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说服你姐同意,我才能从二哥变成姐夫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自从在临县遇到了秦语岑和秦语轩,然后知道她的家在这里后。霍靖棠每个周末都会到这里来海钓,到的时候会给秦语轩打座机。他便会到上次他们钓鱼的地方找他。
  秦语轩到了地方后,只看到霍靖棠个人,又左看又看的,在寻找着秦语岑的身影,没有看到人,他的眼里浮起了失望:“二哥,我姐没有来吗?”
  “你知道她工作很忙的。”霍靖棠想到那天秦语岑说的那些让他心里不舒服的话,心里就有些无奈。
  他们自上次不欢而散后,他再也没有去打扰过她。既然她不想与他有任何的交集,那就消失。她有句话说得对,她是有夫之妇,他的纠缠只会对她造成困扰。若是让外界误会她婚内出轨的话,那么他岂不是害了她。
  “二哥,我姐她都好几个星期没有和你起来了,她真的有那么忙吗?”秦语轩说出心里的疑问,咬了咬唇,白衣黑发的少年显得有些腼腆。
  “其实她也很想来,只是没有办法。她工作很辛苦的,你要体谅她,她说他也很想你的。”霍靖棠替秦语岑说着好话,不想让秦语轩太难过。
  秦语轩听到霍靖棠说秦语岑也是想她的,眼睛突然亮,反问着:“二哥,真的吗?”
  “真的。”霍靖棠拿起个手机盒子,递给他,转移了话题,安抚着他,“这个手机是你姐送给你的,看看喜欢吗?你看她是不是想着你。我给你存好了我和你姐电话。会儿我教你怎么用。”
  就怕遇上有些紧急的事情,送手机给他为了也是方便和他联系。
  “谢谢二哥。”秦语轩接过来,笑得黑眸晶亮,和小孩子样特别的纯真。
  盒子里静静地躺着的白色的手机就如他人样纯净。
  “这里还有我送给你的鱼竿。”霍靖棠又把个黑色的长盒子给他。
  和霍靖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接触,已经熟悉自然,也能放开不客气了。仿佛他就是自己的二哥,自己的亲人。
  秦语轩欢喜地打开了了盒子,里面是个通体黑亮的鱼竿,还有暗纹,拿在手里的手感非常好。而他却不知道这鱼竿是数数二的世界名牌。
  “来,今天就试试这个新鱼竿。”霍靖棠也拿出自己的鱼竿,准备和他起钓鱼。
  秦语轩拿着鱼竿,心里满满的是喜欢和感动,就像小孩子样很容易就满足了:“二哥,你对我太好了。”
  “说什么傻话呢。”霍靖棠面对秦语轩就如大哥哥样,拥有足够的耐心和难得地温柔。
  “二哥,我知道别人都说我傻,从来没有人愿意陪我玩。第次和你在起钓鱼的,还有我姐陪着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真的好幸福。”秦语轩盯着自己的脚尖,黑色的睫毛掩映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你如果是我姐夫就好了……我问过姐,她说关少爷不是玩具,不是说不喜欢就可以扔的。而且还要你的同意,二哥,如果我想你做我姐夫,你能同意吗?”
  霍靖棠盯着秦语轩白皙的脸庞,眸光有片刻的失神。他说的正是他的心愿,可是想要办到却不那么这容易。
  “二哥,你不同意吗?姐说,只要你同意就好了。”秦语轩并不太了解婚姻是怎么回事,凭自己的理解想得很简单。
  “其实就要看你姐的态度,必须要她同意才行。”霍靖棠伸手轻拍着秦语轩的肩,“只要你说服你姐同意,我才能从二哥变成姐夫。但是你不能说是我说的,否则你姐会生气的。”
  “好,我姐最疼我了,我说的她定会听的。”秦语轩有着满满的信心。
  两人达成了默契,都相视笑。
  这个周末,从关山正式离职的秦语岑也从关家搬走了,她就说住在鹂山,她知道现在关昊扬也不会去拆穿。毕竟现在他和秦语容在起,也不想她去说破给爷爷知道。
  而赵玉琳看着秦语岑,却心里不舒服,警告着她:“秦语岑,你若是不好好伺候好我儿子,我和你没完!”
  “妈,你放心吧,有人比我伺候得更好。”秦语岑淡淡回他句。
  “秦语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玉琳反问她。
  “你该知道的时候会知道的。”秦语岑也不再多停留,离开了关山。
  正好是周末,席言陪着她起,在外面等着她。秦语岑上车后,席言也看到了赵玉琳的脸色不好:“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让她不好受了。”秦语岑自嘲笑,“她认为我要祸害他儿子。”
  “谁祸害谁还不定呢。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席言对关昊扬母子也没有点好感,“虽然暂时还不能离婚,反正以后不用再受他们的气了。”
  “嗯。”秦语岑觉得现在她和关昊扬有纸婚书外,就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了。这样的平静也是让她欣慰的,至少可以少了很多sǎo扰,只要他不出现,她就可以假装自己是自由的。
  秦语岑暂时搬到了席言的家里,去了关昊扬帮她报的那个美术学院,重新拾起了自己的兴趣,然后接着便是要找房子,把秦语轩接到市里来。因为工作有些积蓄,所以找工作的事情她还不先着急。
  她第天到班上,便引了大家的的注目。
  她扎着马尾,白色的大衣,黑色的长靴,素净着张天生丽质的脸,如莲花如淤泥而不染,褪去了商场上的浮华媚惑,反而更清纯迷人。虽然她已经二十有五,但看起来依旧青春如在校的大学生。
  她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这些打量的目光,静静地走到了最角落的地方坐下,准备自己的东西。
  她总是沉默寡言,不和别人多交流,上课就来,下课就走。
  这天,关昊扬来学校接她:“爷爷说今天在棠煌酒店订了桌,让你和我必须去。”
  “好。”虽然他们之间没有缘分,但她依旧把关让当自己的爷爷年看待尽孝。
  在去棠煌的路上,秦语岑句话都没有说,关昊扬也保持沉默。直到了棠煌酒店。秦语岑下车,就看到了辆黑色的宾抻轿车停好。率先下车的人是徐锐,他替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接着霍靖棠迈出了修长的腿,站直,贯的黑色大衣,棱角分明的帅气五官透着冷漠。
  秦语岑本想转开目光,却发现自己根本移不开,而他像是磁石般紧紧地吸引着她的目光。
  霍靖棠走上台阶,她站在旁,微敛下眉眼,捏紧了自己手里的包包,心跳如擂,随着他的接近而加快,可是他却像是没有看到她盘,直视前方,往酒店大堂进去。
  秦语岑站在原地,指尖冰冷,xiōng口漫上了让人窒息的潮水。
  ------题外话------
  明天精彩,小三搅乱饭局。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