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放过他也是放过她自己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在这样的危机的时候,席言能想到的只有霍靖棠,以他尊贵无比的身份地位才可以压制住丧心病狂的关昊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席言将电话打通后,迟迟没有人接,心里也特别的焦急。
  她再拨,直到霍靖棠接起了电话,对方还没有开口,她已经急急地先开口:“霍总,关昊扬又来找岑岑的麻烦了。求求你帮个忙,把关昊扬给赶走好吗?”
  “你慢点说。”霍靖棠听到是关于秦语岑的事情,也打起了精神。
  席言把事情简单的讲了次,便请求着他的帮助。
  “关昊扬是秦语岑的丈夫,你却让我去帮秦语岑的忙,席言,是不是找错的人?”霍靖棠说出的话让席言以为自己听错了。
  霍靖棠对秦语岑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难道是她猜错了?可他明明对秦语岑和其他的女人不样。遇到尴尬的席言暗处深呼吸口气。
  “霍总,我以为你能帮上忙。”席言咬了咬唇,“是我打扰你了,对不起。”
  “这忙我是帮不上,但是我找你有事。”霍靖棠叫住准备挂电话的席言,“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你下楼来趟,取个东西。”
  这是要怎样?席言有些跟不上霍靖棠善变的节奏,完全愣在那里,半晌才吐出个字来:“好。”
  席言握着已经结束通话的手机,指腹地机身边缘摩挲着。她完全弄不懂霍靖棠。他会有什么事亲自跑到她家里来找她?这是她做他秘书这么多年从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就算有事,也是徐锐来找她。他和每个女职员都会保持距离,公司里的女职员对他也是既钦慕又不敢靠近。
  席言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边套上大衣,边走到门边换上鞋子,便连忙出了门。
  她乘电梯下去,就看到关昊扬的车停在了她所在的单元门口。红色法拉利车窗降下,能看到关昊扬的侧脸,脸色十分的难看:“我让你车!”
  “我说了我住在席言这里挺里挺好的。”秦语岑则站在车门外,与关昊扬说着话,“你不想离婚,我没办法改变你,但是我可以改变我自己,我可以换个环境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们天是夫妻,你就天得住在关家!跟我回去!”关昊扬说着便推开了车门下来。
  秦语岑则警戒地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与关昊扬之间的距离:“关昊扬,别这样。”
  “秦语岑,我到底要拿你怎么办才好?才能弥补你?”关昊扬看着仿佛已经远离他的秦语岑,暗自叹了口气,眼中浮着对她的无奈。
  “如果你真想弥补我,那么就同意离婚,这便是对我最好的补偿。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秦语岑主动让步,无条件地离开,只想要自由之身。
  关昊扬抬起视线,眸光阴冷的:“秦语岑,你非要惹怒我吗?你就不能和我好好说话吗?对钟làng你都可以轻柔细语,对我为什么却冷若冰霜?”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为什么总要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每句话都充满了怀疑,我们之间还的什么好说的!”秦语岑洁白的眉心拧紧在起,转身就要走。
  关昊扬见她转身,上前几步把扣住她的手腕,随之将她拉进了怀里,紧紧地抱着,不让她挣扎:“岑岑,我们不说其他人,以后都不说,那跟我回家好吗?我就错了那次,难道就十恶不赦吗?”
  他的语气几近乞求,这是高高在上的关昊扬第次对她放低姿态。
  秦语岑心中潭水激荡,已经说不清楚是苦涩还是安慰,只是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百味陈杂。
  “关昊扬,太迟了,真的太迟了……”她在他的怀里摇头,xiōng口钝钝的疼。
  “不迟,只要你给我们彼此机会,切都还来得及,我们可以回到曾经。”关昊扬见她的眼角浸出了泪雾,染湿了纤长的羽睫,如洁白的栀子花瓣滚着晶莹的露水。
  “别再自欺欺人了。”她对上他的视线。
  站在他们左侧的霍靖棠来就看到关昊扬和秦语岑亲密相拥的画面,半点都看不出有像席言所说的那种危险。他们明明是对恩爱夫妻。
  是啊,恩爱夫妻。只不过偶尔也会吵吵架,闹闹小脾气。不过是床头吵,床尾合,又有谁能插足进去。
  霍靖棠那双深潭幽暗冷沉,霜雪凝结而起。他手中握着的个盒子,已经微微握得变形了。
  席言也在同时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树影里的霍靖棠,顿觉得不好。她举过走过去:“霍总。”
  她的呼喊让正在僵持的关昊扬和秦语岑都回了头。
  关昊扬的目光在霍靖棠与席言之间来回扫过,心里别的猜测,想必就是上司与下属之间的暧昧。
  而秦语岑则身体则颤,感觉自己有些狼狈,有些难堪,更多是竟然是心虚,仿佛她和关昊扬抱在起被他看到是在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她不敢去看霍靖棠的眸子,但是她依然能感觉到那目光如冰冷的冰棱,直刺向她。这种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可这样也好,不管霍靖是如如席言所说那样对她有丝的不样,都断了彼此那丝念头。她这样的女人是配不上霍靖棠的,是进不了霍家的门,与其到时被霍家羞辱,不如自己远离是非。有时候,仅仅是喜欢是不够的……至少现在的她还没有勇气去接受另段感情,面且对方还是霍靖棠。
  说她懦弱也,胆怯也罢,经历过次错误的豪门婚姻。
  她考虑的东西就更多了,身份背景家庭等等。这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的,那种想要迈开步子,却又直无法迈出去的艰难。
  她这样的女人还是不要去祸害全市女人心中的极品男神好了。放过他也是放过她自己。
  她不但没有推开关昊扬还顺势挽住了他的手臂,语气放柔:“老公,今天我就在席言这里住晚,好吗?”
  关昊扬听到秦语岑叫自己老公,这心里也滋生出了甜蜜:“就晚。”
  秦语岑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下,笑里有多少酸涩只有她知道:“那你说回家早休息吧。”
  “我们过去和霍总打个招呼。”关昊扬便带着秦语岑走向了霍靖棠和席言,“霍总好。”
  这也难怪,席言能在二十六岁就成为了霍靖棠的首席秘书,这么年轻,没有人在后面撑腰,很难爬这么高。
  “关总好。”霍靖棠正把手里的的个盒子递给了席言。
  “岑岑,你看霍总来找席言了,不如你今天和我回家,不要打扰他们。”在关昊扬的眼里,把他们凑在了起。
  霍靖棠和席言对视了眼,席言脸色红,正要解释:“关昊扬,你别--”
  “关太太和席言是好朋友,她是想说你们别见外。”霍靖棠却快席言步打断了她的话,并伸手扣住了席言的手腕,这举动让席言都不道如何是好。
  ------题外话------
  二霍好像又误会了,小岑岑是伤不起了,没有安全感,选择了逃避。
  魔幻安娜投1张月票15277391570投1张月票minnie720415投2张月票13801208555投1张月票尽职尽责投1张月票难得来玩投2张月票
  minnie720415送1颗钻石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