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因为这世界唯有她一人让我心动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看着眼前的杜坚,原本的好心情全被他的出现给弄坏了。
  他是杜氏企业的少东,也是关昊扬的朋友,是亲密的合作伙伴,更是放làng花心的公子哥。上至明星嫩模,下至公司的女职员,只要他看上的,都会想尽办法弄上他的床。
  夜风流后,钱色交易,谁也不欠谁。
  秦语岑第反应便是这个男人是来找茬的。可是眼前的男人她也不想随意得罪,她强打起精神来,自唇角拉开个职业式的微笑。
  “杜少,你可真会说笑。关于棠煌的合约,关总非常重视,他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我天没把这合约签到手,没别想有好日过。”秦语岑感叹着替人打工,就会受这份气,“工作不易。”
  杜坚笑了下,几步逼近了秦语岑。她则连连后退,直到背部贴到了身后冷硬的玻璃墙。这里刚好是个死角,旁边的柱面上还放着盆兰花,更是挡下了不少人的视线。
  “昊扬敢情是把你把当男人在使唤了,真是可惜了秦小姐如花似玉的美貌了。不如你来跟着我,我给你两倍,不,三倍的工资,而且工作非常的轻松,怎么样?”杜坚的身躯有意地贴近她,温热的气息洒落在她的脸上,这让她有些厌恶。
  “敢情杜少是想挖关总的墙角了?”秦语岑是退无可退,表现镇定。
  “这不是挖墙角。”杜坚将杯中的金色香槟饮尽,眸上里带着抹光,“只要你跟着我,棠煌的合约你就不必在意了。”
  “杜少,你找错人了,我更喜欢自食其力。”秦语岑委婉拒绝,“谢谢你的好意了。”
  杜坚听到她的拒绝,不悦地蹙眉,顺手把空空的高脚杯往问寒问暖的台面重重放下:“秦语岑,你只是关山个公关经理而已,为公司而和不同的男人睡,不如让我个人睡,所以别不识抬举。”
  “你满足不了我。”秦语岑高傲地抬起下巴,笑得讽刺!
  杜坚深觉受辱,额上的青筋突突跳动。他伸手就想去掐她,只觉得身后有人影晃动,落下了阴影,耳边就响起了个低沉醇厚的声音:“秦小姐,原来你在这里。你刚才和我谈的合约,有些地方我还不明白,是不是该给我解释下。”
  霍靖棠的出现,让秦语岑紧张的心放松了下来。
  杜坚侧眸,就看到站身后方的霍靖棠,眼眸深幽,浮起不悦:“霍总。”
  “杜少,现在我要把她带走了人,你不介意吧。”霍靖棠这话根本没有点征求对方意见的意思,而带着种命令。
  霍靖棠他没有等杜坚回答,就把把她带离开了这个禽兽般的男人。
  走开了段距离,霍靖棠好奇道:“杜坚他喜欢你?”
  “换作是你,你愿意被这样的男人喜欢吗?”秦语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他。
  他双手插在裤袋里,身姿挺拔,步伐沉稳:“他是不知道你已经结婚了。”
  “没有必要告诉别人。”秦语岑轻轻开口,也许指不定哪天就和关昊扬离婚了,说出来又有什么意思,只会徒增别人的笑话而已。
  “也是。”霍靖棠薄唇边勾着丝浅笑,“有些人有些事不过是人生中的插曲,是没必要说出口。”
  他话里别有深意,只是秦语岑时间没有听明白,却不知道霍靖棠心里的盘算。
  她只是路跟着她来到了走廊尽头的间vip包厢前。他推开了门,走了进去,里面有几个年轻男女,见到霍靖棠,都将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这间包厢特别的大,是现代与欧式风格结合在起,整个包厢透出种华丽而高雅的品味,每次的细节都是那样的精致。在里面可经喝茶打牌,还有桌球室和餐厅。顺着楼梯往上便是休息室。从二楼顶垂落下展流苏水晶吊灯,璀璨晶莹。
  包厢里的人她也不认识,除了钟làng。他已经站起来冲秦语岑挥手:“小岑岑,我就知道你会来。还有二哥,我们三缺就等你了。”
  坐在沙发上的三个男子,除了钟làng,还有个雪白干净的男子,就连肌肤都比般男人白皙,眉目疏朗,眸光柔和,如谦谦君子淡如水,净如雪。另个男子侧着件紫色丝质的衬衣,深色的裤子,这个男人好看到找不出形容词,无可挑剔的五官是上帝精心的艺术品,不同时霍靖棠的冷毅刚硬,这个男人透出的是种冷邪妖魅,对,所以才能让人瞬间迷失了心智。
  而他们也上下打量着秦语岑
  “小岑岑,给你介绍下。”钟làng把拍了下秦语岑的肩,“这是白雪宸,那是乔冷幽。都是二哥的朋友。宸,幽,这是秦语岑,你们也可以像我样叫她小岑岑。”
  白雪宸只是轻浅笑,而乔冷幽则给了钟làng个嫌弃的表情,便往麻将桌而去:“来吧,离开宴还有些时间,玩会牌。”
  “会打牌吗?”霍靖棠在她身后道。
  “还可以。”秦语岑平时和客户应酬,也少不了会打牌。
  “那你去和他们玩玩。”他说。
  “我?”秦语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不行。”
  钟làng却不由分说地拉过她往机麻桌而去,拉开椅子将她按坐下去:“小岑岑,二哥叫你打,你就打吧。别担心,这帐记二哥头上,不会让你掏钱的。”
  秦语岑可不就是怕输钱嘛,看他们几个人,定打得大,自己是没钱输,也不想坑了霍靖棠。
  “你放心打吧,我给你看着。”霍靖棠便走到她的身后,手插在裤袋里,手撑在她的椅背上,两人之间的距离很微妙,“钟làng是好久没有赢过我的钱了,今天就让他赢次。”
  每次他们在起打牌,霍靖棠都是大赢家,而钟làng是输得最多的那个。
  “对对对,我要的就是这机会。”钟làng笑得最灿烂。
  “阿làng,你收敛些,别吓到秦小姐了。”白雪宸始终面带温和的笑意。
  “阿làng,你就这点出息。”乔冷幽十分不屑。
  “我赢了,大不了请大家去唱歌。”钟làng对秦语岑道,“小岑岑,你是女士,你先掷骰子。”
  就这样,他们玩起了牌,霍靖棠就在她身旁看着,偶尔会指点两下,钟làng就会大叫着阻止。而白雪宸和乔冷幽则不说话,只是目光会偶尔扫过秦语岑,能被霍靖棠这么明目张胆地带到他们面前,还是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之中,可见她的他心里的位置是绝对的重要。
  “我去倒杯水来。”霍棠起身,往旁的客厅而去,他到着水,个空杯子就递到他的面前,是衣衫洁白的白雪宸,他压低着声音:“阿làng说你看上有夫之妇了?不会就是这位秦小姐吧?哥,你这是在玩火!你明知道她已经结婚,有老公了,你还敢把往我爸的生日会上带,你也不怕姑姑知道了,还有你奶奶,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你不是这么不理智的个人。”
  “不过很快她就会离婚了。”霍靖棠捧着杯子,抿了口水,“还有她是代表关山来的。”
  白雪宸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家的表哥:“哥,就算她离婚了,霍家也不会同意的,你想过这些没有?”
  “我想过,等他们知道后再说,但对于她我是不会放弃的。”霍靖棠的眸底是毅然的坚决,“因为这世界唯有她人让我心动。”
  ------题外话------ky2ski2投了1张月票,13899519788投了2张月票。13899519788投了1票(3热度)
  请亲爱的们尽量投评价票为5热度哈,这样更好,感谢。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