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连我们的婚姻也曝光,你说怎么样?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容其实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对于秦语岑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毕竟是从小长大的姐妹。她知道以秦语岑的性格是不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婚内出轨,而且对象还是自己的有血缘关系的堂妹。谁都无法承受自己的婚姻被最亲的亲人背叛,她不会相信秦语岑知道后会保持沉默,与关昊扬继续这段破碎的婚姻。
  “有想件事情你还不了解,那就是秦语岑想要和我离婚,下辈子都难。”关昊扬的唇角带着自信的缓缓勾起,“她欠我们关家的,她这辈子都还不完。她是没有提离婚的资格,除非是我开口。就算她知道这件事情,最多闹闹小情绪,而我可以让你无所有,让你滚出京港市。”
  关昊扬对秦语容不带半点的怜惜,字字如针扎进了秦语容柔软的心脏上,疼得她连喘气都痛,咬紧牙关:“姐夫,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秦语岑的妹妹,看在她的份上你也不该这样对我。”
  关昊扬在秦语容的面前蹲了下去,伸手捏住了她弧线优美的下巴,让她被迫仰起头,与他冰冷的目光相对:“如果你乖乖的,我自然不会这样对你。所以,秦语容,你该放聪明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姐夫,只要你对我好,我什么都会替你着想的。”秦语容也顺势放低自己的姿态,因为她知道和关昊扬硬碰硬是没有好处的,而且她也能觉察出来他还是害怕秦语岑知道这件事情。只要她不说,便可以成为她威胁他的筹码。
  关昊扬盯着她那张脸好会儿,才放开了她,站起来,理了理西装上的细褶,然后走出了卧室。
  秦语容才从地上站起来,唇角边浮起抹淡淡的笑痕。
  这边的事情谈好之后,关昊扬便订了最近班飞机回到了京港市。到了关家,已经是深夜十点。
  他把小型的行礼箱放在客厅里,行色匆匆地便急着上了楼,走到了秦语岑的卧室门前,伸手去拧开了门锁,卧室内没有灯光,落地窗帘是打开的,外面的淡淡的光芒透进来。他往大床而去,看到床上并没有人,而且冰冷。
  秦语岑不在关家,那是去哪里了?
  关昊扬看着空空的房间,完全感受不到属于她的丝气息,这让他有种秦语岑已经从他的生活中完全消失的感觉。
  他站了会儿,离开了她的房间。出了门,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了赵玉琳的声音:“扬儿?”
  关昊扬回身:“妈,你怎么又没睡?”
  “这人上了年纪,就浅眠了。”赵玉琳几步走过来,目光扫眼秦语岑所在的卧室门,“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关家住了。听你爷爷说她和朋友住起,也不知是真是假。儿子,秦语岑她靠不住,只怕有天她会给你戴绿帽子。要不和她离了,这婚礼也免了,懒得我去操心。”
  “妈,爷爷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关昊扬的心里烦着呢,只想离开这里清静下,“我回去休息了,哦,忘了告诉您,我让语岑搬到了鹂山住,以后别再瞎说了。”
  关昊扬替秦语岑遮掩着,然后开车离开了关家。边开车,边掏出了手机打给了秦语岑,遍遍地打,直到第三次,终于接了起来,他劈头就问:“你在哪儿?”
  “关昊扬,我不想住在关家,我搬出来住了。”秦语岑也没有隐瞒他,据实以告。
  “我问你现在在哪里?”关昊扬似乎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再问她次。
  他匆忙赶回来,只是想看到她,却却在关家看到冰冷的空床铺,想起她和钟làng亲密的照片,他的心里滋生出无数的烦躁。
  “是和钟làng在起吗?”他见她沉默就冲口而出。
  “在没有和你离婚之前,我还是你的妻子,什么是妇道,我比你记得清楚。”秦语岑也不生气,反正已经习惯了他的猜疑,否则也不会那样悲惨地失去第次。
  “我说过不同意离婚。”
  “我也说过取消婚礼。”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让步分。
  就在彼此沉默的时候,关昊扬听到了话筒里传来了个女声,好像是席言的。在这个城市里,秦语岑就只有这么个朋友,他们见过的次数不多,也真正说过几句话。
  “岑岑,我们必须好好谈谈。我来接你,回鹂山。”关昊扬确定她是和席言在起,刚才燃烧在xiōng口的火焰也渐渐熄灭。
  “我不会跟你走的。我要休息了。”秦语岑冷淡地挂了电话。
  她和关昊扬之间已经回不到过去了,曾经那份单纯的喜欢渐渐腐烂在了她的心里。她必须得连带着血肉从心上剜下来,即使疼得快要死去,也要咬着牙撑下去。慢慢的心上就会长出新肉来,伤口就会愈合,到那个时候她就不会再痛了。
  席言看着眼底还是不争气地浮起泪水的秦语岑,递上张纸巾:“既然已经决定放手了,就勇敢点。”
  “再痛不过如此。”秦语岑点了下头,“只怕是关昊扬不会这么轻易放手。他说我要离婚,除非他死。”
  “他这根本就是无赖的行为!他就是吃定你欠了他们关家,就得拿辈子去还!还真是替无耻的!”席言替好友打抱不平,接着分析了下情况,“如果你想马上和他撇清关系,我明天龙头问问公司法务部的人,看看有没有认识的打离婚官司的好律师,定帮你摆脱他。你付出了五年,关山集团也该有你半,这并不为过。”
  以关昊扬现在的身份,如果不请个好律师,只怕在这场婚姻里受尽委屈的秦语岑还会在离婚上吃亏。席言自然不想好友直被他们压着,想帮她得到应有的切。
  “言言,我和他隐婚五年,都没有人知道,所以离婚我也不想弄得人尽皆知。只要能离婚就好了。”秦语岑并不想把事情弄大,“那些都是身外之物,自由比这些重要多了。”
  “也是。”席言赞同她的观点,总不能让别人知道秦语岑成了关家的下堂妇,这对于她的名声是种抹黑,“反正你现在已经搬出了关家,分居两年,就可以向法院申请离婚,到时候就算关昊扬他不同意也没有办法。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他们正说着话,秦语岑的手机又响了:“语岑,我到席言家了,你马上下来,否则我就上去,让所有的人都睡不着。”
  “关昊扬,你这样做,我可以叫保安。那样明天报纸的头条就是关山总裁的丑闻。”秦语岑也不受他威胁。
  “好啊,正好连我们的婚姻也曝光,你说怎么样?”关昊扬冷冷的吻,让秦语岑捏紧了手机,指骨泛起了青白,“好,我下来。”
  席言拉住准备在离开的秦语岑:“岑岑,他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你不能去。”
  “他还吃不了我。”秦语岑拍了拍席言的手背,给她个放心的笑容。
  秦语岑离开后,席言盯着关上的门板发呆,有些焦急不安。突然脑海里闪过个人,她拿起自己的手机便输入烂熟于心的属于霍靖棠的电话号码,然后拨了过去。
  ------题外话------
  魔幻安娜投1张月票,这么近nmy送1朵鲜花
  亲爱的们,票票投起走嘛,看看这感谢榜这么瘦……好可怜……
  推荐长河晨日/红楼之护国将军宠潇湘
  她和他本无任何交集,多少次心碎,次决绝,让她遇到他,从此蓄泪的眼尽是欢颜!
  他和她本无任何瓜葛,多少年期盼,世柔情,让他遇到她,从此空落的心有了牵挂!
  又是篇红楼故事,鉴于自己简介无能,就写这几句,亲亲们将就看吧,主要还是看文哦!嘿嘿!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