  “等等……”秦语岑叫住转身的关昊扬,他回头,拧了下眉峰,“等什么?”
  “总裁,我的身份证和机票都掉了。”秦语岑抿了下唇,说出刚才发生的事情。
  关昊扬盯着的她的目光化作尖锐的刀片划过:“秦语岑,你是没有脑子?还是你不想去,然后给我找了个这么烂的借口?”
  “我没有!发生这样的意外中我也没有想到的。”秦语岑攥紧自己的手掌心,保持自己声线的平稳,“要不你先过去,我乘下趟的飞机过来--”
  “不用了。”关昊扬冷冷的打断她,“有语容就够了,现在的你只是多余的!”
  他脸色铁青,双手插在自己的裤袋里,迈开步子,与秦语岑正面擦肩而过时,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地撞到了她的肩膀,她的身子不稳地往后退了步,感觉到肩头上传来了刺痛。
  秦语容走两步,看着偏着了身子站在那里的秦语岑,眼底都是幸灾乐祸:“姐,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姐夫的,你放心吧。”
  说罢,也踩着高跟鞋,妖娆而得意地跟上了关昊扬的步子。
  秦语岑不怒不气,反而从肺腑里吐了口气来,倒觉得轻松了不少。可是她就是想不通那个拿走她机票的男人为意yù为何?真是奇怪。
  秦语岑甩了下头,也不再去多想,迈开步子走到了大门口,伸手招向辆出租车,结果辆沙金色的宾利欧陆跑车就滑到了她的面前,优质的玻璃窗降下,露出冷毅完美的侧面线条,高挺鼻梁上架着副墨镜:“你愣着做什么,上车。”
  “我……”秦语岑正想找什么借口拒绝霍靖棠的好意。
  自从上次吃饭两人不欢后,他们就没有再见过。她以为他知道和关昊扬的夫妻关系,再说出那样的话后,便会与她划清界限。她也觉得这样挺好。可是没想到,这些天不见,当再次见到他时,觉得眼眶竟然有些温热。
  “有什么话上车再说,后面的车在催。”霍靖棠瞄了下倒车镜,“还是要我下车来帮你开车门?”
  霍靖棠后面的车排了排,有些在不满意地按着喇叭,嘴里嚷嚷着。
  她无奈,只好伸手拉开了车门,坐上了霍靖棠的车,他提醒着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将车子驶离开了机场,往繁华热闹的城中心而去。
  “你怎么在机场?”秦语岑看着前方。
  “送人。”霍靖棠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眼,“刚好就看到你站在门口打车。”
  “谢谢你。”秦语岑垂眸看着自己放在双膝上的手指,在他的面前她总觉得自己有些紧张,无话可说样。
  “如果真的想感谢我的话,陪我去个地方,怎么样?”霍靖棠眉梢微挑,询问着她。
  她盯着他,有些防备。他就笑了,柔和了面部轮廓。“就是陪我去参加个宴会去吃顿饭,我没有女伴,所以你的出现刚好。而且这中午你也要吃饭,这不为难你吧?”
  秦语岑还没有回答他,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关昊扬打来的。她接了起来:“有什么事吗?”
  “语岑,我刚想起白氏集团总裁今天五十岁大寿在棠煌君豪酒店办生日宴,你过去帮关家送份礼。”关昊扬冷冷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秦语岑盯着手里的手机,抿了下唇,转头对霍靖棠道:“霍总,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参加宴会了……”
  “正好我们路。”霍靖棠踩下了刹车,停在路口等待着红灯。
  “什么?”秦语岑洁白的眉心因为不明白他的话而蹙起。
  “我正好也是去君豪酒店参加宴会。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先去买个礼物。”霍靖棠解释了下,刚才在电话里的事情他听得很清楚,其实这也该怪关昊扬的声音有些大。
  秦语岑点了下头,反正她也要买礼物,她还不知道买什么好。
  他们去了市中心有名的各大品牌旗舰店中心商城。
  霍靖棠带着她便去了家有名的茶具店,门口装成那种仿古的门,里面也是古色古香,屏风,字画,松柏盆栽,树根模样的桌椅,上面摆放着套茶具,极具中国古风装潢的风格。店里摆放着各种茶具和上好的茶叶。就连营业人员都穿着旗袍和长衫,仿佛回到了十九世纪样。
  “霍先生,请问您要挑些什么?”个面容姣好,身段优美的女子上前,秦语岑看到她的xiōng前别着的名牌上写着店长:胡洁。
  从这声招呼里,秦语岑也明白了霍靖棠是这里的老客户了,应该还是钻石级别的vip客户了吧。
  “上次我订做的套紫砂壶,做好了吗?”霍靖棠早就在这里备好的礼物。
  “做好了,请稍等,我去给您取来。”胡洁便转身离开。
  他们站了会儿,她便取来,是套造型别致的紫砂壶和茶杯,每件上面都刻着个南极仙翁和个寿字。
  “给。”胡洁却把东西递给了霍靖棠身边的秦语岑。
  秦语岑也自然地伸手去接,指尖刚碰到盒子,便从指尖跌落,从半空中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砰”声……
  ------题外话------
  魔幻安娜投了3张月票,机器猫830投了1张月票,505462593送了1朵鲜花
  《婚后冷战霸道老公》文/盛夏采薇
  新婚夜,他在衣冠整齐之下就让她偿透了什么叫撕心裂肺的痛。
  在这场利益交换的无爱婚姻里,她以为只要扮演好妻子的角色就够了,从未想过两人之间会有爱情。
  但他怎能在她辛苦怀胎十月生下孩子之后,丢下孩子及张离婚协议转身走人?
  因为,她生的是女儿,而他只想要儿子,所以,这场婚姻结束了。
  五年后……
  “爹地,为什么她跟我长得样?”
  范先生脸的淡定。
  “妈咪,为什么他跟我长得样?”
  前任范太太晕了过去。
  “请问,你是复制人吗?”两只脸蛋模样的小萌娃同时开口,望进对方相同的眼瞳里。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