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不想离开一个火坑,又跳入另一个深渊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面对关昊扬莫名其妙的顿责骂,秦语岑是完全没有没有缓过来。
  她能从听筒里听到关昊扬那粗重的呼吸,看来是气得不轻,只是这生气也得有个原因吧。她并不生气,只是平静问道:“关昊扬,你大半夜不睡,就是想对我发这无名火吗?这千里之外,我还有什么本能能惹到你?我到底干了什么事?”
  “你干了不要脸的事情还这反理直气壮地质问我?”从关昊扬的鼻息间传来了不屑的冷哼,“秦语岑,你怎么可能不要脸到这种程度。你是故意把撒谎说身份证给人拿走了。我前脚走,你就迫不及待地去见别的男人。秦语岑,不要忘了,我才是你的老公,你这样做把我致于何地!”
  别的男人?
  秦语岑的心“咯噔”下,立即联想到了霍靖棠的身上。关昊扬知道她出了机场就碰到了霍靖棠,然后从他的车离开的吗?而他又怎么会知道,难道是有人在监视着她?想到有样的可能,秦语岑的心里对关昊扬更是多了份悲凉。
  “你派人跟踪我?”秦语岑问他。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关昊扬吼道,因为愤怒而气息不稳,“秦语岑,记住你的身份!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点,全世界的男人都会被人迷住。你知道钟làng是什么人吗?你竟然敢去招惹他!他的父母都是外交官,长年都在美国,他也是在美国长大。别看他总是脸笑容的样子,其实他是现在国内游戏研发最大的làng客集团总裁。你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不过是有钱人想玩弄你下。就算他真的喜欢你,他的父母也不会要个你这样的女人进钟家的门!”
  秦语岑听到关昊扬提到的是钟làng的名字,而不是霍靖棠。她的那颗高高吊起的心就放下了,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好像他对他说的那些羞辱的话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没有引起关昊扬的注意和猜测。而她和钟làng之间可是什么都没有,也没有想过。
  “你说完了吗?说完了就早点休息。”秦语岑深吸口气,口气冷淡。
  她不想和他多说,便挂了电话,这似乎还不够,直接就关机了。
  席言见秦语岑的脸色不好,安慰着她:“为关昊扬这种人生气不值得。岑岑,这种不信任的婚姻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和他起làng费青春,不如趁还年轻的时候重新寻找幸福。”
  “言言,我知道。”秦语岑点头浅笑,不想好友替自己担心,“只是以后不要再提霍靖棠了。就算和关昊扬离婚了,我也没想过要和他有什么牵扯。”
  关昊扬有句话说对了,普通家庭的父母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个离异的女人。何是像霍家那样的名门,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对于他们不说是污点,是耻辱。而她不想离开个火坑,又跳入另个深渊里。不想再做直付出的那个!
  是她太看不清楚自己和他的差距,是她还想做梦。
  上次明明说好保持距离,现在怎么却像是又靠近了许多。她总是会无助地沉迷在他那双幽邃的深潭里。她虽然有丝动容,但更多却是害怕。
  而关昊扬的席话泼醒了她。
  而另边的关昊扬盯着被挂断的手机,心里咽不下那口气,又拨打,却传来了关机的提示。他牙关紧咬,他的指尖地手机的屏幕上滑了几下,张张照片翻过去。上面是今天在白沐杰的生日宴会上,钟làng和秦语岑在起的些画面,钟làng搂她的肩,钟làng替她夹菜盛汤……钟làng体贴得比他还像秦语岑的老公。这让关昊扬很火大,所以才会发飙质问。
  他看着那些照片,心中的怒火燃烧,力大到仿佛要捏碎手里的手机。
  他深吸口气,从落地窗外走回了客厅,觉得浑身不舒服地坐进了沙发里。而在客厅里准备修改着资料的秦语容看着脸疲惫的关昊扬,转身去了吧台,替他倒了杯水。她展开手心,那里有片白色的胶囊,她盯着那药,有片刻的失神。
  这也许是她的机会,可以得到关昊扬的机会。她已经期盼这天的到来很久了,也许只要这样做才能拆散他和秦语岑的婚姻。反正秦语岑并不在乎关昊扬,她会好好替她爱他。
  秦语容咬牙,心横,便把胶囊给打开,把里面的药粉倒入水里,轻轻摇,便融化在水里。
  她端着水,折回去,把水送上前去:“姐夫,喝口水吧。”
  她压抑着呼吸,目光低垂,就连手都有些抖,心跳也在加快。可是正处于盛怒边缘的关昊扬也不疑有他,接过水杯就仰头,口喝下去。秦语容盯着关昊扬上下滚动的喉结,她也紧张地咽了下喉咙,手心里都泛起了潮湿。
  “姐夫,你去休息吧,这点资料我个人可以整理好。”秦语容扬起甜甜的笑容,让关昊扬放心。
  关昊扬紧抿着唇,眉头拧在了起:“这些东西我必须要亲自过目,你别管我,你快弄吧。”
  秦语容也没再说什么,继续她的工作,不时会抬眼看下关昊扬,他就那么坐着,直保持着那个姿态和表情。
  半个小时过去了,关昊扬言不发。秦语容起身上前,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指着合约:“姐夫,这里是这样修改吗?”
  关昊扬回神,目光落在了纸面上,却有些心神不宁,便将视线调向了秦语容的脸上。她离他很近,她身上的的味道好熟悉,淡然清新……是秦语岑用的那款香水,撩动着他的神经,感觉到小腹处,仿佛有根羽毛在那里挠得心痒难耐。他的眼前渐渐模样,又慢慢清晰,看到的是秦语岑正对他扬着甜美的微笑。这是多久在她的脸上不曾出现过的表情。
  “岑岑……”关昊扬念着秦语岑的名字,然后把将秦语容拉过来,紧拥在怀里。
  秦语容感觉到自己真实的依偎在关昊扬的怀里,那种前所未有的满足和甜蜜难以预言。她不顾矜持,伸手紧紧地扣住他的腰身,在他的怀里仰起头,她的目光在柔和的灯光下柔嫩勾人:“昊扬。”
  这么温柔深情的呼喊,仿佛把大火,把药力正在释放的关昊扬的理智焚毁。
  他捏住她的下巴,低头便覆上了她的唇,开始了狂野的掠夺,仿佛是在发泄着心里的怒火,吻得了秦语容的唇,让她有些承受不住。
  ------题外话------
  评价票cf85324575投2票805546615投1票鲜花1225投1票autumnwinner投1票a21313投3票dabao激a激a投1票
  805546615投3张月票,sky2ski2投1张月票13899519788投2张月票
  13801208555送1颗钻石打赏188潇湘币投1张月票魔幻安娜送5朵鲜花poneym送1朵鲜花
  天降萌娃之前妻很抢手/萧潇兮
  看到从天而降的小包子,他当众将她抵在车盖上,冷酷道,“唐淼,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她,挑眉,媚眼如丝,对着旁缩小版的他道,“欢欢,娘娘被怪蜀黍欺负鸟,怎么办?”
  “得令,我立马给慕爹地,楚爹地,还有宇文爹地打电话。”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