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这样做才能在你的面前有存在感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秦语岑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好乱,面对霍靖棠这个尖锐的问题,她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她的羽睫轻颤了下,脑子里突然片空白。
  “我……我不知道。”秦语岑伸出粉舌轻舔了下有些发干的唇瓣。
  她这个无意识而又本能的动作让霍靖棠的眸子格外的学深沉,如千年古般幽暗。她舔唇的动作刺激着他的肾上腺素,他也不自觉的轻滚了下性感的喉结,两人之间的距离因为分外的安静而滋生着暧昧,那种感觉会让人无法理智,xiōng口像是揣了只小兔子般,随时都会跳出来。
  两人之间的空气也变得窒息而稀薄,心跳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了彼此的耳朵里。她根本不敢动,怕动就会将这和平的局面给打破般。而霍靖棠这么近距离地看着她细腻柔嫩的肌肤,那盈盈水润的双眸,还有像小扇子样颤动的纤长羽睫,仿佛挠在他的心间上,让他无法淡定从容。
  他不是第次见识到她的美好,可每次的靠近与欣赏都能让他更加地对她感兴趣。她总能挑起他内心深处潜藏的情感,甚至还能掀起涛天巨,而他就淹没在其中。
  “你既然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我替你做决定,可好?”他的薄唇吐出的是悦耳的声音。
  接着他移动步,而她也顺势退了步,直到她的背脊抵在了坚硬的实木双扇门上,无处可退,她只能整个人都紧贴在上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想做什么?”秦语岑双手垂放在身侧边,紧张地扣着门板,指甲抓得生疼。
  “是对你,还是对秦语容?”霍靖棠轻笑,“对你妹妹我可没有兴趣。至于你……可以考虑看看。”
  这话有些逗人的意味,但却又意味深长。让本就乱了颗心的秦语岑更是茫然无措。
  “你能离我远点吗?我……我不能呼吸了。”她并不想深入他的话题,装傻般转移了话题。
  他站在她的面前,让她觉得她面前的空气都被他给抢走了,而她却呼吸困难。
  霍靖棠并不如她的意,没有退开半分的意思,还将只手掌撑在她耳侧的门板上,身体微微前倾,与她的呼吸就纠缠在了起。两人之间亲密异常。
  而秦语岑感觉到又羞又气白皙脸蛋上也浮起了可疑的红晕。她却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她深呼吸口后,咬了咬唇,抬眸,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他,两人视线也撞在起。她突然就失去了反抗的力气与意志,那双眸,深邃迷人,看上眼,便沉沦……
  “我觉得这样做才能在你的面前有存在感。”霍靖棠的语气里有丝的幽怨。可是他这样高高在上的的人,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这幽怨是从何而来?难道是自己产生的错觉吗?
  “我是出身比别人好些,拥有得比般的人多些,可毕竟我不能是万能的,这世间也有我所不能掌握的东西。”他看穿了她的想法,“比如眼前就有个人是我猜不透--”
  秦语岑不敢让自己再听下去,打断了他的话:“我……我得去医院了。”
  她脸红得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不管看向哪里,都是落在他的身上,这让她更是心慌意乱。面对他,她不断地说服自己要冷静,可是却无法管住自己,总会在他的眼神里融化。
  “去医院有这么重要吗?”他反问她。
  “我奶奶和爷爷都去了,总之……我不能留在这里。”
  她伸手去推他,却反被他给抵在了门板上,两人的身体之间没有丝的缝隙。他灼热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接着唇上便覆上了柔软而温凉的唇,把她的惊呼声给吞没。
  脑子里像是放烟花般,轰得燃放,满天的星光,有些晕乎乎的。
  他的吻轻中带重,感觉很好。他的吻让人有放松的魔力,她本来紧握着想捶打他的双拳在他的柔情亲吻下渐渐松开,不自觉地攀着他的颈子,竟然没有羞耻心的回应着他。他的与她嘝得肆意缠绵,情到深处更是狂野用力,让她感觉到唇上吃疼,唇齿间的温度在上升,连纠缠都越来越激烈,他仿佛用尽力气,想要把她拆吞入腹般。
  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经过这漫长的拥有,她最后瘫软在他的坚实的xiōng膛里大口大口的喘气,脸色酡红如海棠春睡,眼眸上也蒙上层迷离,特别的勾人而妩媚。
  而他则笔直的站立着,你是颗风雨不摧的大树,可以任柔弱的完全的依靠,给她保护,给她安全感。
  而这样的感觉是她直想从关昊扬的身上渴求得到的,如今却在霍靖棠的身上拥有了。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像曾经那样推开他了,她推不了,她的手,她的心,她的身体都不再听她的使唤了。
  这次,感觉完全不样了。
  “你喜欢我,是吗?”她在他的怀里,再次问了上次在他办公室里的问题。
  可这个简单的问题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还有勇气。
  她在他的面前可能是最不要脸的,竟然主动问个男人这种问题。可是不知道答案会不安,不管是与否,只要得到答案就能放下这颗纷乱的心。可从小到大她不是没被人喜欢过,而且喜欢她的人还蛮多的,可没有个人像霍靖棠这样让她如此的不敢与忐忑。
  他像上次样没有开口回答她。她抬眸,却没有从他的眼底得到丝讯息。她是想太多了,她难堪地想从他的怀里直起身子,却被他的手裳扣住了腰侧,把她紧紧地压在贴在自己的身上,不让她离开他。
  “这个问题我说没用,还是让时间告诉你。”霍靖棠没有正面回答,拉着她便离开了包厢,“我带你去医院,总得去看看情况。”
  像他这么傲娇又高冷的男人的喜欢并不是轻易能说出口的,说这样肉麻的话只会让他觉得不好意思,而且他从不是个用语言表达感情的人。他属于行动派。
  秦语岑随着他的脚步节奏,心里却泛起了失望,看来是她真的想太多了。他对她怎么可能……如果不是,他又为什么要次次的吻她,招惹她,让她融化在他的柔情里?
  ------题外话------
  说好的票票呢……这个月好像只有6票,好可怜。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